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2014-04-07 20:15:39|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亚达纳邦酒店位于曼德勒的31街,离皇宫步行也不过十来分钟的样子,但还是让人疑心这里算否市区,街道也许很久之前曾经是水泥或者柏油路面,现在则尘土飞扬,坑坑洼洼,路两边的棕榈和灌丛中夹杂着低矮邋遢的平房,酒店是一栋约莫六层高的楼子,算是出众了,但称为旅馆可能会更为合适,即便如此,服务却是一流的,门童为我们开启车门、背负行李,彬彬有礼的侍者立即就奉上了冷饮和湿毛巾。航班的准时和顺利抵达酒店让我十分满意,此刻才4点钟出头,来得及去一趟乌本桥。我放好行李,走出酒店门口,阳光十分猛烈,刚站定,两个穿着传统筒裙的老男人便走上前来为自己的出租车揽客,他们看起来老实巴交,但出价是毫不含糊。

  我想起周总理和陈老总身穿长裙参加泼水节的洒脱风范,便动员同伴每人买一条裙子穿,以示融入当地,可惜始终没有得到响应,这也可能是我们后来与人讨价还价总不太得力的原因。曼德勒的街道是棋盘式的,全以数字命名,马路上繁忙挤拥,摩托车纵横驰骋,皮卡改成的客运车无不塞满乘客,而尾部照例潇洒地吊挂着几个人。炽热的气浪和漫天的灰尘让人烦躁,直到看见了陶塔曼湖(Taungthaman Lake),这是西南郊的一个大湖,水面开阔,绿荫环岸,葱茏的树冠层上不时会露出一个个金色的佛塔尖顶,而树荫下则有不少人正在茶寮里享用茶点。乌本桥(U Bein Bridge)就座落在这大湖之中,它始建于1856年,全长1200米,全用柚木做成,这里的日落是世界级的,很多人都宣称是其所见过中是最美的,甚至拒绝加上“之一”。

  乌本桥的桥头已经被各式摊贩占据,木刻的、饰品的、服装的、绘画的、烧烤的、饮料的……,游人如织,车辆夹杂,熙熙攘攘。我走在桥上,擦肩的是三三两两的人群,僧侣、小孩、青年男女、外国游客、当地游人、推自行车的、头顶杂物的、拖男携女的……,桥下的沙洲种着玉米、甘蔗和花生,湖上则摇曳着一只只两头高翘的游船,还有优哉游哉的鸭群和水鸟。我与伙伴们很快就走散了,也不好独自去租船,就只有留在桥上,这里的热闹让我措手不及,眼花缭乱,我的镜头一时失焦,好半天都没找对感觉。直到斜阳当真西下,色温渐渐变暖,而我也开始适应了气氛,才选好机位,拍上几张心仪的照片。这里的日落好象特别长,红日浮在地平线上好半天,由散着灼人的光芒,到金黄,到橙红、鲜红、淡红,直至隐没,那真是动人的一刻,远处的寺庙、树影、小船,还有桥上走动的人影,如幻如真!

  如果有什么可以比拟这里的日落,那就惟有这里的日出。我们坐原来的车回到酒店,我拿着地图,1、2、3、4、5地指着景点次序和老男人谈明天的包车行程和价格,最后总算谈妥,条件是换一辆车,老男人居然答应了,明天会换一位司机和另一辆好点的车来接我们。酒店的前台推荐我们到附近的Too Too Restaurant试试缅餐,这家餐厅在网上也颇有名气,但菜式的品相并不如其名那么引人入胜,每位只需点一道主菜,鸡肉、牛肉、猪肉之类,然后随之会配上许多小碟小碗,盛着蔬菜、汤汁和调料,主食是米饭,添够为止。饭后我们散步回去,酒店周边的街区实际上全是缅式的大牌档,其的简陋、灰尘于火爆同样地惊人。第二天,凌晨五点钟,Mr.Kyaw Swar已经等候在酒店门前了,我们后来称他为“帅帅”,这个中年人显得亲和而干练,穿着白色的衬衣和格子筒裙,他的小车洗刷如新,模样就跟我们给他起的名字一般。

  没有了白天的喧嚣、燥热,乌本桥的清晨要显得幽然、宁静得多,夜幕实际上还未退去,一勾冷月依然挂在半空,偶尔也有行人经过,影迭迷朦,但居然有人在晨练,湖中还没有船只,只有早起的水鸟间或掠过水面,直到有位大妈把面包碎放在桥桩上,我猜度她每天都如此,这时,群鸦已经起来了,翻飞追食。天空逐渐转白,只是有点阴蒙,我一度以为不会有日出了,但就在我失望之际,那红日忽然就远处的丛林之上浮现,淡红、鲜红、橙红,直至散着金黄的光芒,湖中一只小船恰好适时地荡进了视野,我真要好好感谢那位早起雇船而来的女子,她的船把乌本桥的日出装点得越发迷人、无瑕。桥的对面有个小村庄,也有寺庙,是观察当地人早晨生活的好地方,常可以看到路边小棚下放在坛瓮,是提供给路人的公共饮水,这是一种古典的人间情味的体现,还可以看到僧侣在化缘、在早课。

  桥边的沙洲上有些专做游客生意的茶寮,那是打发时光的好去处,叫上一壶茶,或者一杯咖啡,坐在躺椅上,面向湖水,可以看看桥上的人,看看湖中的水鸟,看看打渔的船家,也可以什么都不用想,就发发呆好了。 但好一阵子我却选择了面向店内,因为房子旁边有两个姑娘正在洗澡,当然,这也没什么,缅甸女性洗澡并不用脱衣服,洗好后套上干的去掉湿的非常利索,之后是梳妆,这里的妇女和儿童喜欢用一种白色的美容品,叫做“特纳卡”,是用香楝木研磨成粉,再和水后涂在脸上。我举起了相机,姑娘并不介意,她磨好了特纳卡,然后捧着镜子,专心致志地在脸上涂抹,我看了好一会,想起沈从文所常爱说的,那真是一片圣境!新的一天开始了。


  马路上车辆纵横,皮卡无不塞满乘客,而尾部照例潇洒地吊挂着几个人: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乌本桥头,穿着艳丽服饰的摊贩正在整理着挂饰: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烤鱼、烤虾、烤蟹是摊贩经营的热门小吃 :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几只游船正划过平静的陶塔曼湖: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太阳已开始西斜,但阳光依然热: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两个打渔人拖着渔具在湖边走过: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一只水鸟停在木桩上: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色温开始变得暖和,桥上行人不断: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偶尔也有人稀的时候,一位老妪目送着一对情侣走过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金色的太阳照在陶塔曼湖上 :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老树、小船、鳞光、倒影是陶塔曼湖经典的画面: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岸边的人们显然已陶醉于此情此刻: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一只气球在飘荡,线儿拽在孩子的手中: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倚着拐角处的桥栏看了好半刻: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光影越发迷人: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推自行车的、头顶杂物的,乌本桥是他们生活的必经路: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走到桥下的沙洲,正好看到夕阳浮在桥面: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夕阳下,桥面上,人影晃动: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太阳终于不再炽热,只是淡淡的一轮: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船只也逐渐归去,那株老树其实非常有名: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一位小孩正拿着皮球在水边玩耍,直到太阳完全隐没: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TooToo点的一份鸡肉缅餐: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路边的流动快餐档似乎很受欢迎: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清晨的乌本桥在静待新一天的晨曦: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三位年轻的僧侣好像说起什么开心的事: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清晨的乌本桥要显得幽然、宁静得多: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桥桩上停着一只乌鸦,旁边正跑过来一只小狗 :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红日 终于在湖边的丛林上升起来: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它喷薄而出: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一只小船适时地荡进了画面,把乌本桥的日出越发妆点得迷人、无瑕: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妇人的自行车尾架上扎着一大捧鲜花: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金色的光芒照耀着古老的木桥: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天终于大亮,有人在拍片,一对情侣在湖边雀跃: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女主角的身段还是蛮不错的: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岸边的小村庄,妇女正向化缘的僧侣布施: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三个僧侣肃然走过: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村旁的寺庙,化缘归来的僧侣正向佛祖庄严地行礼: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路边小棚,放在供路人 饮水 坛瓮 ,这是一种古典的人间情味的体现: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姑娘把香楝木研磨成粉,并和好了水: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她捧着镜子,专心致志涂抹“特纳卡”,新的一天开始了: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二)乌本桥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22)|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