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沐抚三日(1)  

2005-05-16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准备出发了
下一篇:沐抚三日(2)

  下了整整的一宵雨,鄂西恩施5月1日的早上,天空终于开始放晴, 我、阿乐和玉仪坐着一辆小出租车奔驰在318国道上,目力所及,但见群山连绵,重重叠叠。两天来,我们从广州坐火车到宜昌,再马不停蹄进恩施,而后再奔往沐抚,从广阔无边的平原,走进崇山峻岭、沟壑纵横的鄂西山地,眼睛在高山绝岭、平坝丘岗、峡谷盆地的多样地貌中顾此失彼、目不暇接。

  公路盘转,一路向西,青山越来越高,云带越来越近,刹那间,朝东岩在眼前出现了,尽管早有准备,但它那面无与伦比的洪荒巨壁依然让我感到无比震慑,千仞高,万仞横,雄壮拨兀,横桓天际。数公里外已分明感到它的逼人气势,崖面犹如斧削刀切,从海拨1800米的山巅直插清江谷底,干净利落!而直到后来我们真进入沐抚巨壑后,当看到前山、后山、团堡山那些绵绵绝壁排山倒海般堆列而来时,方感朝东岩也不过是华章前一锤起手不凡的定音鼓。

  我们在车坝下来,舍弃了公路开始徒步。“车”在土家族语中是水的意思,车坝即有水的坝子,双龙河水经罗针田至车坝流入清江,这个古老的土家族村落就建在两水交汇的坝子上。现在村前建有一个电站,我们从电站跨过清江,向马者村而去,但忽左忽右的盘山小道一开始就让我们走错了方向,向西溯清江上游而行可以直接翻越山梁抵马者,而我们则走了向东沿清江下游而往屯堡。

  但从结果来看并不坏,一路是穿行在梯田之中,两岸的景色赏心悦目,村舍散落在山间,空气里洋溢着柑桔花的清香,满眼是马铃薯、椰菜、莴笋等作物,油菜已开始结籽收获了,玉米苗才刚刚定植,而水稻田方注水翻犁,泡桐花正开得绚烂无比,而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则点缀山间,还有小片小片的松林和竹子…。我们几乎向每一位遇到的老乡问好、问路,山里人是淳厚的,他们伫锄惊异的张看这三个陌生的背包者,用浓重的方言为我们指路。

  在田埂中约莫走了两小时,豁然的,山下的屯堡镇已举目可眺了。一条非常漂亮的水泥乡村公路在面前经过,盘山蜿蜒而去,路旁的一个小孩告诉我们,上山就是通往马者、沐抚和板桥的。我发现手中的地图并不准确,根本没有反映出这条路来,让我们在行前的路线推敲中白白摸索。

  十二点半了,我们决定不耽误时间进屯堡吃饭,而直接乘车赶往马者。很快,我们就坐上了一辆改装的载客三轮摩托,当地人都叫作“麻木”的,招手即停,极为方便,师傅龙哥搭上我们就嘶鸣着爬坡盘转而上了。山越来越高,坡越来越陡,马达的转数平均都在八千转!当时我以为是够呛的了,没想到其实这还是此后三天里最舒坦的一趟麻木。

  差不多半小时,车到马者,一条村子沿着公路伸展,纵深却顺着山坡向河谷摊开,仰头,清江对面朝东岩那巨大的山体就在眼前巍然矗立。“者”是放牧的意思,马者即牧马的河,据说在清代这里是恩施县县丞署所在地。下车后,我们就打听下到清江谷底、沿岸边徒步而上沐抚的可能性,村民听说是从广东来旅行看峡谷的,就热心的给我们指路,但乡音实在太重,尤其是一位大嫂,最为热心,嗓门又大,却又最听不清楚,老乡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大意是可以下到谷底江边,但走到沐抚去是不太可能的。最后,我们决定先沿老乡们指的方向从马者小学对面下去先到了江边再说,溯江能走多远算多远。

  河谷似乎就在眼前,但却可望难及,山体实在太大了,“之”字形的小路蜿蜒而下,越走越长,三五农舍不时闪现,各式农作物见缝插针,种满山间。一对夫妇模样的老乡扛着锄头从屋里出来刚好与我照面,用好奇的眼神打量我们,我于是赶紧问好。男的听了我们的来意,果断的说,下到江底也是绝路,不可能再往上走,只能回头,沿公路到沐抚。说得清楚明白,语气不容置疑,他说向他问路就问对了,他姓谭,是村里的治保主任,还当过书记,这一片地没有比他再熟悉的了。

  谭主任听说我们还没吃饭,一挥手,“来,就到我家里吃!”村里显然是没有饭铺之类的,到老乡家倒是个好办法,我说要付点饭钱,老谭不耐烦了,说不可能要客人的钱,转身领着我们往家里去了。这是很常见的一间石彻土家房子,前面是禾坪,后面房底是牲口栏和沼坑,屋里很简单,墙上张贴着已经发黄的各式村务宣传图表,老谭把锄头往墙上一靠,就招呼我们随便坐,给我们倒茶,又打发老婆赶紧去做饭。我放下背包,美美的坐在竹椅上,一抬头,门外就是朝东岩。我们聊起本处的风土人情、山川物候,还给夫妇俩拍了些照,又要了地址以后寄回来,家里的两个孩子一个在东莞打工,一个在恩施念书,都很是长进,说起他们老谭是充满自豪。

  饭好了,小煤炉上热了一锅土豆香菇炖腊肉,肉是自家腊的,切成大块大块,炖得烂熟,还有腌萝卜和辣子作配菜,味道好极了。老谭还捧出了一缸苞谷酒,里头放了党參、枸子等药材,每人倒了一杯,却不强求干,说随意,能喝就喝。呵,我真的有点喜欢这位老大哥了。饭后,老谭说我们赶路的话就可以走了,不必客气,又说有需要的话他家也能随便住,还留下电话给我,说在这山里遇到麻烦可以找他帮忙。下午三点了,我们与老谭用力握手,挥手告别。旅途就是这样,也许我们多走了些弯路,所历却是更丰硕、更难忘。

  回到公路,我们继续前行,路上玩耍的孩童、田间劳作的农夫、屋前闲踱的鸡犬,一切一切,都同样的亲切。路旁有一家茶叶工场,而玉仪和阿乐都是喜欢喝茶的,于是便拐了进去观看,店里的看见有客人来了连忙招呼,我怕误会,赶紧说明我们只是旅行路过的。老板姓向,非常的热情,给我们让座沏茶,又领我们去参观他的小作坊。这儿高山深峡,云雾缭绕,所产的绿茶都是上品,且恩施有所谓硒都之称,土壤富含硒元素,茶叶也是富硒茶,十分难得。阿乐和玉仪观看茶色,品闻清香,欣赏茶味,都自是不错,于是便要买上一斤作手信,拉着向老板去称茶了。价钱给得非常的优惠,他们后来是一直的后悔没有多买。

  座中还有一位客人,倒是真正的茶商,温州来的,我和他聊了起来,居然是泰顺的,说起家乡的廊桥和碇步,话也多了,还热情邀请我去玩,又说到浙江的龙井其实很多都是从这里调运的,品质还更好。我们离开时,向老板一家已开始准备开饭了,拉着一定要吃了饭再走,而我们还得赶路,只能辞谢了。

  又走了好几里路,天色已晚,我们便拦了一辆麻木赶往沐抚,麻木大佬很不错,一路走一路给我们介绍各处的地名。不一会,车过大岩千,刚才还是单面的绝壁,忽然在峡谷两边都徒然而起了,巨壑立即变得立体,空间感无比的强烈,峭壁整面整面的拔兀千仞,直抵苍穹,它们是如此的逼近,把人都压得喘不过气来,又似把公路都挤下深谷!麻木大佬一一遥指,这是前山,那是后山,这个就是大楼门,那边是小楼门……

  车过高台村,梯田漫山,饮烟四起,仿如圣境。远处山坡上,眺见有一峰柱,奇兀隆起,蔚为壮观。我暗想次日大早定要回返这一带好好盘桓,但求到时能给我一个好朝霞。又过了木贡、营上,沐抚已经在望,迎面的两排夹道水杉笔直青葱,蜿蜒数里,两面绿墙似的也把公路裹成了深峡,漂亮极了。六点钟,我们在斜坡上下车,走上了沐抚街。沐抚,皇恩的沐浴与抚慰,这类地名在边远的小数民族聚居地实在太多了,但同样是地名,近在咫尺的谷口屯堡和河西团堡立即就让这种温情默默荡然无存,换成了冰冷的窥监和戒防。今天,隔阂已成烟灭,僻壤变作桃源,天下之圣境往往如是。

  沐抚过去是一个乡,现在并入屯堡了,街道并不长,我们在卫生站对面寻了家叫“比邻”的店子住下。店里其实是甥舅两户人,都三十岁左右的样子,一管住宿一管饭菜,妇女们招呼张罗,利索能干,掌厨的舅母看起来反而年轻,说起话来风风火火、霹雳啪啦,我们私底下称呼她“谭师傅”,而掌住宿的这里就叫她谭姐吧。

  小店里刚住了一群恩施湖北民族学院的学生,是趁五一节过来玩的,这可是三天里我们见到的三拨中的第一拨游客。学生们在议论着明天去大峡谷的事,当我第一次听他们说起大峡谷,有点错愕,我们现在不是已经身在谷里了吗,还要到哪儿看谷?后来我才明白,他们以及本地村民所说的大峡谷其实就是云龙河峡谷,或者干脆叫云龙河地缝!

  谭姐把我们安置在三楼,房间是新添修的,十分的干净,但床和被都不够,玉仪还要打地铺,不过铺上了厚厚的手编山宗垫子非常的舒服,直到入了夜谭姐还去买新被子、新灯管回来安顿,阿乐还帮忙修了一通电灯。房费是十块钱一床,我们是非常满意的,能洗澡,楼上天台有晾晒衣服的绳子,梯间还挂着三条巨大的岁月悠长的腊肉,更美的是窗外就是雄壮的前山绝壁了!

  我们来到楼下吃饭,饭桌也不多,就两张,也给学生们占了,我们索性就在天井里,自个用凳子、木板架了张小桌。厨房就在旁边,谭师傅拿着勺子进进出出,又是看火,又是给我们介绍吃的,热情泼辣。我们听说有鲜鱼,眼睛就亮了,赶紧点了鱼,其他就让谭师傅去张罗。

  我们边喝茶,边和一旁谭师傅的丈夫闲聊,男当家的很喜欢跟客人说话,见识又广,有问必答。小半天,菜上来了,一火锅燉鱼,一碟蒸南瓜、一碟扣肉、一碟芸豆、一碟咸菜腊肉,还有酸萝卜,米饭呢就随便打。鱼汤非常的鲜,鱼样子有点象泥鳅,谭师傅说是暗河里的鱼,当地叫“油筒子”,这季节产卵才游出明河呢。而南瓜也非常的甜,率先就给我们扫光了,谭师傅又给我们加了一碟,还一劲儿的要我们吃饱吃好,菜不够就添,这饭最后结账,每人十块。今天的生活真是太幸福了,我剔着牙签作总结。

  夜里的沐抚一片的宁静,街上没有路灯,人家都早早进屋了,窗外只是点点的零星灯火,山间的晚风甚是清凉,远方前山绝壁的巨大轮廓依稀还可辨认。学生们尤在讨论明儿去峡谷和上山的事,谭师傅的丈夫看了看天,说,希望明天不要下雨才好……

  待续……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1)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