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2014-04-22 21:40:28|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凌晨5点,前台帮忙预约的出租车已等候在门外,酒店还为我们准备和打包了早餐,这让我有点感动。同时也有点伤感,因为要和一个伙伴道别了,她稍候将自个到仰光再转机前往暹粒。我们仨钻进出租车,来到娘乌的码头,一条MGRG公司的客轮停在江边,亮着灯火。我们上了船,来到上层后甲板,这里顶上架着凉棚,侧面敞开,两边栏杆旁各放着一排面向江水的藤椅。5点半,船准时开出,这时我才发觉,全船就只有5名乘客,我们三人,还有一对德国的情侣。这艘长34米的客轮,配有船员12名,可载客112人,它让我相信原来确是淡季了。

  我坐在椅上,打开酒店预备的早餐盒,包裹得很仔细,里面有好几件西点、两只鸡蛋、一条香蕉,还有一瓶水。昨天晚上前台主动问我们是否需要打包早餐,随即通知了餐饮部预备,这种贴心服务在国内无论多少星级都未曾遇过。当我才吃完最后一条香蕉,却见船员又为我们送来了早餐,这是船公司的,我事前知道会包含午餐,却未想连早餐也考虑了。但也不必担心浪费,这时离午间还有8个小时,完全可以在半途里多吃一顿。这是一趟从蒲甘到曼德勒全程12小时的航船,我原以为将是枯燥的旅程,是我们缅甸之行的尾声,未料,又一出大片将徐徐开启。

  清风习习,江天幽蓝,宽阔的伊洛瓦底江静静流淌。月牙挂在半空,两岸少有山峦,多是扶疏的树影,江水平如镜面,仿佛是一个湖,我们一艘孤船,就似驶向空灵的天边,驶入画中。天渐渐发白,终于,太阳缓缓显现,缓缓升起,它分明格外眷顾这江水,张得特别大,特别圆,脚步又特别的慢,它用霞光沐浴着岸滩、沙洲、飞鸟、渔船、江上的一切。这是纯美的日出,之前,它在乌本桥辉映的是人文,在茵莱湖透射的是民俗,在蒲甘照出的是沧桑,而这里,则是纯纯的自然。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伊洛瓦底,这条纵贯缅甸的第一大河,从西藏的雪山奔流而来,全长超过两千公里,它所滋润的河谷平原是最重要的历史、文化和经济地带,它孕育了缅甸的文明。天色大亮,我们可以从容观赏两岸的景物,可能有点单调,没有城市高楼,没有峡谷山岭,没有林立桅樯,但也是了解人们生活的一扇视窗。许多的沙洲,连绵的树影,偶尔会有人家,而一旦有人家就有寺庙,就有露出的塔尖。

  村落多是寮屋,也常见在沙洲上搭的窝棚,也许是临时性的,方便货物的起落、渔获的收取。江水很浅,乃至有些险要处,船只要曲折前行,即使是经验丰富的船员也小心翼翼。我们经过的第一座跨江铁桥是通往木各具(Pakokku)的,公路铁路两用,非常壮观。江上的船只并不多,每一次有船经过,都让人雀跃。有时会看到载满木材的货轮,看到堆满巨木的码头,这些木材很可能要运往中国,甚至就是中山的大涌,其实我并不乐见。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中午时候,我们的午餐是一份炒饭,做得十分可口,在碟边摆了一盏番茄雕切成的花朵。午后是炎热和漫长的,日照有时在船的右舷,有时又去了左,当江水转过了最后一个弯,实皆山(SagaingHill)已经在望,两岸佛塔如林,当穿过因瓦(Inwa)和亚达纳邦(Yadanabon )两座大桥,船只、码头、房舍就越发多起来了。曼德勒终于在眼前,斜阳下沿岸泊满了大小的船只,我们就在埠头边登了岸,船员向我们告别,而正在江边洗澡的妇女则算是我们的接引人。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们坐了辆三轮车前往78街的酒店,沿路店铺林立、机车如织、灰尘扑面,这个熟悉而火热的地方,其实与中国南方的那些城镇并无多少区别,邋遢又生猛,古老与时尚交错,宗教和世俗混搭。我们穿行于熙攘的街巷,这将是此行在缅甸的最后一个黄昏,落日大约已经沉下在伊洛瓦底江对岸的群山。我们走入酒店,办了手续,当我背着行囊从电梯间步进楼层的走廊,却赫然看见那夕阳,就在走道尽头的窗外!果然,它永不缺席。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九)伊洛瓦底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4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