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里斯本的电车  

2007-11-03 00:00:00|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第一眼就爱上了里斯本的电车,不可救药的,我几乎把整个上午的时间都呆在了阿法玛山丘的狭窄街巷中,守望着它们的来来去去,我坐在路边长椅上,就似在守望我所一见钟情的女子。我眯着眼睛,让和煦的阳光晒在我的脸上,旁边咖啡座散发出浓郁的香气,游客们在等待新出炉的蛋挞,天空中翻飞着鸽子,我静静地倾听,直到嘎嘎的声音传来——那是里斯本最原始的心跳,我迫不及待的望向街道的尽头,铁轨在微微颤动,缆网在轻轻抖晃,而电车也渐渐现出了身姿,它驶上了陡坡,款款而至。

  狭窄的街道、古老的电车、如同蛛网的缆线、还有划着优美弧线的轨道,是这个城市深处最真切的风情画,它们成为街头青年所摆卖的油画和水彩里最常见的题材,在各色颜料罐和调色板旁边,大小不一的作品夹满了画架,卖6到20元一张,我在这些小品跟前流连,爱不惜手,画中,除了驶过的电车,还有叫卖的小贩、把菜篮顶在头上的妇女、晒在阳光下的五颜六色的衣服、贴满艳丽瓷砖的老房、以及弹着吉他的小伙……,总之,就是这个城市所有的生活的细节。

  里斯本的电车见证了悠长的岁月,它们老当益壮,爬山坡过窄巷,固执地挑战着时光的流逝,它们不单只供游客玩赏,它们是城市居民生活的一部分,琐碎而温馨。每天早晨,人们在嘎嘎的声音中醒来,他们乘坐电车上班,买菜,回家,又在嘎嘎的声音中入眠。他们曾经牵着奶奶的手稚步蹒跚地走上电车,他们曾经背着书包与同学嬉笑打闹在铁轨上追逐,他们可能就在车厢上结识了自己的伴侣,甚至曾经旁若无人的拥抱和接吻。

  生活在里斯本那些狭窄的街道里,有时一推窗,可能窗子就被刚好经过的电车打回来而撞得满面,有时也会刚好与一辆停下来的电车车窗相对,你窗台上的美丽的盆花,也正好装饰了车窗。车上的人或者正朝你看来,于是本毫不相关的彼此,也许就此会心一笑,就此交谈相识,如果碰巧车子不急着走,你甚至可以给对方递上一杯热烫的香浓咖啡。里斯本的电车就这样串起了无数人的生活,记录了无数的故事,每天都在各处演绎着生活的欢愁。

  有时,人们也许会觉得新式的流线型机车更快捷更准时,会觉得古老电车是城市的噪音,会觉得那些蛛网般的电线有碍观瞻,但无疑,这只是牢骚话,嘎嘎的声音早已融入了他们的血液,就如同脉搏。有些东西,我们习惯了它们的存在,熟视无睹,以为在自己的身边是理所当然,而等到失去,才知道无法割舍。如果我们漂泊在外,这些东西就会成为我们集体的记忆,勾起我们的归属感。

  我坐在长椅上,我在想我为什么会钟爱上里斯本的电车?我只是一个匆匆过客,我只是一个旁观者,它与我又有何干?电车究竟是属于现代,还是属于古老?它属于快,还是慢?也许它是怀了诗意,让我想起好些浪漫电影的桥段,幻想一见钟情的邂逅,又或难舍难分的别离;也许是让我真的勾起了记忆,是有关对生活细节的美好的记忆,诸如小时候的渡船、水上小学的钟声、以及岐江桥的升降开合……。




  

  

  

  

  

  




  未经本人授权,图文谢绝转载或利用,谢谢合作。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