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障岗、钱岗、坑背、钟楼四村行简  

2006-08-02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感冒一直未好,老闷在屋里不是办法,我觉得出去散散步应该可以治感冒,于是便寻思着到穗北看几条古村。我打电话约了几个朋友,不巧都有事不能相陪,也有些新朋友不好意思去打扰,也罢,我早惯了独自行动,本来既有感冒,也少惹人家为好。而且一个人也有好处,就是效率高,事实上我清早6点钟就出发了,全日来回跑了370公里,原计划看3个村,结果逛了4条。

  位于广州市白云区钟落潭镇东南的障岗,就在京珠高速的边上,成村于1384年,但现在赫然就是一个废墟,当我来到这里时,还是大清晨,越发荒无一人。村子四周环绕着水塘,里面约莫就剩三四条巷,石板铺就,西边有一些土房,但主体还是砖石建筑,镬耳墙构成了高高低低的天际线。外观看去,建筑还都完整,布局以走廊连接4房1厅,外加天井采光,即所谓“五龙过脊”。我到处摸索,屋院大多幽暗,只落了些破烂农具杂物,颓墙上爬满了青藤或是苔钱,脚下的杂芜却已齐膝,偶尔会惊起一只蟾蜍,或是窜出一条草龙,四下静谧得教人发慌。最后面有一家大户,还带了个后花园,里面积满了落叶,有一株老三稔,长得很高,结满了果子,却没有人采摘,地上早落的已经开始烂了,空气里飘溢着的酸腐味还略带点芳甜。花园后面还有个池塘,塘边长满了竹子、野芋,在晨光下绿得非常好看。

  从化太平镇的钱岗村离得也并不远,在平新公路(太平至中新)北侧,建村五百年,这会也基本没有人住了,房屋大多破败,但新村就紧环着古村,人声相闻,所以就不觉太荒凉。钱岗的形制与障岗完全不同,感觉要粗朴许多,民居以稻壳黄土夯筑为主,整个村子的色调是暖黄的,街巷并不规整,蜿蜒躲闪,路面全用卵石铺成。村的四面各有门楼,附近又有更楼。西门更楼前是一个长方形的晒谷坪,一位农民正在摊谷,旁边的房檐下还坐了位老人,我在旁边蹲下与他们搭话聊天,这儿刚好有巷风,非常凉爽。村民给我指看更楼檐下的那块衬板,说是宝贝,真品已经藏起来了,现在挂的是仿造的,里面的内容是按19世纪广州珠江岸景来雕刻,商船繁华,对研究广州开埠历史极有价值。我注意到这个村子的房屋、祠堂都采用悬山顶,其实之后的钟楼也是,但这种式样我在中山看得比较少,我们是硬山顶的,我估计跟这里大部分是土夯房发展起来的有关,悬山顶可以减少雨水淋溶对墙体的损害。

  坑贝村本来不在我计划中,但离了钱岗后,我见时间还早,于是方向盘一拐,便望增城的中新镇而去了。坑贝成村于明代,就在中新到荔城的324国道边上就能望见那一排标志性的镬耳墙。这条村布局十分清晰,依山面水,村前为风水塘,接着是胸围墙、门楼、晒谷场、街前路,然后是整齐排列的祠堂、村屋,间以横街,纵巷,整整齐齐。与之前的两个村不同,这里还住满了人家,晒谷场上正在热火朝天的摊晒稻谷,人气很足,但也杂乱,污水、牲畜、垃圾、电线、性病广告乱七八糟,后面几栋白瓷条砖新楼房尤其扎眼,极不协调。午饭在福和镇草草吃了个快餐,之后回返从化,从福和到太平,是丘陵山区,但路况不错,跑得清爽,路边也全是山村田园,很美,有很多的客家民居会不时闪现。回到太平后,我再沿105国道北上至神岗镇,然后西拐进神旗公路,跨过流溪河,去寻访那钟楼村了。

  这最后的一站大有惊艳之感。钟楼极为规整,与其说是村,不如说是一座大宅院。它是欧阳氏族人在清咸丰年间依山而建的,全部是青砖和花岗岩结构,以欧阳仁山公祠为中轴线,向两侧伸延,左4巷,右3巷,各巷口都建有门楼,巷当中是一条硬底排水渠,依地势步步而上,巷内两侧是民居,每巷7户,总共49房。村尾左后角有一座五层碉楼,踞全村制高点,我进内试图攀上楼顶,但木梯已经破烂,无法成功。村子基本也成空了,只剩三五老人居留,正中的公祠足有五进之深,规模很大,但现在却给人占用了作鸡苗孵化工场。后山是一片荔枝林,我想找个高点俯瞰全村,但林叶茂密,未能得计。回到村前,公路边有两座三层高的新楼房,旁边有一家小卖铺,几个妇女在打麻将,我买了一瓶冰绿茶,流连搭讪,终于央了一位姑娘领我上到她家楼顶露台。钟楼的全貌立时展现眼前,非常的完整,那座碉楼在一片瓦脊间卓然守立,尤其著目,全个村子的瓦顶都是赤黄色的,看起来非常新,但却是早历整整150年的风雨了。

  当我回到中山,是傍晚6点钟,刚好转了一圈。今天相当顺利,没有走什么弯路,村子都很好找,也没碰上恶狗,就除了那只悍鸡。我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种事呢,在钟楼的一家房门口,有一只公鸡,十分雄壮,趾高气扬,我早就看此厮不善了,果不,居然猛冲过来啄我,幸好我早有准防备,未让啄个正着,而后它不敢再进,但还在三步之外梭巡。我不禁忿然,既没有欺负它孩子,又未轻薄它老婆,发什么飙啊?不过,我也不好跟它计较,自是继续走访,如果换了是小薇她们,早就用姜葱焖了。总的来说,收获还是很丰富的,至少呢,感冒也好了,我晃晃头,真的一点事也没了。

障岗、钱岗、坑背、钟楼四村行简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障岗、钱岗、坑背、钟楼四村行简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