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2014-04-13 19:21:50|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来到宝瓶星客栈(Aquarius Inn)时才凌晨4点钟,一个小姑娘跑出来为我们开门和搬行李,我不知道她是负责守夜的还是被之前的一拨客人叫醒,四位澳门的女生大概比我们早到了一刻钟。穿过精致的院子,是一间布置得很温馨的小屋,被用作待客室,里面堆挂满了带着浓郁乡土气息的摆件和饰物,小姑娘边为我们办登记手续,边轻声地回答着我们各种问题,租船、早餐、订车票…,但眼下并没有空房,我们惟有把行李放在屋里,等游湖回来再入住了。

  天渐渐苏醒,但我却困倦已极,这几天来我都没有睡好, 4个晚上加起来睡了不到10个小时,以致连和澳门女生搭讪一番的兴致都提不起,她们将先去骑自行车,明儿再游湖,我的计划则相反。客栈的服务生似乎都是女孩子,开始起来忙碌着预备客人早餐,年轻的老板娘也起床了,干练而淡定,帮我们确定好明晚到蒲甘的车票,然后联系游船,她拿出一张表,告诉我今天的圩市会出现在什么地方。草草吃了点早餐,便来了个人带我们去码头。

  娘瑞(NyaungShwe)是个不大的镇子,是来茵莱湖游玩的主要集散地,有一条运河把湖和镇连在一起,天才刚刚亮,河里的马达声已隆隆不绝。此地的船非常狭长,船头翘起得厉害,以致吃水可以很浅,船速却能跑得很快。一个头发蓬松的腼腆少年在码头等着我们,他将带我们在湖上游览一整天,我们下到船去一列坐好,少年解缆起航。当沁人的晨风把衣衫吹得激荡,当太阳从东面的山岭上跃出,阳光从岸边的吊脚楼和芭蕉的间隙间投射到水波摇曳的河面上时,我已焕然一人,不再迷糊犯困,我已神采奕奕。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茵莱湖(Inle Lake)位于掸邦高原,海拔千米,其著名处不在于湖光山色,而在于独特的人文景观,浮岛村落、水上农田、水上寺庙、单脚划船……,等等。我们的船驶出运河,水面渐宽,湖山呈展,水波中鳞光闪烁。提着喇叭状大鱼篓、穿着传统服饰的渔夫开始出现,他们表演有如舞蹈,却是要索取小费。但其实不必着意于此,湖上多的是真正的捕鱼人,他们单腿别着桨把,以释放出双手拖网劳作,娴熟灵巧,操控自如。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少顷,另一批精灵出现了,那是湖上的水鸟,或飞掠水面,或停驻桩栏,或结队展翅高飞,蔚为壮观。我们一直南行,直到湖中的洼玛(Ywama)一带的水上村落,房子都是吊脚的浮屋,水巷纵横,出入全靠船只,而只要有人家也必然有寺庙有佛塔有僧侣,有时还会见到载着鲜花、瓜果的船只划来叫卖。蓬发少年带我们依次探访了长颈族人、莲梗纺丝作坊、雪茄工场、银饰作坊等等,当然这些工场都是想你光顾一下,但什么都不买也没关系。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前往茵黛村(InDein)要穿过一条狭长的水道,这是展现船夫高超操船技艺的好地方,水浅、弯急、船快。茵黛今天正是有集市,非常热闹,摆卖的多以农产品、布料衣物、五金杂货为主,这是观察当地人生活的好去处,连带可以帮衬买点纪念品。之后我们回到湖上,在一家浮屋餐厅上吃午饭,要了一道湖鱼,模样近似罗非,烧得还算不错。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饭后,我们去参观两处寺庙,先是彭都奥寺(PhaungDawOo Pagoda),这是湖上最大的一座庙,里面供奉着五尊小佛像,因为已经被信众贴满金箔,变成了五个金“疙瘩”,寺庙旁边有个船坞,里面停着一艘遍体鎏金的凤凰宝船,每年的9月至10月,会有载着金“疙瘩”盛大游船仪式。另一处是猫跳寺(Nga Phe Kyaung),据说以前一位老僧人在寺里养了20多只会跳圈的猫,此庙其貌不扬,里面却有不少造像和壁画。

  我在寺外的一棵树下打盹,以躲烈日,混杂在一众缅甸弟兄中毫无仪态地在地坪上躺了半晌。猫跳寺的周边颇有些水上农田,是人们清理淤泥,堆积成垄,用以种植作物,见有番茄、蒲瓜、芋头等等菜蔬,湖泥自然肥沃非常,作物也似适应了此间生态,耐涝耐淹,于是长势都很不错。我们在树下等到太阳西斜,便招呼蓬发少年返航并观看日落了。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走不多远,便又看到那湖鸥了,随着船只,时而扑腾于水面,时而静伏于湖上,时而滑翔于空中,优美矫健。这时,水面也开始出现了鳞光,光线渐渐变得金黄,捕鱼的船只也多起来了,船夫以腿驭桨,手拽鱼网,同样的矫健优雅。当红日离山顶差不多还有几寸距离的时候,我们的船停在了半途上,还有许多的游船,也不约而同的关停了马达,就守着、看着这落日熔金的动人一刻。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夕阳终于沉下西山,但天空有那么半刻依旧有如幻彩。渔船开始收网归航,我们也重启了马达。回到娘瑞镇上的客栈,我们的房间早也预备好了,环境相当令人满意,美美的洗了一个冷水澡,然后到Green Chilli餐馆去吃晚饭。我兴致很好,于是点了一道不认得单词的菜,结果端上来一大碗带浓汤的牛肉菜肴,配料有罗勒、玉豆、橄榄和洋葱。相信我,邂逅总是美好的,无论是对人,还是一碗牛肉。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五)茵莱湖上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