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煤油灯  

2016-03-11 21:27:27|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外婆家的老房子已经丢空有二十余年了,在乡下日渐荒零。前些年回去打扫,在角落里收捡了一摞丰收碗和两盏煤油灯,带回来以作纪念。若任由留着,东西也就早晚会散失破碎,那里的一砖一板其实都浸润了我许多的童年回忆。这两盏煤油灯,在家里又是一放经年,直到近日才取出来细看一下。

煤油灯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童年时候供电并不稳定,照明常常还是依靠古老的方式,煤油灯是每家所必备,而蜡烛会相对昂贵,反而用得少。到杂货铺打煤油,我们叫“火水”,是孩童们常被支使的事,就象打酱油一样平常。在我认知中,火水要比酒精便宜,灯火的亮度也要好许多。但如今我想买些火水,就不是件容易的事了,在城中我问了好几处都没有,后来还是同事在乡下帮我买到两瓶。

煤油灯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这两盏灯在我小时看来是极为精美贵重的,那时寻常见到的其它煤油灯,式样都很简单,也要矮小得多。而外婆家的这两盏则不同,有着很长的挡风的灯筒,其中一盏的装油容器是陀螺状的玻璃圆盘,下面还有很大的四面体铁质底座,极为稳重;另一盏配的则是带握手的一体成型玻璃灯座,而一般的只是用简易铁皮做的把手。

煤油灯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吹去了灰尘,却没有擦拭里面的油迹和烟痕,那都是悠长岁月的见证。我拔出灯筒,小心地旋开灯座,往里面注入了火水,重新装好。又等了一会,让绵质的灯芯充分吸润,然后,我划了根火柴,凑到了灯头上,很神奇的,慢慢地,燃亮了。手边的一圈地方也明亮了,也温暖了,而这灯火的再次亮起恐怕已间隔了二十年、三十年。

煤油灯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拨动旋钮,居然还能动,我把灯芯调到合适的位置,然后罩上了灯筒。灯火很稳定,没有忽明忽暗,没有上下跳动。以往,灯芯总会被调到最矮,母亲只在孩子写作业的时候才会把灯光拨亮。我还记得,小学有段日子要上夜修,同学们都自己做灯,人手一盏。拿个小玻璃瓶,灌上火水,再捡个铁质汽水盖做盖掩,钻个洞用条绵线一头浸到火水里,一头从瓶盖穿出,就成了。夜里,一个班三四十盏灯全都亮了起来,课室里灯火点点,讲读声声。

煤油灯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小时夏夜炎炎,蚊虫极多,睡觉的时候,父母必然拿蒲扇大力扇去蚊子,然后下了蚊帐,再端着煤油灯察看,若还有蚊子停在帐子上,实际上也总是会有,便小心翼翼地,举灯在它下面一炙,那蚊子就跌落下来,落到灯筒里。我每晚就是在这徐徐晃动的灯光中安睡入眠。

煤油灯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科技能带来物质生活的提高,但精神却不一定。有人说过,诗意与科技成反比,比如飞机与毛驴、快艇和扁舟、键盘跟毛笔,诗意总是归于后者。的确,今天人们有时也会把电灯关上,去享用一顿烛光晚餐。而我也会怀念,小时在那暖黄的煤油灯光中,听大人说话,听他们拉扯家常。是了,还有听收音机,父亲的那台“春雷”!

煤油灯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鲸鱼腹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