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夏雨  

2005-03-13 00:00:00|  分类: 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小河
下一篇:最后的留影

  在搬到大院前,我们住的是水上大队的排子楼,那是水上人家在陆上的歇息点,在我的那一段记忆中,除了走廊里连绵的铺盖就是热天里的热。那时的夏天可是真的热啊,没有一丝的风,闷得慌,透不过气,热得实在难受,热得简直是有点走投无路。

  长长的骑廊里开了许多的门口,每个门口进去是前后的两户人家,一户也就九平米,整座的楼子老老嫩嫩的到底填塞了多少人,我已经记不清了。骑廊上是长久的架起了露天的铺盖,只留下半边的走道,一床连一床,直到尽头,家家都拼命的挤占着室外的每一寸空间。入夜,人都留在外头,屋里是实在呆不住的,一直要到半宵了暑气退减才能进房,但在外头还是要好受点,也有的后生索性爬上了瓦脊,睡到屋顶上去了。老人妇女摇摇蒲扇,扯扯家常,忙忙杂务,混杂着孩子的哭闹,日子也就这么过了。

  那时候的雨也好象也特别的厉害,要不不下,要不就拼了老命的倒,人们对雨不知是高兴还是忧愁,但孩子们可是快乐的。学校里的操场转眼就积满了水,成了池塘,每个孩子都喜欢趟水,光着脚丫去撕磨水底的泥沙,也尽可以卷起裤腿踏得水花四溅,追逐打闹。

  学校的课室,大人都说是危房,我们孩子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虽然瓦顶是有点漏。上课时,木门啊木窗啊关紧了,又给雨打透,课室里越发的暗,但大伙的视力都很好,没听说过谁看不见黑板。学校是洼地,课室的墙壁就挨着河堤,雨季里,水面就跟课室一般的高。

  有一段时间要上夜修,但又常常没电,于是小学生们都自己做一些煤油灯,人手一盏。一般是拿个空药瓶,灌了煤油,我们是叫火水的,另捡个铁质的汽水盖做盖掩,钻了洞,用条绵线一头浸到火水里,一头从瓶盖穿出,那便成了。夜里,一个班三四十盏的灯都逐一慢慢亮起来,屋子里就有了几十点的暖暖灯火,煞是好看。外面是大雨倾盆,值班老师听着雨声,踱着步,不时抬头看看屋顶,吩咐埋头油灯旁的孩子们:“大家放心用功,我在把着风呢,有什么不对劲会招呼大家跑的了。”于是照例哄堂大笑。
  评论这张
 
阅读(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