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沐抚三日(2)  

2005-05-16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沐抚三日(1)
下一篇:沐抚三日(3)

  又是一宵的雨,天亮前也停了,我起来看了一下,前山已淹没在浓雾之中,迷朦莫辨,我又回到床上小睡,窗外却是不绝的鸟鸣和未断的鸡啼,终于,我和整个沐抚也都给催醒过来了。

  我们在旁边的一家小铺吃早饭,让大妈下了西红柿煮面条,还每碗给卧了个荷包蛋。我放弃了回高台留连的念头,天色阴沉着,要登前山也不是时候,还是决定先到云龙河谷去瞧瞧。7点半钟,打听清楚了位置,我们背着简易的背包出发了,很快就离了公路,沿着泥石小道望西北方向而去,云龙河就隐伏在前山脚下。

  晨雾中的田野、农舍若隐若现,清新的空气沁入心肺,植物的叶尖上都带着水珠,正闪着亮光,泥土是潮湿的,鞋底很快就粘上了泥巴,农民已经在田间劳作了,我登上高岗俯览整片青葱的原野,仿如置身于摩诘之辋川、渊明之栗里,如痴如醉。民院的学生们分坐两辆麻木在身旁擦过,与我们招手致意,他们有本地的同学作向导,行程要轻松得多。

  村舍过后,路却越走越烂,泥泞不堪的路面显然是给重型车辆碾压过,我不只一次的怀疑是否走错了,前头的学生们也一直没瞧见,但路似乎只有这一条,蜿蜒的沿着峡谷斜下去,急速的水流声已经隐约可闻了。果然,路的尽处峡谷底下出现了一个工地,那是在建的邬家河电站。我们下到谷底,但见巨石满布,凶猛的河水呼啸着夺路狂奔,而真正的云龙河峡谷口赫然出现在下游不远处,悬崖峭壁,巍峨深邃,但沿河岸似已无路可行了!

  就在进退维谷,几个电站的工程人员热情的给我们指了路,说可以就从乱石堆里过河,从对岸沿峡谷顶一直走到云龙桥,约莫是一个多小时的路。这时候,学生们竟在后面出现了,原来先前他们也走错了路,现在是折返过来,领路的说知道有一条小道可以继续往上游走,不远处会有一条飞瀑,而我们则决定听工程人员的,过河往下游去,于是,就此分手了。

  河中的石块十分的湿滑,而鞋底的泥巴也让我们不得不小心翼翼,过了河,推土机开出来的一段峭路越发的泥烂,让我们吃尽苦头,好不容易才爬到顶上。视野终于豁然开朗,云龙河峡谷完全呈现在眼前,水雾腾绕,绝壁陡立,剖面呈“U”字形,我们就在那个“U”的右肩上行进,而头上则正是前山那慑人的巍然峭崖,假设前山是千仞城墙,那云龙河就是百丈城壕!

  我们辨认着粱上的崎岖小道一路前行,地面还不时留有马牛粪,就在这种绝地上还居然有庄稼,有人家!而山里人看见从浓雾中钻出来的我们,他们的惊讶也绝不逊色,我们跟所能碰到的每一个人热情招呼。而峡谷对岸也一样的散落着田园农舍,平看过去,就似触手可及、举步可至,但咫尺间已隔天崖。

  11点钟,我们到达枫香坪,山下的云龙桥已遥遥可见,就在它前后,至少有三条飞瀑,直冲而下,飞花碎玉。云龙桥曾经是座木桥,非常漂亮,但建新桥的时候把老桥也拆了,村民谈起无不惋惜。有一条泥石小路从沐抚公路岔出,经云龙桥而至枫香坪,而后再一直通往前山南巅的小楼门。天色依旧阴沉,我们选择了下坡,从云龙桥跨过峡谷,然后继续沿着河谷前行,我的计划是一直走到云龙河汇入清江之处,也就是大河扁、搬木一带。

  12点半,我们在一处高岗上休息,可以俯瞰一大片的谷地,但见远山迷朦,农家点点。午餐品种还是挺丰富的,有巧克力、香肠、烧鳗罐头和压缩饼干。山风吹过,湿透的衣服贴在身上并不好受,稍为吃了点东西,我们便再没耽搁,又再出发了。

  烂船山终于在望,远看它就象是一只覆扣的船底,从东北斜向西南,船尖直插谷底。但这只“烂船”的岔道却让我们叫苦不迭,很长的一程枉路白耗了许多的体力,这时,天也下起小雨了,我们只得打起了雨伞。绕到山的另一侧,眼前一条江水白练般的蜿蜒于崇山峻岭之间,是清江!又见清江了!山坡之下,搬木村也终于出现了,村前的梯田层层叠叠,向清江一一摊展。

  2点钟,我们终于到达烂船山的西南坡,也就是搬木茶场,雪照河(当地的叫法,即清江上游,从利川腾龙洞奔腾而出)就在脚下与云龙河相汇,但躁动的江水未及咆哮,马上就给大河扁电站勒住了辔头,只得隐忍一时,伏首东去。而对面拔兀隆起的桡杆山,擎天般斜插江岸,就有如是那根拴马桩。

  茶场上,采茶的人们,还有许多五一放假的孩子,正三三两两散布于茶田之间,熟练而飞快的撷采劳作,我和他们愉快的交谈,一一问明了各个地名。最后我们来到工棚前休息,终于能舒服的在板凳上坐一下了,我一边狠狠的刮鞋底的泥巴,一边看人们交茶、过枰。承包茶场的还给我们倒了茶,人们都说此间的茶叶要胜过马者,但阿乐和玉仪还是念念不忘向老板的好。大伙帮忙打电话喊了一辆麻木上来,送我们回沐抚,合共才10块钱,却想我们来时可整整走了7小时。

  阴雨的天气,上不了前山让我耿耿于怀,我盘算着如果明天还不放晴怎么办,好歹也上?还是再多呆一天?当我们颠簸着回到旅馆时,民院的学生们也早回来了,他们也玩得挺高兴的,有个男生拉着我交换看数码机照片,而阿乐则坐到火炉旁焙干裤子。

  洗过了澡,我们又再精神焕发,来到天井里准备开饭了。谭师傅却满怀愧疚,说我们昨天约好要吃的炖鸡,今儿却不知怎么搞的,就是买不到鸡,她丈夫开着摩托车都跑十几里路了,要么农民下了地不在家,要么不肯卖留着下蛋。呵,乡下里反而买不到鸡,倒是有趣的事儿,我们也不在意,就改吃了炖腊肉,一样的美味,只是谭师傅一再的抱歉反倒令我们不好意思。

  又有人进店来了,我一看穿着多袋马夹,就说是摄影家,而阿乐则说是来修卷闸的,结果是恩施教书的先生,三人自驾摩托车过来看山的,这是我们见到的第二拨游客。饭桌边,谭师傅丈夫依旧坐在一旁和我们闲聊,他说明儿会是晴天,我真不知道他凭什么看得出来,但愿吧,要不我们可就留有长憾了。

  待续……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沐抚三日(2)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