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暮雨撄旸》 第二十一章 警情  

2015-05-19 21:36:54|  分类: 话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二十一章 警情  

  前秦建元二十年(公元384年)正月初一,慕容垂抵达偃师,两天前,他的人马刚渡过黄河。在城外一处高岗的山神庙里,郭通见到了这位名震天下的统帅。在前殿的房檐下站在一个身材高大的五十来岁的人,他穿着一套洗得有点发旧的青色战袍,包掩着里面的一身铁甲,他的两鬓有点斑白,半生坎坷的经历,使他眼角眉梢已经爬上了皱纹,只是目光仍有如烛火。十余年的如履薄冰,使他尽量隐藏着自己的锋芒,但郭通还是分明感受到了他的威严,立即就意识到面前站着的就是慕容垂。他以亲王之尊,十三岁即勇冠三军,一生身经百战,功勋卓著,充满传奇,这种所经所历养成的气度并非刻意之下就能完全掩埋,郭通感到即使是他身后的天神造像亦相映见拙。
  之前,郭通已先见了慕容宝、慕容隆他们,大体获悉近日的情况。最初,慕容垂受命从邺城出发增援洛阳,但驻守邺城的长乐公爵苻丕只给了他两千甲仗不整的孱弱人马,而且还派苻飞龙率领一千氐骑跟随左右,实行监控,并随时诛杀。当行至安阳的汤池,有人从邺城赶来,将苻丕与苻飞龙的图谋告诉慕容垂,由此,慕容垂再次找到口实,以此激怒其部众,他说:“我尽忠于苻氏,而他们却专想谋害我父子,我怎能够还忍气吞声!”
  于是,慕容垂声称兵力太少,乃停步不前,留在河内(今河南沁阳)招募兵马,只是十天八天,已经聚集到八千人。当苻晖的使者到来,责备慕容垂滞留不前催促进兵时,慕容垂对苻飞龙说:“现在我们已经接近贼人,应该白天隐蔽,晚间行军,这样才可以发动奇袭。”苻飞龙同意,慕容垂安排妥当后,下令氐人士卒每五人为一组,分散行进。深夜,一声鼓响,其部众一齐动手,把苻飞龙及一千氐人全部击杀。
  慕容垂把随军文职人员和眷属一律释放,任由他们回去,并写信给天王苻坚,陈述诛杀苻飞龙的缘由,辩解并非背叛,只是为苻丕所逼。郭通暗暗佩服,慕容垂的每一步都做到仁至义尽,情理上无懈可击,此人绝非乞伏国仁或者翟斌之辈可比,他的抱负必定更为远大。当十二月二十八日,南渡黄河的时候,慕容垂的人马已经激增至三万,他的威望和号召力让人震惊。

《暮雨撄旸》  第二十一章 警情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这时,郭通略一定神,整了整衣帽,上前躬身行礼,道:“大王!小吏乃句町长史郭通,奉命拜见大王。”
  慕容垂微微一笑,道:“我早已经不是大王了。”
  “吴王威名,天下谁人不知?”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不必再提,我现在是大秦冠军将军、京兆尹、泉州侯,正在率军解洛阳之围。”
  “大王仁义,但秦人并不信任大王,总想加以谋害。”
  “我已向天王申诉,天下人自会体谅。”
  “苻秦失德,国运衰竭,大王好应秉负天命,建立大业。”
  “先生前来究竟为何事?”
  郭通上前一步,深深一揖,道:“我家主公仰慕大王多时,现在想和大王联合,奉大王为盟主,共图大事!”
  慕容垂看着对方的眼睛,良久,才缓缓说道:“告诉你家主公,我是来救援豫州的,不是来接受拥戴。他既然要干大事,那成功就自享其福,失败就自承其祸,我不参与这事。”
  郭通未想到慕容垂会拒绝,一时无言,但他仔细想这句话,却说得非常奇怪。翟斌正在攻打洛阳,而既然慕容垂表示要来救援,那就必然会对阵,又怎会说不参与此事呢?说得好象洛阳与翟斌完全不相关。
  郭通心中思绪飞闪,他相信慕容垂并不想和丁零为敌,也许只是还不信任翟斌,不知道我们的底细。而慕容垂是一定会背秦,这是每一个明眼人都看得清清楚楚的事,决不可能有错。
  “大王的侄儿慕容凤正与我家主公并肩作战,鲜卑与丁零两家亲密无间。”
  “我知道,否则我也不会见你,凤儿,还年轻…… 你走吧,我没什么要说了。”

  郭通惟有告辞退下,但他也不急着走,只是写了封信打发两名丁零护卫赶回去,自己和那名鲜卑人则留下来在慕容宝的帐中。他决计要完成任务,之前,慕容凤、王腾他们劝翟斌叔侄联合慕容垂,他自己也是十分赞成。翟斌与苻晖已经两败俱伤,慕容垂的到来打破了均势,翟斌不可能同时与二人对敌,而且慕容凤也必然会追随慕容垂,如果不同意合兵,原来的联军也会即时分崩,所以向慕容垂靠拢是势所决然,而论才能、资历和威望,也只能是奉慕容垂为盟主。
  至于联合,实力和声势都将大增,对大家都有利,慕容垂虽然新招募了许多人马,但缺乏军械,而他们则在陵云台获得大量甲仗,这对刚刚举事的鲜卑人来说是至关重要。慕容垂的手下,包括他的几个儿子,慕容宝、慕容麟、慕容隆都十分赞成合兵,也许慕容垂只是老成持重,郭通相信只要过些日子,一定会说服对方。而从内心来说,他也一直希望投一个明主,建立功业,显然,翟斌并不完全符合他的期望。
  他观察慕容垂的队伍,尽管只是刚刚募集,还缺乏训练,但已经营帐整齐、行止有度,显示了统帅的才能。偃师县城的官兵已经逃散,但慕容垂没有进城打扰百姓,而把大军驻扎到城外。城中的百姓是进出如常,有些要逃往乡野,也有些前来投军,还有些在草草庆贺新年,偶尔会传来几响爆竹之声,人们用火灼烧竹子,使之爆裂发声,以驱逐瘟神。郭通听到这些“哔剥”之声,才记起这天正是元旦,他向西遥望,天空还是阴沉着,好象又要下雪了。远处,也许只有三四十里外,陵云台的硝烟隐隐还未散尽。
  
  大年初二,慕容垂的大军逼近到洛阳东郊的七里桥,在阳渠沿岸结营。他派出使者晋见苻晖,报告说奉命来援,现率大军抵达,请求入城。一天前,苻晖已经接到苻飞龙被诛杀的消息,他如晴天霹雳,慕容垂反迹尽显,而现在,大军又逼到眼前,他更是惊恐万状。慕容垂远非翟斌可比,如果说翟斌只是一只豺狼,那慕容垂就是一头猛虎,他感到空前的恐惧。他下令各门紧闭,所有军士紧守城墙,他拒绝接见使者,只写了一封信,痛斥慕容垂背信弃义,忘记天王的恩德,要求对方把兵士散去,自己到关中向天王请罪。他让人把信射下城脚,命使者带回去。
  
  苻晖的闭门拒见,郭通相信正是慕容垂所愿意看到的,他一直在积累的就是背秦的借口。苻坚确是一代仁君,确是在慕容垂最困难的时候,收留了他,委他以高官厚遇,在王猛猜忌他陷害他的时候,依然还是信任他。所以要背弃苻坚一定要有足够的理由,要经得起天下人的评说,慕容垂不是一般的草寇,他要的是号令关东,恢复大燕,他要以威德著于四海。于是,当苻坚在淝水战败投奔他营帐的时候,他没有动手,而把兵马全部交给对方;当他刚辞别苻坚东行就遭到权翼的刺杀,也只是忍气吞声;当抵达燕国故都邺城的时候,也没有先发制人擒下苻丕。他等的就是天下人都认为是苻秦背弃他,而不是相反。现在,一切都已成熟,所以一听到苻晖闭门拒见,郭通立即就再去拜见慕容垂。
  郭通说:“大王一心行仁义,前来救援洛阳,但他们苻家就只是猜忌,要与大王为敌,事到如今,大王可算是仁至义尽,应该接受天命,举行大事,以不负天下的期盼。”
  慕容垂沉吟道:“如果上天要弃绝苻秦,我自会收拾关东残局,只是恢复大燕故土是我们慕容家的事,实在不必先生劳心。”
  郭通听得出慕容垂已经决定公开反秦,便说:“主公仰慕足下已久,决心追随,一天之内,连发三封急信,让我务必表达他的心意。”
  “昨日我已经把话说过了,请代我向你主公致谢。”
  郭通迎着慕容垂的目光,破釜沉舟:“大王之所以拒绝我,莫非只是认为翟斌兄弟不过是山野异族,毫无才干谋略,必定不会成功?但大王难道就没有想过,其实可以借助他们的力量,来促成大业?”
  这句话已经十分明显,郭通不是站在翟斌的那边,而是完全为慕容垂谋划打算。慕容垂看着郭通,似乎已被说服,他踱了几步,微微一笑,点头说道:“先生见解高远,让我茅塞顿开,日后愿意早晚请教。好吧,现在就请先生回去告诉翟家兄弟,请移步过来共商大事。”
  
  洛阳城中,已经没有多少过年的气氛了,慕容垂的叛变被传得沸沸扬扬,说是和翟斌联合在一起,正图谋夺城,绝大多数的人都忧心忡忡,既为洛阳,也为自己,但也有些鲜卑人变得兴奋,暗中联络,觉得复国有望。而对苻晖来说,则是寝食难安,与权充、虞用、齐成等将佐日夜商议,城中军马不断调动,许多的里坊也加强了警戒,甚至驻扎了军马,实施宵禁,严防奸细。稍稍值得庆慰的是有两支下辖的援军已经靠近洛阳,荆州(州府襄阳)派出两千兵马,东豫州(州府许昌)派出一千人,大概明天就能抵达。军马虽然不多,但至少是个鼓舞,由于晋军的压力,南面州郡要抽调兵力并不容易。
  之前,因为氐族人口单薄,所以苻坚实行的是重点驻防战略,把有限的本族士兵和人口驻节在若干交通要点,从而控制全国。国势兴盛的时候并无不妥,但当淝水战败,举国震荡,叛乱频生之时,由于广大的郡县和乡野都是异民族为主,这些人拥兵自保,观望等待,致使那些重要据点往往成为孤城,很少得到外援。更严重的隐患是,氐民族原来的根本在关中地区,为了驻防需要很多人都被迁徙到外面,导致关中的氐族人口锐减,为了填塞真空,又强逼被征服的异民族迁进来,于是,变乱之下,关中的京畿重地已变得十分危险,苻坚亦无法从长安派出部队来救援洛阳。
  
  初三的上午,苻豫喘着气跑来见他的母亲,神色慌张,兰芝问他什么事,他拉着母亲往里间走,叫侍婢都到外面去。
  苻豫说:“阿娘,父亲要把城中的鲜卑人都杀光呢!”
  兰芝大惊:“你怎么知道?”
  “阿娘,父亲不会杀你和阿宁吧?”
  “怎会?我们都是苻家的人,不要听了小人乱说,就去讹传。”
  “我是亲耳听到父亲和权充、齐成他们商定的!就在偏殿,他们不知道我刚在旁边耳室。”
  “他们是怎么说的。”
  “齐成说要先下手为强,免得被慕容垂蛊惑招揽,虞用说屠杀百姓恐留恶名,权充就说干大事顾不得小节。”
  兰芝呆了一下,脸色变得惨白。
  “齐成还说鲜卑人都集中居住在城东的几个里坊,已经派人守住,只要一声令下,就可动手。在军中当兵的也好办,他们人少而分隔,只要不走漏风声,顷刻就能擒杀。至于城中还有个别零散的,就碍不了大事。”
  “你父亲答应了吗?全城有好几千鲜卑人啊!”
  “虞用说有一两千户,六七千人,他请父亲三思。但齐成、雍评都坚持行动,免留后患。”
  “最后怎么定?”
  “父亲开头有点迟疑,权充就说先做好一齐准备,等事态一有恶化就立即动手,父亲就答应了。”
  兰芝觉得胸口一阵发闷,双手也有点颤抖,她竭力定了定神,对苻豫说:“不论什么情况,屠杀手无寸铁的百姓,是会写入史书的,会得千古骂名,你以为长大了,做了大将,千万不能这样做。”
  苻豫点了点头。
  “你不要声张,对谁也不要再说,你去吧,娘亲想一个人静一静。”
  苻豫答应着走开了。
  
  兰芝理了理乱绪,好一会儿,终于站起来,却是出去拜候吕绾。这几天,由于战事的关系,吕绾的兴奋一直压抑着,忽然听到兰芝居然肯亲自过来拜见,自然大喜过望。连忙叫侍婢阿萝请兰芝进来,自己则整整衣履,正襟端坐在主位上。
  兰芝进来正正式式行了大礼,请了安,吕绾是心花怒放,嘴中却说:“姐姐难得清闲,肯过来说说话?”
  兰芝道:“先前身体不好,所以迟了过来拜贺,请妹妹不要责怪。”
  吕绾哈哈一笑,便叫人奉上香茶。
  兰芝说:“早前妹妹说要去石塔寺祈福,现在我精神好些了,愿意陪妹妹走走。”
  吕绾一听就高兴,她已经闷了许久,正想到到户外,往日过年时候,城中是十分热闹的,她说:“那太好了,新年正合祝祷一下。”
  兰芝说:“明天初四,是吉日,适宜出门呢,就怕夫主担心,不许我们出去。”
  吕绾说:“我和他说说,我们是去祈求国泰民安、逢凶化吉,有什么不好的!就这样定了,明早就去。”
  两人又说了一会话,兰芝便告辞,而吕绾就兴冲冲去见苻晖了。
  
  兰芝回到自己的院子,使开了旁人,对阿宁说:“这些天,你面色都不太好,前几天的事就由它吧,你还年轻。”
  阿宁低垂着头,默不作声。兰芝叹了一口气,说:“有件事,你去帮我办一下。”
  阿宁点头答应:“嗯。”
  “你去一趟慕舆将军家里,告知他……”
  阿宁忽然打断了兰芝的话:“我不去。”
  兰芝吃了一惊,失声道:“为什么?”
  阿宁并不答话,她咬着牙,泪水已经盈在眶中。
  兰芝看着她,良久,才又叹了一口气:“好吧,你不愿意去就算了,我也不勉强。”
  “夫人……”
  “不要说了,我都了解,你帮我去喊阿豫来。”
  阿宁迟疑着,她有点惊讶自己的反应,也惊异于夫人没有责备自己。她垂着头,走出屋外,忽然间,她豁然明白,夫人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都不愿见他。而现在,自己也是。
  
  苻豫来到,兰芝就对他说:“大丈夫应该恩怨分明,步鹿键是为保护娘亲而战死的,你好应代我去祭拜一下。”
  苻豫想起平日里步鹿键和气爽朗,和他一向也亲善,便点头答应。
  兰芝说:“步鹿键原来就住在慕舆将军的宅中,会设有灵位,你就走一趟吧。也不要惊动其他人,就带几个侍卫,快去快回,把心意表达就好了,也不要多说话,尤其不要和那个段兴对答。”
  苻豫点头称是,兰芝交代另一个婢女去准备些祭品,然后又嘱咐苻豫:“见到了慕舆将军,就说我和阿兖母亲明早去石塔寺进香,他是负责城内治安的,要他留神,但也不要惊扰人家。”
  苻豫记牢了兰芝的话,就出门去了。

  (待续……)

《暮雨撄旸》  第二十一章 警情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