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暮雨撄旸》 第十二章 危城  

2015-03-02 21:11:18|  分类: 话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二章 危城

  第二天一早,步鹿键和张寅已在院子中操练起刀法。慕舆翼起来,姜余也烧好了热水备他梳洗,慕舆翼看了一会张寅的习练,说:“你的悟性不错,身手矫健,以后武艺会大进。有个要诀,你可以记住:凡对阵厮杀,心中要有怒气,将激愤填于膺,把每一刀都视作生死相搏,毫不留情;但又必须沉稳,注意观察对手的破绽,出手要狠、要准。也就是调动好自己的情绪,怒,而又止于怒。”
  张寅点着头,慢慢咀嚼,似懂非懂。
  “你且先记着,以后会受益终身。”

  慕舆翼收拾妥当,便离开住宅来到公爵府。侍从引他来到议事堂,苻晖和主要几个将领、僚属已经在内,包括镇军将军武平侯毛当、振武将军苻珍、讨逆校尉雍评、洛阳令贾儒、平原中尉杨遣、平原长史虞用、平原侍郎权充等。
  慕舆翼与他们见过礼,便垂手站在一旁,苻晖说:“左司马不是外人,你们继续说吧。”众人便继续讨论时局,当前翟斌的丁零部众大概有四五万人,慕容凤、王腾等大约也有一万人,集中在洛阳北部邙山一带,所以苻晖在城北集结重兵,毛当驻金墉城,雍评驻陵云台。尽管洛阳城引洛水、榖水支流环绕城墙,但冬季水浅,壕堑也多有淤塞,城墙亦并不坚固完整,尤其是北面的陵云台到广莫门之间残破失修,令人忧虑。
  另外,慕容垂正在前往邺城的路上,之前他护送苻坚到达渑池后,请求前往北方镇抚前燕故地的民众,苻坚竟然答应,谋士权翼虽然进行了拦阻,并暗中在路上埋伏了刺客,但慕容垂还是躲过刺杀,前往邺城去了,邺城是苻晖的长兄、长乐公爵苻丕所驻守。

  苻晖道:“天王已经知道丁零人作乱威胁洛阳了,现已去信令慕容垂从邺城率兵来援。”
  毛当说:“慕容垂并不可靠,我们也根本不需要邺城来援,贼人都是些乌合之众,不足为虑。”毛当四十余岁,身材魁梧,武都人,曾参加过灭燕、平凉、攻伐益梁等诸战,是当世之骁将,所以苻坚之前才令他随儿子出镇襄阳,现在又特意留他协守洛阳。
  苻珍负责大城城防,说:“贼人都是些流民,毫无训练,以其兵力、武器实不可能夺城。但洛阳城幅员甚广,我军只有两万人,要分散戍守,如贼人集中攻我一点,则很难防御,被其突入城中劫掠破坏,则不好办。最好还是在城外决战,一举击溃。”
  雍评也道:“贼人只是斩木为兵,举竿为旗,粮秣也毫无保障。而洛阳屯蓄甚丰,无论是冲锋决战,还是持久待缓,都不必畏惧。”

  虞用和权充都是平原府属官,是苻晖的高级幕僚。权充是权翼的从弟,羌人,他说道:“贼人虽众,但并不齐心,即使其集中攻击一点,我有城墙依托,也不可能顷刻成功,如此武平侯的铁骑则可转移过来,从城外冲击他们,所以无需忧心。”
  虞用则说:“快速扑灭他们还是上策,久拖则容易生变,新安一带都还被他们控制,通过到处抢掠搜刮多少还会找到补给,估计贼人可以支撑一个来月。”
  苻晖说:“现在各郡县人心不稳,如果被他们四处窜扰,纠集邪妄之徒,洛阳很容易陷入孤立,所以还是尽早击破他们为好。”
  权充点头附和:“对,我们不能与贼人如此耗着,最好还是主动出击,如能诱敌在野外对决,有武平侯的三千铁骑,可一战踏平他们。”
  毛当十分自信:“我们派出的斥候正在侦探他们中军的确切位置,我会亲自率领精锐骑兵,突击翟斌,根本不用等他们来攻。”
  虞用说:“贼人主力现在北邙一带,虽然不算高峻,但也是山岭,不利骑兵突击,莫如等到慕容垂到达,内外夹击,胜算更高。”
  苻珍摇头:“慕容垂不知何时才会来到,而且恐怕长乐公爵也不会给他太多兵马,我看还是立足于依靠自己为好。”
  虞用继续说道:“我们伺机而动,如出现机会,能在旷野捕捉到对方的主力,那进行决战就最好不过;如果不能,我们也不必急躁,反正城中军粮足够三四个月之用;若贼人主动来攻城,那就更好,武平侯在金墉城的骑兵灵活迅捷,足以策应全城。再不济,洛阳百姓中男丁也有两三万,总动员起来,我们人力也不逊于贼人。”
  苻晖说:“好,长史的意见比较合我意。我会再写一封信,催促慕容垂,也会严令各郡县,加强警戒,另外,再命阳州、东豫派兵前来助战。”
  毛当却不以为然:“阳州、东豫都靠近南蛮,我看就不必再动用他们了,请主公放心,我等足以荡平逆贼!”
  苻晖于是说:“那好吧,就全靠诸位了。”
  苻珍又道:“可恨那翟斌、慕容凤,天王待他们视同兄弟子侄,却狼子之心,反复无常,若被我擒获,必千刀万剐!”

  座中的贾儒也有点忧心忡忡。其时,洛阳县隶属河南郡,河南郡隶属豫州,而州、郡的治所也都设在洛阳,洛阳令的职秩虽不算高,却是众县之首,掌管整个洛阳的行政事务,责权甚重。再加上现时河南郡守空缺,也由苻晖自领,实际许多琐事也都压在贾儒头上。贾儒说:“现今谣言很多,城中族群混杂,人心也不甚稳定,容易滋生变乱,我和曹遂人马甚少,恐怕难以弹压。”曹遂是洛阳尉,正在东城巡察。
  苻晖答道:“城内治安我已有安排,我准备调慕舆翼兼行洛阳左尉,协助你和曹遂,专责巡防,原来他在府内的部曲,现在还有二三百人,也都配备给你。”
  慕舆翼勇武过人,贾儒自然乐意,说:“如此甚好!”
  杨遣是公爵府中卫务长官,素来与慕舆翼相处不错,他闻言便说道:“主公,调离左司马,恐怕府中的禁卫力量就有所单薄了。”
  苻晖摆手道:“这个不必担心,我已令齐成回来任平原右司马,他手下的士卒亦极为精锐,你与他好好相处。慕舆将军,等下你就可跟随贾令回衙署去了。”
  慕舆翼躬身答道:“遵令。”
  苻晖又对毛当说:“让你割爱,把齐成调来,不会介意吧。”
  毛当立即大声说道:“保卫主公,正是我的职责,齐成英勇果敢,可堪大用。”
  苻晖又嘉勉了慕舆翼一番,说左司马日前护送夫人公子回洛,途中浴血却敌,屡败贼军,功劳不少,对其及部下都会各有赏赐,稍后就遣府吏送达。然后便让贾儒和慕舆翼先行回去,留下毛当等人继续商议杀敌部署。两人刚走出大堂,苻晖又叫住了贾儒,吩咐了几句,贾儒点头会意。昨夜齐成求见,提醒苻晖留神,其实苻晖向来也没有完全信任慕舆翼,只是十多年来,慕舆翼也一直勤勉用命,并无异常,不过此际正值非常时期,所以苻晖还是决定调离他,以防肘腋之患。

  出了公爵府门,贾儒对慕舆翼说:“将军一路辛劳,还未好好休息,也不必急着履新,可以先歇两天,你的兵马就继续驻于永康里军营,县署自会安排供应,明晚我在寒舍略设薄酒,和曹遂一道为将军接风。”慕舆翼谢过贾儒,便各自走了。
  这时,却正好撞见走向府中的齐成,他虎步龙行,走上前来踏上一步台阶,与慕舆翼略略行礼,似笑非笑,说:“听说将军新任行洛阳左尉,昔日汉末桥玄就曾任此职,魏武也曾当洛阳北部尉,权量甚大,可喜可贺!”
  慕舆翼心中疑惑,平原公刚刚才作安排,他如何就晓得?却亦欠身回礼答道:“齐将军武艺高强,深得主公厚爱,前途无量。”
  齐成目光逼人:“这些天与将军共事,印象至深,可惜将军又暂且离府,希望以后还可以好好向将军切磋讨教,请保重。”
  慕舆翼迎着他的目光,微微一笑:“会有这一天的,保重。”

  慕舆翼回到家里,与众人说了改任的事。段兴说:“显然公爵已不信任我们,既不留在府中,也不放在城防,只专管治安。”
  步鹿键道:“这也甚好,如果放在外面,与人厮杀,就要牺牲流血,如果对上慕容凤,还真不好处理。”
  没过多久,吕膺来到,带上赏予慕舆翼的物品,有蜀锦两段、麻布四匹、麦粟十石、宝刀一口、鱼鳞甲一套。另外赏予众士卒的也已差人送去了营中。慕舆翼谢过吕膺,他亦不逗留,告辞就回府去了。
  张寅笑着说:“如此我等就不必去计较往哪儿买布了。”
  众人取了那刀看时,是柄带鞘短刀,刃长八寸,仿如匕首,却锋利无比,正宜随身携带。而那鱼鳞甲甲片都是精钢迭锻,从铁盔、盆领到裤型下甲全套防护,也十分贵重。
  步鹿键说:“东西都不错,看来公爵还是想稳住我们。”
  慕舆翼让姜余把布匹、粮食收好,又交代段兴:“下午去营中,与卫芳一起按功劳给军士们分配赏物。这把刀你就带着吧;鱼鳞甲就送给卫芳。”段兴也不推却,把刀收在靴筒中,称谢答应。
  慕舆翼又吩咐步鹿键说:“我们原有的衣甲也多有残破,你和张寅找地方送去修整一下。”两人也点头应允。

《暮雨撄旸》 第十二章 危城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鲜卑服陶俑,国家博物馆藏)

  下午,步鹿键和张寅把四人的甲胄包好,然后骑马出去。先往城中金市,找了家有名的铁匠铺,店家看了盔甲,笑着说:“几位军爷真是身经百战,且先放下,我们自会用心修补,过十天八天再来取吧。”
  步鹿键说:“那不行,马上就要打仗了,得赶快做好,我们可以多加点钱。”
  “真要打仗啊?唉,洛阳已过了十来年太平日子,未想还是要经历劫难。”
  “放心,洛阳兵精粮足,贼人打不进来。”
  “但愿如此。说是粮足,我可感觉不到,这些天物价飞长,粮食是一天一个价,你多给几个钱能顶什么用?再这样下去我们都撑不住了。军爷,衣甲都是细活,不比兵器,兵器粗糙点也可使用,但甲胄就可能穿不下去,也影响搏斗行走。你看这件犀甲,我还得另请相熟的皮料师傅帮忙。这样吧,我们会抓紧时间,就五天后来取,我看你们也是为守城作战,就不用加钱了。”
  步鹿键也只好如此,道了谢下了钱,又细细叮嘱了几句,便告辞走了。
  张寅说:“时间尚早,大哥就陪我出城到南面看看如何?”步鹿键点头答应,两人便往宣阳门而去。

  在洛阳南面城墙中,宣阳门位置偏西,却是最主要的城门,它北连铜驼大街,南通洛水浮桥,是洛阳轴线的主门户。平日里人流已是热闹熙攘, 如今也同样拥挤,只是多了许多慌乱惶然。巍峨高耸的双阙下,聚集了不少进出的百姓,此际城中靠北的几个城门都已关闭,所以更多的人涌向南面来,外面的人要进城避祸,也有城里的人要逃往外县,各有各的打算,但其实谁也说不准城内城外哪里才是更安全。
  城楼下,守卒盘查极为严苛。一户乡绅模样的被拦住车马,要搜其箱笼,管事的是明白人,连忙抓了一把钱塞到为首的小校手中,小校大手一挥,手下便例行呵问两声,就放人出城了。又见一破落农户,搀着他老母亲想要进城,被军士揪住不放,索了半天毫无所献,便骂道:“看你就象奸细!带回营中好好拷问。”一脚把他的箩筐踢飞,衣物、瓦器、几个包饼跌了一地,他的母亲苦苦哀求,哭声不止。又有妇人被调戏的、走散了孩子的、打碎了器皿的,一片乱象。
  步鹿键不禁摇头,却也无力去管,他认得那小校,便说奉平原左司马之命出去办点事,小校拱了拱手,说:“酉时一到就要关门,请兄弟早去早回。”步鹿键道了谢就带着张寅出了城去。
  张寅小声说道:“现在军纪是大不如前了,以前都不怎么滋扰百姓。”
  “嗯,让我想起当年燕国将败时的情景,那时我被抓去修筑城墙,此等百姓进出城门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就象一个模子。”

  南城外也是一片里坊市集,由于城池有限,当生口渐稠的时候就会向城外扩展,只是一旦遇上战乱,这些城外的居所又会首当其冲,大受破坏。这时,城南也早没了往日的繁华人烟,许多民众都已避难走了,显得十分萧索。
  两人一直往南去,左面有著名的灵台、辟雍和明堂,都是汉光武帝所立,用以观天象、宣德化、明正教,魏晋又屡建屡毁,灵台基址虽然颓败,但还有数丈之高,张寅遥指台基说:“我少时就常在此游玩,只是那时的伙伴早都散了。”
  若再往东去,则又可见太学、国子学等遗迹,又有刻写五经的石碑,以前太学生曾达千人,只是到了后来政权更迭,战乱频繁,便都夷为平地了。苻坚自幼熟习汉典,尊崇礼治,当政后广修学宫,倡导读书,希望建立大统。其曾聘封八十多岁的宋氏妇人为宣文君,为长安太学生们讲授失传的《周官》,传作美谈。但洛阳的诸庙堂却到底是没有恢复过来。

  再往前去,就到了洛水,洛阳就是因为在此水之北而得名。后汉时就已筑堰引洛水进入都城北部的榖水,称为阳渠,又在都城的南面挖了水势较深、专供往来船运的漕道,称为南运渠。魏晋又加以增凿疏通,形成漕运线,以便货物经黄河入洛,能直抵都城。
  步鹿键道:“我听说城东的鸿池,以前专门用来停泊船只,兴盛的时候,每到岁收季节,停驻交纳贡赋的船只能达到上千艘。又在建阳门内建有太仓,用来收贮货物。”
  张寅答道:“反正我是从来没有见过,往日太平时候洛水边能有七八艘货船就不错了。”
  他们在河边站定,马匹低头饮水,洛水缓缓而流,一条用舢板、木料架成的浮桥连通南北。过往,四方物资云集洛阳,商业贸易繁华兴盛,尤其到了晋朝,就连官僚皇族也纷纷营商,从牛羊马匹、铁器布料到李子、鲜菜、池鱼,甚至修筑水车碾米磨面,均所涵盖。大城内外各有集市,而洛水之南主要是四方夷人集中的地方,天竺、安息、月氏、狮子国等等,贩卖东南西北各方特产,被称为四通市。因商而置居所,又逐渐发展成为胡人集居之地,而永嘉之后,也就胡汉混杂,无所谓四夷之分了,但地名还是沿袭下来。
  张寅说,过往马商从塞外把马匹运至洛阳,多在洛水、毂水一带沿岸圈存暂养,再在马市上供应,这时就需要雇佣人员照理,张寅以前与匈奴人一起生活,便多有帮忙看马,赚些酬劳。此时,两岸早已没了往日的升平热闹,河边还停有三两艘船只,些许百姓偶或在河边取水、洗涤,桥上也还人来人往,但亦步履匆匆。此桥屡遭兵毁,但只要有得数年太平日子,又总会修好,时断时续。

  两人过了桥,张寅指着东面一片民房便说:“那儿便是我往日的住处。”离开不过数月,却显荒凉了许多,进去寻时,屋无长物,并无什么可看可取。出来但见一个老人坐在后面老槐树下,认得是以前的邻居,叫义渠轼,是匈奴人,身体还十分硬朗,以打造和修理车辆为生,赶紧上前行礼,那老人也认出张寅,感慨了一番。
  老人说道:“之前的几个孩儿都跑了,有充军跟随天王去了淮南,有避难逃了别处。”又压低了声音:“也有跟了翟斌的。几天前,这一片有贼人出没劫掠,讨逆校尉雍将军领军出战,贼人便撤了,但还是烧掠了不少地方。你看南边,烧得白剩,现在烟烬还没散去,唉,坊里没几人留下来了。”
  “老爹,那你怎么不进城躲避?”
  “我还能去哪?都几十岁了,在这里出生,这里长大,哪儿也不去了,如果注定逃不过劫难,那就死在洛水也好。”
  张寅只感到一阵凄然。
  步鹿键提醒说:“时间不早,太阳快要西沉了。”
  张寅摸了摸怀里,把身上的几个钱都给老人留下,与步鹿键转身走了。过得桥,两人便打马飞奔,西面的落日正好缓缓沉向水中。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