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小河  

2005-03-13 00:00:00|  分类: 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大院
下一篇:夏雨

  大院的后面有一条小河,两三丈宽吧,水不算清,但能游。靠着河有一间小瓦房,原来是学校的厨间,后来丢空破旧了,游泳后躲到里头去替换衣服就最合适。房子旁有两株木棉树,十分的高大,象我这种个儿,三四个也抱不过来。树的底盘特别粗壮,还露着许多根,有几根粗的还探到河里去了,最利于坐到上面去戏水,又或 “嗖”的从那里一个猛子扎进河里去。

  两株树间是一个埠头,码了几行石阶,也是有年岁的了,青黑的石面已好些崩角缺裂。木棉树的两边过去就是一条窄窄的岸堤了,上面种了些柳,也成荫了,一旁还有一个小池塘,原先是学校的游泳池,后来也荒废了,记忆中给绿绿的浮萍、野水仙盖满了一池。河的对面便是田野了,种了些什么已记不起来,好象有些芭蕉,更多的是一片杂芜。

  那时候我特别爱游泳,一放学就往河边去,邻家的孩子们也是一样的,夏天的小河会很热闹。大人有时也会来看着孩子们嘻戏,就蹲在树头,点上一根香烟,可能是“丰收”,也可能是“大前门”,眯着眼睛,悠然自得,现在我体会到那是一种享受。爸爸偶尔也会下水,特别能游,一下子就潜到对岸了,接着一转身,忽儿又到了眼前。有时我呛了水,手脚乱了,爸爸伸过臂来,轻轻就把我托出水面,爸爸的手真有力啊。

  有一年妈妈养了些鸭子,于是我就有了任务,就是到河边去钓些蟛蜞来作鸭食,蟛蜞是一种小河蟹,人是不吃的。每天待到黄昏,我就会提个小桶,用钓竿绑条棉线,线上系一块冲菜头,把裤腿挽了,光着脚丫就兴冲冲的来到河边。泥堤上有着许许多多的小洞穴,大多就是蟛蜞的,有时不必引诱,它早就出来了散步,嘴上还冒着水沫。这些家伙特别笨,垂下钓子,它稍为试探,就死抱着冲菜头了,这时猛的起钓,移到桶里,用劲一抖,它就掉落下来了,然后就挣扎着徒劳的往桶沿上爬,没两下便又滚落回桶底。通常啊,半晌就能钓到小半桶,蠢蠢的乱动,这时天也黑了,可以高高兴兴回家给妈妈剁了喂鸭子了,至于那冲菜头是没有半分损耗的,明儿还可以再用。

  小河啊,现在不知还在不在,这年头河小而还能游的,也不多了,蟛蜞也几乎绝了迹。我没有回去寻,怕湮没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