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暮雨撄旸》 第十章 猎物  

2015-02-12 21:03:06|  分类: 话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章 猎物  

  慕舆翼并没有睡去。之前他外出巡看,已隐隐觉得卫超的部众中弥漫着一种特别的气氛,尽管没有看出什么不妥,但直觉让他有点担心。他吩咐张寅:“你留神一下卫超负责的东栅,看有什么特别的人进出。”张寅答应去了。
  他回到自己的营帐,却见姜余在门外等他,她拜了一拜,把手中捧着的斗篷还上,说:“谢谢将军那天所借,贱婢已洗补好此篷,只是这些天天气不好,没能晒干,只好用火烘干了。”
  “有劳姑娘了,区区破旧衣料,本不值劳心。”
  “这是份内之事,将军不要客气,日后有什么事情,尽可吩咐奴婢。”
  “好的,你早去休息吧。”
  姜余恭身退下去了。

  慕舆翼心中烦忧,没有睡意,便在灯下看了一会《春秋左氏传》,忽然步鹿键走到跟前:“夫人身边的阿宁姑娘要见你。”
  慕舆翼一下醒来,赶紧说:“请她进来。“
  只见阿宁穿着一套绿荷色上俭下丰的衫裙,走进了帐中,两手合拢放于胸前,微微屈膝,低了低头,行了个礼。慕舆翼还礼道:“宇文姑娘,这么晚了,有什么要紧事?”
  “夫人让我来问将军,拐走了公子,意欲如何?”
  慕舆翼大吃一惊:“什么!拐走了公子?我不明白什么意思。”
  “公子不见了,你别装不知道。”
  “公子怎么不见了?我真不知道!”慕舆翼上前一步,有点急了。
  阿宁并不畏缩,抬头望着他的眼睛,“你的侍卫段兴呢?没有你的许可,他怎敢带走公子?”
  慕舆翼看了一眼步鹿键,步鹿键说:“段兴不在,之前说是出去打猎,还没回来。”
  “我一定会找到公子,并调查清楚这件事,给夫人一个交代。”
  “如此最好。”

  这时,张寅走了进来,似乎有急事,看见有外人,于是就在慕舆翼耳边说了几句,慕舆翼听完后摆手让他退出,然后说道:“我这就出去找公子,一定会把他带回到夫人跟前。”
  阿宁看了一眼步鹿键,步鹿键明白,就退了出去。阿宁又继续说:“将军,此事不宜声张,夫人不想看到队伍相残。”
  “这我知道,我自个前去就行了,请放心。”
  阿宁咬了咬牙,道:“夫人说了,她不愿离开这个家,如果你真以公子相胁,就算现在屈从了你,她也会,会恨你一辈子!”
  慕舆翼脸色铁青,他退了一步,转过身去,阿宁看到他宽阔的肩头似在颤抖,心中不忍,停了停,小声说:“将军,我相信你。”

  俩人走出营帐,慕舆翼吩咐张寅把马匹牵来,又对步鹿键说:“你送一送姑娘回去。”步鹿键答应了一声,他望着慕舆翼,郑重地说:“将军,我真不知道这事。”慕舆翼点了点头。
  不一会,张寅把乌驳马牵了过来。“你真看见段兴和卫超都出去了?”
  “嗯,我缩在角落里,他们没发现我。最早是段兴出去的,后来卫超还带了两个随从,都往东面去了。”
  “还有没有看到其他人?”
  “没有了。”
  慕舆翼回身取了斗篷和铁锏,牵着马便往东栅轻步走去。
  “将军,我也一起去。”
  “不,你就在营里待着。”
  东栅的岗哨看到慕舆翼,立即行礼,慕舆翼道:“我四处巡看一下,你们继续警戒。”出了大营,慕舆翼即时飞身上马,加了一鞭,向东追去。

  却说二更的时候,苻豫悄悄溜出车子,他个子小,黑暗中谁也没有看到他,很轻巧地就潜出了营地,来到东面的大青石旁。果然,看到段兴已牵马等在那儿,身边还有另外三骑,其中一个认得是卫超,都背着弓弩,提着长枪。大家见了面都非常高兴,段兴把苻豫扶上马,俩人同骑一匹,便向东走去。
  苻豫有点兴奋,问道:“段兴,你确定有鹿吗?”
  “回公子,小的怎敢说大话。两月前我就经过这里,还打过一头呢。这里林木茂盛,草好,鹿有好几群,而且还有不少雉鸡呢。”
  “我要亲自射一头。”
  “那保定可以,箭弩我都为公子准备好了,到时卫超他们帮忙把鹿群赶起,我们就守在前面放箭。”
  “打了鹿抬回去保管把娘亲吓一跳,明早就都可以让他们尝尝鹿肉了。”
  “嗯,说不定能打上不止一头呢。”
  走了六七里地,眼前是一片丛林,卫超忽然喊道:“有鹿,别让跑了。”就打马冲了进去,段兴也赶马飞奔,苻豫睁大眼睛,颠簸黑暗中,却什么都没看清。只听段兴猛地叫了声“不好!”坐骑一个踉跄,似乎给绊了一下,突然跪倒,苻豫倒头摔了下来,头撞到什么硬物上,一下子就晕了过去。

  过了一会,黑暗中,有个声音问道:“怎么样,晕了吗?”
  “嗯,刚刚好,我下手掂量着轻重。”
  “接下来怎么办?按计划行事?”
  “嗯,你让两个兄弟继续带着公子往东走,天亮前找个地方藏起来。我们回营,我直接找夫人,晓以利害,她必定相从,然后就找鹰扬。只要夫人答应,鹰扬肯定同意。我们连夜动员军马,干掉齐成,其他愿意追随的就跟着,不愿意的就让他们走。之后,我们就投奔慕容凤,又或干脆回去邺城找吴王。”
  “好,就这么办。”

  这时,风吹开了一块云雾,露出一钩弯月,冷冷的悬在半空。段兴他们商量妥当,就把苻豫转移到一名随从的马上,交代好事情,便正要分手行动。却忽然传来一声断喝:“你们好大的胆子!”众人吓了一跳,只见一匹高大的战马已经出现在跟前,看时,竟是慕舆翼!
  四人立时变了脸色。段兴说:“鹰扬,我们也不得已,也是为了你,为了大燕!”
  “为了我?你们是陷我于不义!至于大燕,现新兴(指前燕君主慕容暐,归秦后封新兴侯)、冠军都尚且尽心安分,何况我们?”
  “氐人视我等为鱼肉,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天王厚德宏量,待我等不薄,如何能失信于他,更不应在其新败之际离弃。”
  “鹰扬,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不可能回头了。”
  “只要你们把公子交给我,我自会善后,一切由我来承担,我们也还是好兄弟。”

  段兴和卫超对望了一眼,尚在犹豫。
  慕舆翼喝道:“段兴,你过来!”
  多年的威严尤在,令段兴不敢再迟疑,只好拔马走到慕舆翼身边。
  “卫超,你呢?”
  卫超咬牙对随从说道:“把公子还给将军。”
  那随从趋马过来,慕舆翼轻舒猿臂,把苻豫接住小心移到自己的鞍上。
  卫超说:“鹰扬,恕我不能侍奉你了。我不会再到洛阳,无论有没有这件事,到了洛阳,我等都难逃厄运。我宁愿就在此分别,我会回归东方,誓图复我大燕。”
  “好,人各有志,珍重!”
  “将军,希望他日相会,不会是在战场之上。希望你也记住,你身上流着大燕的血,你是鲜卑贵胄、鹰扬将军。”说完就带着俩人,转身向东走了。
  慕舆翼叹了一口,亦拨转马头,与段兴打马回去。

  卫超他们才走了数十步,还未出树林,忽然七八支劲弩从黑暗中射出,两名随从当即中箭倒下,卫超大吃一惊,左肩已中了一箭,他趁对方换箭的间隙,勒马回身,正想逃走,却见树后闪出一骑,他尚未反应过来,一把蛇矛已刺进了他的咽喉。他来不及呼叫一声,已坠下马来,死了。他的双眼仍然圆睁,似是要看清对方。
  黑暗中,一个声音响起:“白虏些许伎俩,如何瞒得了我。”
  “将军高明,算慕舆翼这家伙走得快,不然连他一起收拾。”
  “他一起来的话,倒不好应付,现在干掉了卫超也不错。”
  “我们回去,立即下手,把他们都歼灭了!”
  “不,这还是很大风险,不必焦急。我们的任务是护送车队到洛阳,到了洛阳我们这趟差事就了了,到时一切都好办。”
  “刚才幸好少主不在卫超手上,不然投鼠忌器,也没这么容易得手。”
  “哼,真伤了就伤了,他毕竟还有鲜卑的血统,难道你很想他来当世子?”
  “这也是,反正伤了死了都往慕舆翼身上推。”

《暮雨撄旸》  第十章 猎物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国家博物馆藏,鲜卑骑士俑)

  慕舆翼与段兴并排而行,“鹰扬……”段兴欲言又止。
  慕舆翼勒定了马:“如果你想和卫超一起,那就去吧,我不会怪你。”
  “我段兴不会离开你的。”
  “那天我鞭打了你,你心里感到委屈吧?”
  “鹰扬,你小看我段兴了,你自小救我于危难,教我武艺,提携成长,一起出生入死无数,名为主仆,情同兄长,如果没有你,我已不知道死过多少次,莫说区区二十鞭,即使是肝脑涂地,我亦无半句怨言。”
  慕舆翼有点感动,他抬眼望着天空约隐约现的弯月。
  段兴继续说:“无论是在秦国还是燕国,我也不过一个小人物,卑微如草芥,离开这里,我可以得到什么?但你却不同,你在公爵府,不过只是苻家的奴仆,一个降将,但在大燕,你则是显赫世家,是万人敬仰的英雄。你既然不为自己打算,那就我来为你设想好了。”
  “不必再说了,我都明白。你们都是好兄弟,但我有我的难处,你们就让我自己去面对吧。”
  段兴心里清楚,慕舆翼的难处不过就是夫人,就是过去,但他也不忍再提了。
  “把你的弩箭给我。”慕舆翼忽然说到。

  当他们回到大营,慕舆翼用斗篷掩盖着苻豫,岗哨并未觉察。他吩咐段兴说:“你先回去吧,明天告诉卫超的弟兄们,说我有急事派他连夜去了宛城,现就暂由卫芳负责他的小队。去吧,早点休息。”
  卫芳是卫超的老弟,段兴点了点头,走开了。
  慕舆翼来到中军,见马车前站着两个人,正是夫人和阿宁,她们早把侍卫支开了,看到慕舆翼,阿宁小声叫了出来:“将军回来了!”夫人则轻声喊道:“阿豫呢?”慕舆翼连忙下了马,也把苻豫抱了下来,说:“公子完好无损,只是晕睡过去,一会就好了。”
  夫人看到苻豫,定了定神,便和阿宁一起,将他抱上了自己的车。忙了一会,见慕舆翼仍站在车外,就隔着车厢说:“你走吧。”
  “兰芝……”
  “住嘴,这是你叫的吗?”
  “夫人,他们其实并无恶意,只想东归,不会伤害谁,现在事情已经了结。”
  “我不想再见到你!过去,你害了我的父亲,我的母亲,还有我,现在又想害我的儿子。”
  慕舆翼心如刀割,他把一样物件放在车辕上,然后牵马转过身去,喃喃说道:“我知道你不愿离去,我也不会离开,我会一直守护你。”他走远了,声音小得几乎听不见。
  阿宁很难过,她望着慕舆翼的背影,忍不住小声说道:“夫人,你不该如此说将军,太……”她忽然停了话语,因为她赫然发现夫人已泪流满面。

  当苻豫醒来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他母亲,“我怎么在这里?”
  “傻孩子,你去打猎都不说一声?段兴说你打了一只雉鸟,但不小心坐骑受惊绊倒,你刚好撞在石头上,就晕了。”夫人努了努嘴,苻豫看到车辕上还放着一只雉鸡。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