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暮雨撄旸》 第七章 初雪  

2015-02-01 11:27:12|  分类: 话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初雪

  来到的村子叫姚庄,大部已残破,但还剩有十来户人家居住,贺楼夫人吩咐不要滋扰百姓,于是人马就在村子旁安搭营帐,只有少数将领入住了些空屋。夫人的马车驶进了一个院子,但房舍过于破败,夫人、少主就还是居于车上。
  村中推举了个长老过来拜见,差不多六十岁,瘸了一条腿,老人在车前拜倒在地,夫人连忙叫侍从扶起他。
  老人说:“我们都是乡野人家,不懂礼仪,今日得见贵人,有不恭敬的地方请不要见怪。”
  夫人道:“我们只是路过此处歇宿一晚,明日就离去,如果有兵士烦扰,请报告将校,定会严惩。”
  “谢夫人,真是仁义之师!只是村中没有什么可献上的,连热茶也没有了,本来还有点羊奶,但前两天最后一只羊也给狼叼了,真是惭愧!”
  “老人家不必拘礼,村里有多少人口、田地?”
  “原本有百余户,四五百口,但现在村里就只剩老弱,地倒是不少,却也没有人力耕种了。”
  “前些年,朝廷重用武侯(指王猛,谥武侯),兴修水利,奖励农桑,减免租税,我听说百姓都安居乐业。”
  “我山野人家,不懂朝廷的事,他处可能很好,但这里地处南北交割,连年征战,青壮都从了军,也有不少逃荒走了。”
  车上的苻豫插嘴说:“王师征伐,也是为了平定天下,等天下太平了,自然就会有好日子。”
  “是的,是的。”
  夫人说:“听说最近周边都有些流贼,是否遇到?”
  “我们也听说了,所以有些村民就逃去了宛城、舞阳,剩下的都是走不动的,也没有亲友可投。”
  “你们不怕?”
  “实在也没办法,走不动了,况且村里也没东西可抢。唉,就算没有盗贼,我们这个冬天也不知怎么过。”
  苻豫说:“贼人我们昨天都杀光了,再遇上我们也会再杀,他们肯定不敢来,你们大可放心。”
  “啊,谢谢这位公子!”
  夫人说:“你们没有食粮了?”
  “有两三户早都断了,只是众人匀着给了些他们,但大家也没几日粮了,今夏种的麦子都歉收。”
  “阿宁,去叫樊仲来。”夫人吩咐身边的侍婢。
  樊仲也是公爵府吏,现在作为行军掾佐,分管军需粮秣,一会就来到跟前,夫人交代他说:“这村子的粮食都尽了,百姓甚是可怜,你去散发一些食物给他们吧。之前我们死了不少战马,都割了肉带着,也给些他们。”
  樊仲恭身答应。夫人又对老人说,“那肉熏干了可以慢慢吃,好歹熬过冬天。”
  老人连忙再三拜谢,口称遇上了菩萨。

  慕舆翼安置好各营,布置了警戒和斥候,军士们都忙碌着搭建营帐,生火煮食。他见村后有座小山岗,便叫了步鹿键和张寅跟随,到岗上看看。这时天色已晚,岗上林木甚多,风吹得枝叶婆娑作响,更显萧瑟。
  跟随了两天,在慕舆翼前张寅已不再拘谨畏惧,他边走边说:“将军,你武艺如此高强,可否指点一下我?”
  “所谓武艺,只能在实战中积累。别的也不用急着说,现在你首先要学会的是:克服畏惧。面对刀锋,如果你能不怕死,那你就很可能死不了。” 慕舆翼笑了笑,继续说:“你臂力不错,身手也敏捷,闲时可以跟步鹿键和段兴多操练一下基本技击。如果开头几次战斗你都能活下来,你也会成为好手。”
  步鹿键对张寅说:“我现在每天都四更就起来操练健体,你若不畏严寒,可以跟我一起。”
  “好啊!我平日也不贪睡。将军,你一共对垒过多少次了?”
  “我十五岁起征战,至今差不多二十年,我也记不清经历了多少战事。”
  步鹿键插嘴道:“恐怕有七十余战了。”
  “你每战必胜?”
  “怎会?能杀一个两个甚至十个人,也不代表就能胜一场仗。”
  “如果士兵个个都象你,那肯定是百战百胜。”
  “那还得看将帅,得看主公。”
  “但自己的武艺好,起码可以自保。”
  “武艺再好,能保存性命也半是本事,半是侥幸。我,也终会一死。”
  “啊?不会的……”
  “噤声,听!”慕舆翼忽然低声喝道。
  
  大家静耳听去,隐隐传来断续的呼叫声,就在前面不远,于是奔上前去察看。却见有三个军士正拖着一个女子走入山石边的草丛,那女子拼命呼喊挣扎,却又不时被捂住了嘴。慕舆翼大怒,抢上前去一脚踢开一个军士,步鹿键也挥拳打倒了另一人,那第三个正想反抗,抬头一看,见是慕舆翼,吓得当即跪下。
  步鹿键喝道:“呔!夫人已明令不得滋扰百姓,你等还敢侮辱妇女,定诛不贷!”
  三人哆嗦着分辩:“此人不是当地百姓,是南蛮。”
  这时,慕舆翼他们已看清那女子竟正是姜余!慕舆翼的右手一下握住了腰间的铁锏,那三人当即变色,伏在地上,连喊饶命。
  步鹿键骂道:“夏家寨的就不是百姓吗?况且她已收留在府中。”
  慕舆翼踏前了一步。
  其中一人拼死说道:“将军!我等舍生忘死,每天早上出发的时候都不知道晚上能不能完整保存,望将军体察,不要因为一个南蛮女子就杀了我等,我等情愿在沙场上战死!”
  慕舆翼闻言呆了一下,他肩头微抖,左手的拳头捏得关节发响,铁锏猛然一下挥出,“嘣”的,打在山石上,只见火星四射,碎石飞溅,他暴喝了一声“滚!”
  那三人赶紧抱头鼠窜去了。
  姜余尤在低声饮泣,慕舆翼把身上的斗篷解下,披在她身上。
  “没事了,如何被劫了到此?”
  “贱婢所在的营帐安顿好后,分派我去打水,听说得山脚边有清泉,便提了木桶过去,却不料被歹人截住扛到半山,幸得将军打救!”说完便拜。
  慕舆翼吩咐步鹿键和张寅送她回去。“告诉吕膺,照管好众女眷,若再有闪失,小心他的脑袋。”
  
  他们走后,慕舆翼独自一人上到岗顶。山风料峭,他却解开了战袍的领扣,只感到满胸的抑懑,待了一会,见暮色渐浓,便从另一侧下山了。这时又依稀传来了哭声,慕舆翼心想难道又有军士欺负妇女?他连忙加快脚步。转过一个弯,却见山径旁坐着一个老妪,瘦的皮包骨,只是穿着单衣,身旁散着柴草,还有一个箩筐,自个在哭泣。慕舆翼上前问话,那人也不害怕,诉说着要找她的孙子。
  “阿年,我的孙子,只有七岁,一向很乖,早上说出去拾柴火,却一直没有回来。我摸到这里,箩筐都在,但人呢?阿年,你在哪里啊?”
  慕舆翼赫然发现她的眼睛是瞎的,不由有点心酸,说道:“也许,孩子贪玩,已经回家了。”
  “不会的,阿年一向很乖。我真不该让他出来捡柴,今天还下了雨。”
  “老人家,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唉,我本来有四个儿子,但都充了军,死了三个,还有一个毫无音信,不知是生是死。两个女儿,一个早嫁,一个没有长大就夭折了。”
  “我听说是十丁抽一,怎会都充军了?”
  “我记得很清楚,我大儿子是建武十四年当的兵,那时候还有军爷到了家里大声宣告。”
  “建武年?”慕舆翼皱了一下眉头,一时想不起是什么年份。
  “那时的皇帝好象姓赵。”
  慕舆翼醒悟,建武是赵国石虎(十六国时期后赵君主)的年号。
  “没过两三年,改了汉人当皇帝,但二儿子还是被拉走了。”
  “是冉闵的魏国。”
  “我也分不清了。后来又换了天下,皇帝变成姓燕。”
  “是燕国,皇帝姓慕容。”
  “却连我丈夫,那年都五十六岁了,也给带走了,可怜啊。”
  慕舆翼不禁叹了一口气。
  “现在到了大秦天王,唉,老三老四也走了,老四还是年初被征去的,现在也不知是生是死。”
  “哦,那你的儿媳呢?”
  “只有老三成了家,儿媳去年也跟人跑了,跑了也好,留着也是死,啊,她为什么不把阿年一起带走呢?”老妇人哭泣着诉说,“可怜我的阿年,莫是给狼叼了,前些天才叼走张才家的羊。”
  “老人家,我是领兵经过这里的,今晚就在村旁驻扎,狼都不敢来的,我等下让兵士们帮你找找。”
  “啊,那就谢谢这位军爷了。”
  “我送你回家吧,说不准阿年就在家里呢。”
  天已黑透,慕舆翼扶起老人,把柴草放进箩筐也提起,搀扶着下了山。老妪的家凄冷惨淡,令人不忍卒看。慕舆翼命士兵送点热饭过来,又吩咐一个什长带几个人四处找找阿年。
  
  这时,张寅急匆匆跑来,说:“将军,不好了,段兴跟杨选打了起来!”
  原来,樊仲克扣了鲜卑人的口粮,众人不禁鼓噪,段兴于是找他理论,樊仲就说是因为夫人吩咐要施送些给村民,所以就少了。但段兴转了一圈,发现氐族士兵的营帐里是一样的供给,有酒有肉。段兴忿不过,就打了樊仲,杨选刚好经过,就和段兴吵起来,杨选骂道:“哼,白虏竟敢以下犯上!”段兴本是烈性子,如何受得,也不搭话一下子就亮出了环首刀,而杨选一向也自视甚高,喊了声“难道我会怕你么?”挺起一条铁枪,两人便恶斗起来。双方的军士都围在两边,呐喊鼓动,步鹿键喝止不住,便叫张寅快去找慕舆翼。
  这边已斗了数个回合,却见齐成赶了过来,他全副铠甲,手提蛇矛,众人大惊,一下寂静。他把蛇矛往两人兵器上一压,两人当即动弹不了,他正准备再起手时,慕舆翼到了。
  慕舆翼喝道:“退开!”两人只得撤了兵器,各退后两步,齐成则手持蛇矛,站定在场中。
  慕舆翼道:“刚刚才血战贼寇和南蛮,外敌尚未远遁,你等竟就内斗相残,扰乱军心,岂不教人耻笑?”
  段兴争辩道:“樊仲分配不公,杨选出口辱人…”
  慕舆翼打断他:“不必再说,我都知道了。”他手按铁锏,环顾一周,说道:“段兴以下犯上,殴打掾佐,拖下去,打二十皮鞭。樊仲,你重新配发口粮,再有不公,军法处置。余下再有口角斗殴者,斩!”
  段兴想分辩,步鹿键按住了他。这边杨选也还想再说,齐成把蛇矛往地上一舂,喝道:“你等还不回营?散去!”他对慕舆翼还是有几分忌惮,且心想这里毕竟鲜卑人比氐人还要多,真动起手来,恐怕吃亏,莫如还是先就此作罢。
  两名武士过来,把段兴押下去打了二十鞭,此二人心有同情,也知段兴是主将的贴身随从,所以未有全力,伤得还不算重。步鹿键和张寅搀扶段兴回营帐休息,众人也散了。
  慕舆翼叫住张寅,从怀中摸出荆泽送的外伤药,交给了他。

《暮雨撄旸》  第七章 初雪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慕舆翼又喊来一名小校布置晚上加强巡查,严防生事。方安排完毕,刚才那个什长便走了过来,向他报告说:“找到了那孩子,就在山后,被啃得不成样子,皮肉、内脏都没了。”
  慕舆翼长叹了一口气,他抬起头,却见天空中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飘落起雪花,漫天的缓缓落了下来。
  “将军,要不要把遗骸带回来?”
  “不用了,就地掩埋吧。”
  慕舆翼顿了顿,说:“再去告诉那老妇人,说有人看见那孩子是被一个女子带走的,可能是他母亲回来,把他接走了。”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