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2014-04-20 21:09:40|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半空的月牙依然明亮,悬挂在幽蓝色的天幕上,我静静倚在瑞山陀塔(Shwesandaw)倒数第二层平台的东北角。我如果抬头转过身,可以看到最上一层的石栏边已摆满了三角架,一位年轻的女子索性坐在了石栏上,把双腿悬在空中,人们都在静静地等待。我可没有勇气把自己挂在30米高的半空,我回过身来,天地一片寂静,远处正前方的树影上,可以辨认出苏莱曼尼(Sulamani)的塔尖,它已经在此屹立了800多年,每天沐浴着第一缕的霞光,迎接就在它身边升起的旭日。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从九世纪开始,这片土地就是拥有12座城门的都城,十一世纪中叶,蒲甘王朝建立,历十五代,在前后200多年间建造了1.3万多座佛塔,也有说是444万余座(可能包括浮雕和壁画里的),遂有“四百万宝塔之城”的称号,“手指之处,皆为佛塔”。直到今天这些残存的建筑依然让人震撼,可以遥想当年的鼎盛,它们见证了艺术和宗教的辉煌,还有历史的沧桑,但亦可想象,如此倾耗国力,必然有民穷财尽的时候。缅甸后来又经历了两个王朝,直到1885年被英国人所灭。

  有些东西会变得永恒,有些则已消逝。如今,在老蒲甘留下的唯一殖民地时代建筑,是坦德酒店(Thande),1922年威尔士王子曾下榻于此,后来这位王子成为了英王爱德华八世,再后来则被称为温莎公爵。正午时候当我坐在坦德酒店的庭院时,我并没有兴趣考究英王的逸事,眼前只是浩浩流淌的伊洛瓦底江。看完日出后我们回到娘乌,就骑自行车一路游览而来。这个江边的庭院,树荫如盖,鸟鸣阵阵,风景如画,树下摆放着十余张铺着雪白桌布的餐桌椅,在我吃饭时一只松鼠落到了我的肩上,旋又钻进了灌丛。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有时我们惜时如金,有时又任由它流逝。我们每天早出晚归,行色匆匆,追逐着日出日落追逐着理想,而停下脚步小息一会,又何尝不好?树荫下,一张躺椅,什么都不去想,或者干脆闭上眼睛,江水静静流淌。手机前一天丢了,我不用再管电话、短信,我不用进门就搜寻WiFi、询问密码。这悠闲的一刻,何尝不是该追逐的理想?似乎不易,但也不难。在坦德酒店的庭院小睡了半晌,在达玛扬基(Dhammayangyi)门外凉棚的竹椅上,也呆坐了好一阵子。

  达玛扬基,在蒲甘只要登上高处就能望到它砖红色的宏伟塔身,这座传说中的厄运之寺,杀兄弑父又杀害妻子的国王,自己也一时暴毙,永远也无法完成的巨大工事,寺庙没有了塔顶,以致呈现出奇特的玛雅金字塔的型状。但传说归传说,朝拜它的人依然川流不息,我在竹椅上看着人们一拨又一拨的走过,那些皮卡改成的客运车,似乎总是塞满了人,男性穿着筒裙,妇女披着绚丽的围巾。墙根下一个青年人忘情地抱着吉他弹唱,身边的两个小男孩听得非常入迷,他们的旁边是公共饮水的坛子,一个少年提着水罐正准备为之添水,歌声显然也打动了他,在跟着唱和。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另一侧几个小伙子在踢藤球,他们光着黝黑的上身,短裤挽结得十分紧凑,比着做出巧妙的动作,有时瞥见忘了脱鞋的游客还会喊叫提醒。寺墙外一群放牧的牛只正走过,扬起了一阵烟尘,太阳已经西斜了。佛塔是人们朝拜、社交、娱乐的场所,是人们生活的一部分,寄托着信仰、欢愁,还有生计,我为自己坐了半天而只光顾了一瓶可乐感到不好意思,但摊主还是冲我笑了笑。我站起来趿拉着拖鞋,走向靠在树边的自行车,又开始准备去追逐另一场日出日落了。

  (待续……)



  站在瑞山陀塔(Shwesandaw),正东方向就是苏莱曼尼(Sulamani) ,每天沐浴着第一缕的霞光: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达玛扬基(Dhammayangyi),在蒲甘只要登上高处就能望到它的宏伟塔身: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手指之处,皆为佛塔”。它们见证了艺术和宗教的辉煌,还有历史的沧桑: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从娘乌出发,首先就会看到这座金光闪闪的佛塔——瑞西光塔(Shwezigon),建于11世纪,供奉有佛舍利和佛陀额饰: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从娘乌到老蒲甘有两条路,一条是Bagan NyaungU Rd,另一条是Anawrahta Rd,我们骑着自行车沿前者去,从后者回。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狄罗明洛塔(Htilominlo),建造于狄罗明洛王(Htilominlo)统治的1211年,在距离很远的地方就可看见雄伟地耸立在田野中: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乌帕里耶寺(Upali Thein),这座小小的长方形塔,低调地静卧在路边,它建于13世纪,以独特的风格和壁画而著名: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再往前走,是这座不知名的庙宇,也许是Min-myaw-yaza,它外墙的雕塑引人注目: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路边走过的两个小和尚: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这时已可以望见阿南达塔(Ananda ),对这座1091年建成被誉为最美丽的蒲甘第一佛塔,我们已经不会陌生,但当走近时才会感受到它的巨大,塔内四个方向,都有一尊约十米高的站立金佛,姿态各不相同。塔内塔外各种雕刻让人眼花缭乱。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化缘的小僧侣: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看那一双眼睛: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老蒲甘已经在望,树梢顶露出的后面那座巨大的佛塔就是达宾纽寺(Thatbyinnyu):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塔拉巴门(Tharabha Gate)建于1050年,是蒲甘城墙中唯一保留的城门: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进入老蒲甘,左手面座落着瑞古意塔(Shwegugyi),1311年修建,里面有小台阶可以上去楼上平台,是观日出的好地方: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不远处矗立着达宾纽寺(Thatbyinnyu),意为“无所不知“,12世纪建造,超过60米高,是 蒲甘最高的佛塔,这座体量超大的佛寺,就有如城堡: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们折向北走去,摩诃菩提寺(Mahabodhi )就在路边,建于13世纪,很有印度的元素,塔身堆满了内凹形佛龛,密密麻麻: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来到江边,是一个码头,泊满了船只: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岸边状如金蛋的是卜帕耶寺(Bupaya ),根据入口处的碑铭来看,可以追溯到3世纪,但从佛塔风格来看,很可能是9世纪蒲甘建城或者11世纪建城墙时所造: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从卜帕耶寺往南走,可以看见葛道帕林寺(Gawdawpalin)立在路旁,它修建于11世纪,意思是敬重的宝座: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这时已经是正午,我们走进蒲甘坦德酒店(Bagan Thande hotel)的江边庭院,美美的休息了一番: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们继续出发,离葛道帕林不远的树丛中,藏着明玛朗寺(Mimalaung Kyaung),大概是在1174-1211年建建造,台阶上的一对石狮非常威武: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寺旁停了一些客运车,全都塞满乘客: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冲车上喊了一声:Hello!结果报我以热烈的挥手: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再喊:“鸣个喇叭!”结果赢来更热情的欢呼: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再往前去,就出了南面的城门,在此拐上Anawrahta Rd,向娘乌方向骑行。迎面驶来一辆车,依旧是热情的招手: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老熟人许三多(瑞山陀塔 Shwesandaw)此刻还静悄悄地立在草丛中,再过两小时,他的肩上将站满观看日落的游客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路边的树林里堆满了落叶: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离开大道,往右拐进土路,走上一小段,雄伟的达玛扬基(Dhammayangyi)就在眼前,它于1170年修建,底座为正方形,边长90米,高48.8米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塔里有许多的回廊和室龛,厄运之寺,幽暗有如迷宫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两个年青人从壁檐上走到另一边的阁楼上: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有时,不经意间就遇到一尊佛像: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这个小孩专心致志地拨动佛像前的烛花: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寺前,几个小伙子在踢藤球,他们光着黝黑的上身,短裤挽结得十分紧凑,比着做出巧妙的动作: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离开达玛扬基,再沿小路走到苏莱曼尼寺(Sulamani),日出时,我们早已认识了它。苏莱曼尼的意思就是“红宝石”,它修建于1183年,以保存的大量壁画而闻名: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太阳已经西斜,我们回到 Anawrahta Rd上,一路寻找合适的观看日落的地点,结果又来到了布勒迪塔(BuLedi):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离去时,我回身为这个塔拍了一张照,就是正中那座,这是我在蒲甘最后留下的佛塔影像,也是我初到蒲甘时第一眼看到的佛塔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八)蒲甘、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