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暮雨撄旸》 第二十四章 退敌  

2015-06-06 16:45:41|  分类: 话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四章 退敌 

  建春门城楼上,众人远远瞧见慕舆翼与慕容垂相距不过举手之间,都在暗暗祝祷,慕容垂虽然勇武过人,但毕竟五十八岁了,年纪已大,如果慕舆翼发动突袭,必然唾手可得,若能袭杀敌酋,那就是奇功一件了。及又见慕舆翼不但毫无出手的意思,竟还和慕容垂并马交谈,举止亲切,又不禁暗自咒骂,苻晖更是大怒,准备下令把慕舆翼的所有部曲全部擒拿,带到城楼斩杀示众。
  
  这边,慕舆翼正陷入痛苦,慕容垂所说的全是道理,他无从辩驳。他勉强说道:“我需要回去传报苻晖,解救城中族人。”
  “你现在可以回去,但事成后一定要再回来。甚至你现在就留在这里也行,苻晖胆敢不放人,我此刻就攻城!”
  这时,翟斌和他的子侄以及赫连崇他们正走近过来,乌驳马躁动不安,慕舆翼把紧缰绳,下定了决心,说道:“大王!请你原谅我,我因为私下的原因,不能听从你的吩咐。我不能为大燕尽忠,但我也决不会为苻秦杀一个鲜卑人。”
  “私下的原因?”慕容垂语气一紧,他目光如炬,遂又放缓了语气:“是为了贺楼兰芝?”
  慕舆翼呆了一下,他未料慕容垂连这个也获悉,也许是贺冲所说,贺冲与段兴又交谈了许多。慕容垂似在沉思,良久,终于叹了一口气,道:“我还记得她小时的样子,你是为了她?”
  慕舆翼鼓起勇气,答道:“是!”
  “你太恣情了……”慕容垂仰望云天,眼神忽然有点黯然,“但也让我想起我的元配段氏,你一定知道她,就是令儿的母亲。当年皇兄要诬陷我,借口她从事诬蛊诅咒,把她逮捕,严刑拷问,想让她举报我,但她至死不屈,受尽折磨。我痛心无比,暗中派人劝她承认算了,她却坚决不为,最终身死狱中,而我却因此得免。此情,我永生不忘!”
  这事早已为人所知,但今天由慕容垂亲口道来,却更感凄怆,这个威震四方的枭雄,也是铁汉柔情。他望着慕舆翼,终于说道:“好,你既是愿意为了情义,为了她,我也不阻拦你,希望她也不会负你。”
  慕舆翼听了,在鞍上一躬身:“谢大王!”但他心里却是有如刀割:我已曾负她,只能用一生来偿还,可以为她牺牲一切,但她呢?会谅解么?还会接纳么?
  
  慕容垂招了一下手,之前那名持节使者便跑了过来,慕容垂让他把信函交给慕舆翼,说:“里面的意思你应该清楚,另外为表诚意,我会率军先退到偃师,如果两天内苻晖不放人,就会回头攻城,踏平洛阳。你告诉苻晖,我言出必行!”
  慕舆翼点头答应,把信收好。慕容垂望着他,最后言辞恳切,说道:“你自己也要好自为之,你随时可以回来。”
  慕舆翼感慨万千,但也不再说话,他向慕容垂深深一拜,然后又向众人行了一个礼,便要打马回去。就在这时,有人声如洪钟,叫道:“请留步!”
  看时,竟是翟斌!他目光如隼,问道:“你!就是慕舆翼?”
  “是。”
  “翟镐是你杀的?”
  慕舆翼想起夏家寨的事情,他勒转马头,迎着翟斌的目光,答道:“正是,他烧杀劫掠,残害百姓,我只恨杀得慢了。”
  “好,他武力不逮,被你所杀,我无话可说。但今天,你不显露手段,就这样走了,我的部众,如何能服?”
  那赫连崇即时踏前两步,挺起狼牙棒,高声搦战:“你的名字,我也曾听过,刚才为何畏怯急走,如鼠窜豚奔,难道这就是鲜卑第一勇士?哈哈,令人耻笑。”
  慕容垂身后的鲜卑诸将,登时炸了,纷纷喝骂,慕容宝、慕容隆一下把手按着刀柄上,怒目圆睁。慕舆翼望了望慕容垂,慕容垂之前已经不快,翟斌部众擅自出来搦战单挑,几乎坏了他的大事,此刻又出言不逊,他也想压压丁零人的气焰,便说:“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显些武艺,但只许独斗,且休得伤及性命,以免坏了丁零鲜卑两家和气。”
  赫连崇却说:“我自然不必旁人插手,但刀枪相见,哪能惜身?”
  翟斌亦道:“他既然不归降,要回去秦营,那就是敌人,杀了他,又何来伤及我们和气?”
慕容宝听着,再也忍不住,叫道:“你真是自找!”他自小识得慕舆翼的厉害,极为信赖,他以为慕舆翼并没有携带兵器,就把自己的环首刀一下抽出,向慕舆翼身旁抛去,刀划了一个圈,“嗖”的插立在地。  

  慕舆翼心想,就这样回去,也恐怕见疑,正好借此人人头来向苻晖交代。他见赫连崇没有骑马,也不占便宜,便翻身下来,轻拍一下乌驳马的颈脖,让战马跑开数步。他抽出地上的刀来,掂量一下,然后向赫连崇走去,周边的众人立即让出一片空地。这时,两边列阵的军士,还有城墙上的守军都看得真切,知道又有单挑了,乃精神为之一振,随即鼓声雷动,呼喊盈天,震耳欲聋。
  慕舆翼缓缓向他的对手走来,他盯着对方的眼睛,非常的专著,凝神聚气,他从来不小看对手,他每一次都视同最后的生死决战。赫连崇自恃勇武,本舞动着狼牙棒,嘴中呼喝不止,但突然也不再说话了,他感到有种杀气,隐隐压来,使人难以喘息,他一生杀人无数,却从来没有这种感觉,他觉得手心开始有点汗,他握紧了铁棒。所有的军士也忽然沉寂下来,屏息眺望,不愿眨眼。
  慕舆翼在走到距离赫连崇还有三步的时候,骤然出手!他眼周一下绷紧,腰一缩,右肩轻沉,刀尖向前,直向对手就冲。赫连崇瞧个正着,大喝一声,举起铁棒,后发先至,迎面就劈。这一劈之威,开山裂石,势不可当!但赫连崇一棒劈下,却立即发现不对,因为慕舆翼根本没有动,他只是蓄势将发未发,诱使自己把招使出。
  赫连崇绷得实在太紧,一串细微动作,便令他急剧做出反应,但他的紧也是因为站在他对面的是慕舆翼!赫连崇的狼牙棒本来预计了慕舆翼的前冲,但因为实际并没有前冲,所以那棒根本够不着对方,一下劈空,狠狠地就砸在地上。
  刹那间,慕舆翼真的动了。他人向前扑,刀尖往狼牙棒头一点,那狼牙棒重达三四十斤,本已头重脚轻,赫连崇手握柄端,而棒头被慕舆翼一压,犹如拨动千斤,已经抬不起来了,霎时门户大开,毫无遮拦,慕舆翼已到眼前,他快如闪电,刀尖一点之后,借势向上一扬,一下就削过了对手的颈部。鲜血奔涌,赫连崇双眼圆瞪,不及哼一声,头颅已跌落地上。
  
  沙场上一片安静,片刻,才迸发出一片震天动地的呼喊。翟斌脸色铁青,丁零人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己方闻名遐迩的勇将,竟然举手之间,就已遭斩杀。城墙上则是欢呼如雷,苻晖左右亦不禁大声叫好。而鲜卑部众更是齐声喝彩,慕容垂环视了一眼大家,众人才不再呼叫,却还是禁不住窃窃赞叹。
  慕舆翼退开两步,准备上马离去,却又听到一声呼叫:“且慢,别人怕你,我不怕!”众人看时,从翟辽身旁走出一名汉子,约摸二十七八岁,目光凌厉,右手挺着一面圆木盾,左手握着一把眉尖刀,是个左手将。
  慕舆翼见他身形矫健,步法灵活,知道是个劲敌,便说道:“请壮士留名。”
  “我乃韩湛。”顷刻之间,挥刀疾进,已经逼近了慕舆翼。三军瞧见又有挑战,大为兴奋,便重又放声鼓舞呐喊,大地也为之颤抖。

《暮雨撄旸》  第二十四章 退敌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此番决战又与先前不同,韩湛行止迅猛,进退灵敏,显然亦是身经百战,他左手刀凶狠精辣,右手盾防备紧密,转眼已经连劈数刀!慕舆翼并不急着还击,只是游走腾挪,几次眉尖刀都几乎划过他的前胸,频频遇险,他试着用刀格挡了一下,感受对手的力气。韩湛骠悍矫健,攻守兼备,不留破绽。丁零兵团看见自己的勇将占据优势,便把战鼓擂得震天,放声助威。
  慕舆翼双手握刀,步履沉稳,躲闪数次之后,猛然反击,一刀劈出,势如飞虹!韩湛举盾一挡,身形迅捷向后一退。却就在让出的这点空间,慕舆翼已经矮身用右手提起赫连崇落下的狼牙棒,一声暴喝,脱手猛掷而出,这一砸之势竟比赫连崇过无不及,人却同时前冲,刀随人走。
  韩湛举盾拼力一挡,那狼牙棒一下打在上面,木屑飞溅,几乎脱手,木盾一下下沉,而慕舆翼的刀却到了!他左手挺刀,就在盾上露出的空位刺了进来。但韩湛亦非等闲,眼看避无可避,却也大喝一声,那眉尖刀竟也跟着前捅,这是两损俱亡的拼搏,他寄希望于慕舆翼已经成名,会惜身撤刀,自己就能挽救危机,变为主动。
  谁知慕舆翼根本不停,环首刀刀长,又是先发,一下就刺透了韩湛的咽喉。同时眉尖刀也扎进了慕舆翼的右胁,但半途已经没有了力,又被犀甲挡了一下,只是堪堪刺进些许。当韩湛尸体倒地时,他的刀也跌落地下。
  慕舆翼的右胁鲜血淋漓,但他眼睛也没有眨一下。他环看四周,朗声说道:“还有谁来讨教!”连呼三遍,全场鸦静,无人敢答。“好,那就此别过。”他把环首刀插在地上,向慕容垂及其子侄行过礼,然后打马而去。
  三军这才山呼喝彩,呐喊不已。慕舆翼经过薛能的遗体时,一俯身,猿臂轻舒,把尸体提起,横放在马鞍上,跑回城中。
  
  入了城门,下了马,自有薛能的亲兵收掩那尸体,段兴也跑过来,要帮慕舆翼止血包扎,慕舆翼并不理会,只接过一团布块,塞住伤口,就快步走上城楼。见到苻晖,便把信函奉上,苻晖说:“为何与慕容老贼谈了这多话,都说些什么?”
  “禀告主公,他想我跟随他到河北。”
  “哦?”
  “但我已经拒绝,我决无二心!”
  苻晖打开函件,取出慕容垂的信帛。信里大意说他本是来援,现在已收降翟斌,解除洛阳威胁,就准备率领大军,回到河北。如果天王父子终不能容他,他就恢复燕国故土,但也并不打算夺取秦国原来的土地。他请求释放城中鲜卑军民,任由他们去留,但如果他们遭到杀害,他就一定率领大军铲平洛阳。
  慕舆翼说:“他说为表诚意,会率军先退到偃师,如果两天内不把鲜卑人放出,就会回头攻城,踏平洛阳,他说言出必行!”
  苻晖脸上阴沉不定,把信函交给权充、虞用他们传看,然后对慕舆翼说:“你今天诛杀顽敌,锉贼锐气,立了一功。现可先回去疗伤,暂且不必费心城防,至于信函之事我自有主张。”
  慕舆翼惟有告辞,带上段兴离开了城楼。
  
  等慕舆翼一走,苻晖便与众将佐开始商议。雍评说:“慕容垂奸险狡诈,不可轻信,如把鲜卑人放走,他就凭添了数千人,对我等更为不利。”
  杨遣道:“城中诸鲜卑多是老弱,放他们走,于我无损,于彼无益,关键是慕容垂能否守信?”
  权充道:“慕容垂老谋深算,他志在河北故地,确有不愿费力攻打洛阳的可能。”
  雍评说:“莫如我们假装把鲜卑人放出,然后率领大军尾随,再从后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虞用摇头道:“老贼精于行兵,我们依托城墙,还可能抵挡他,如果进行野战,风险极大,况且我们现在能出动的兵力也不多。”
  忽然,堞口的军士叫道:“贼人开始撤走了!”众人转头望去,果然看见城外的大军开始次第退去,那骑在马上的绿袍身影,在众人的簇拥下亦越行越远,最终消失在烟尘之中。这时,苻珍和齐成也来到了城楼上。
  虞用继续说道:“滞留鲜卑人,城中难以安稳,留有后患;如诛杀他们,亦无借口,且得恶名。不如放他们走,慕容垂向来喜爱沽名钓誉,可能会守诺。”
  苻晖道:“慕容垂反迹已显,我们不讨伐他,还放纵他离去,天王可能怪责。”
  权充说:“这个倒不必担心,关中就有大量鲜卑人,慕容暐、慕容冲等都在身边,天王尚且未有采取手段。洛阳城中的鲜卑人,或走或留是他们自己的事,于理于法都说得过去。天王把六州托付给主公,只要六州不失,就是尽了责任,主公大可放心。”
  苻珍说:“在我们军中的鲜卑族士兵可能还有上千人,这些如何?都给了慕容垂,他若不守信,再攻洛阳,岂不是如虎添翼?”
  权充说:“如果他们要走,我们就解除他们的甲仗,不许携带粮食,慕容垂得了,作用也有限。况且也不一定全部都愿意舍了身家性命,去投奔贼人。”
  虞用道:“去除了怀有异志之徒,城中就减少了内患,节省了粮秣。若慕容垂背约攻城,会被天下耻笑,洛阳军民亦会因此而激愤,更加众志成城。”
  苻晖还在犹豫,他也清楚谋士们只是顾及眼前,都想慕容垂这只猛虎离开自己越远越好,实际上现在满足对方无异于投肉饲虎,其坐大后总还是会回来。但如果不答应,就会立即受攻,自己是毫无把握能守得住。
  雍评又说:“那慕舆翼怎么办?如果他也要走呢?”
  “慕舆翼不能放走!”齐成断然说道:“他早晚还是要除去……”
  
  慕舆翼回到家中,包扎了伤口,又重新披挂,段兴手握佩刀在院子中踱来踱去,张寅时而到门外张看,时而整理鞍马甲仗,大家都在等待消息。到了傍晚,终于传来通告,明日开放南面的开阳、平昌两门,限时半天,鲜卑人可以离城,但寸铁不许带走,粮食不得超过三天。众人听到消息,总算长舒了一口气。
  段兴望着慕舆翼,问道:“鹰扬,你真的不走?”
  慕舆翼说:“我已经决定了,我不会离去。”
  “好,那我也不走。”
  “你不必如此,我知道你一直都希望回去。”
  “我已经记不起故土是什么样子了,也没有亲人,我的兄弟都在这里!我发誓要跟随你左右,你也不必说了。”
  两人不再说话,旁边的张寅却听得壮怀激荡。

  公爵府里,阿宁对兰芝说:“城中都在传说将军连诛两员贼将、单骑退敌的事,他带回了书信,公爵已经同意让鲜卑人离开,慕容垂亦不会攻城。”
  兰芝点了点头。
  “听说他受了伤,但不严重。”
  兰芝亦无反应。
  阿宁又继续说:“不知道他会不会离去?”
  兰芝叹了一口气:“都走了,他的部曲也会所剩无几,以后他的日子会更难。”
  
  晚上,卫芳等人过来见慕舆翼,说部众们都准备东归,慕舆翼把自己的意思说了,并道:“明日我就不去相送,免得伤怀,请代我向兄弟们致谢,多年来随我出生入死,我却没有为他们做过何事,希望大家此去都能建功立业,请保重!”
  卫芳说:“将军不必这样说,谁都知道,这次得以逃过大难,全是你的原因。弟兄们都十分不舍,但回去也是为了大义,他日将军如有召唤,我等万死不辞!”
  说完,便洒泪离开。
  
  次日一早,苻珍率领两千军士在开阳、平昌两门外列阵,防备生事,查收禁物。之后,便陆续有鲜卑百姓扶老携幼出城,选择离开的十之七八,他们实也出于无奈,一片凄然。也有些不舍得家业,亦无可预测东归后的际遇,便留了下来。军中的则大部分人都选择离去,慕舆翼原来的部曲也就只剩下十来人没有走。对所有的人来说,是走是留,是福是祸,亦无从知晓。他们出南门后,再折往东,向偃师而去。
  
  慕容垂果然如约,没有再去攻取洛阳,而是率领大军东向。他到达荥阳,称大将军、大都督、燕王,分封诸将群僚,各地人马响应归集,部属激增至二十余万,之后,大军渡过黄河,直指邺城。同时,原本扣留在邺城的慕容农、慕容楷等亦逃出苻丕的掌控,在列人(今河北肥乡)招揽部众,击杀追来的名将石越,再带领人马前来与慕容垂会师。从此,关东风起云涌,慕容垂直卷河北,在杀戮与焦土中,开始逐步实现他大燕的重光之梦。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