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2014-04-18 21:40:44|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车厢灯忽然亮了,大巴已经停住,前面有人喊蒲甘到了,迷糊中我看了一下表,还不到凌晨3点,我有点犹豫,但前面催促着下车,几位同车的外国游客也纷纷下去了。我想这里应该就是娘乌,车子还向前开去的也许是老蒲甘或者新蒲甘,我们于是也下来了。娘乌(Nyaung U)是蒲甘的旅游集散地,大多数的游客都会选择在这里落脚。站场上几乎没有灯光,一众马车夫立即围了过来揽客,一个有大佬气质的中年人和我搭上,他说有台7座小车,这让我很感兴趣,我从挎包里翻出头灯和地图,和他谈了全天包车的路线计划,很快成交。

  就在这时,一个巨大的悲剧发生了。我猛然发现我的水壶落在大巴上。水壶习惯是放在随身小背囊的,每次取出喝水后都必然放回去,但当时不知什么原因却放在了座位的网兜里,下车时匆忙,根本没有意识到水壶不在小背囊了。车场大佬却很淡定,说大巴7点钟就回来,到时再来取就是了,绝对丢不了,站场的人也答应帮忙打招呼,我的伙伴帮我留了一张给司机的英文便笺。人们的轻松淡定给了我错觉。

  车场大佬把我们带到一辆7座面包车前,指着一个胖子说,是他兄弟,他来负责我们。这家伙有点楞,我们后来管他叫苏摸黑,问他名字,他发的音大概就是这样。我们钻上了车,先前往预订的酒店。开出一会,我就发觉不妥,位置、距离和方向都不对,这时车子已驶离主道,正要拐上棘丛中的土路,我一眼就瞥见“BuLedi”的指示牌,立即喊住苏摸黑,一问,是要送我们来看日出。这会才3点钟,看啥日出?!让他赶紧送我们去酒店。

  兹弗里迪酒店( Zfreeti Hotel)离娘乌车站本来不远,此刻大堂的灯光依然通明,几个值班的服务生上前为我们搬行李,并递上湿毛巾。下车的时候,我特意指着地图和苏摸黑再重复了一遍和车场大佬达成的协议:5点钟来接我们去布勒迪塔看日出,然后去车站看大巴司机回来没有,之后回酒店早餐,再出发到东南线诸寺塔,在新蒲甘吃午饭,而后西南线诸寺塔,再到瑞山陀塔看日落,最后回娘乌。这家伙的英文不太灵光,充其量比我好两级。

  酒店正好有空房,可以提前让我们入住,这让人非常满意。但我的心绪很不好,如果有什么比在旅途中丢失了一件重要的东西更令人郁闷的话,那就是丢失了两件。我发现我的手机也不在了。我想了很久,其中的一个可能是:我的习惯手机是放在裤袋,由于坐长途大巴担心脱出,所以临时把手机塞进随身的摄影挎包,结果与车场大佬交涉时,黑暗里从挎包掏头灯和地图时,没注意手机也在这里,把它带了出来掉落。

  我没有睡着,我发现在今天的安排上也有一个纰漏,因为我的计划是第一天包车把外围稍远的景点跑完,第二天再租自行车在核心区骑行游览,因此等一会看日出的选点应该放在较远的瑞山陀塔为好,而把较近的布勒迪塔留在明天,这样即使骑自行车也可以轻松往返。凌晨5点,伙伴们在大堂集合,结果苏摸黑迟到了1刻钟,我试图让他稍稍改一下行程,但这家伙一根筋,头摇得跟拨浪鼓一般,当然,我也不知道其实他有没有弄明白我的意思。

  布勒迪塔(BuLedi),就在娘乌到老蒲甘的主干道Anawratha Rd.旁边,很多地图上都没有标注出来,但在旅行者当中却非常有名,是观看日出日落的热门地方,它在蒲甘二千多座现存佛塔中编号是394。这天,我们是第一波到达的游客,它比我想象中的要高大,是一组塔群中的一座,沿着步级我们登至塔顶,天还一片漆黑,影迭迷蒙,只有狄罗明洛塔、阿南达寺塔还在射灯的照射下赫然屹立在不远处,它们我已经神游多次,乃至一眼就认出。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蒲甘(Bagan), 座落在伊洛瓦底江湾处,缅甸第一个统一王朝的国都,有“四百万宝塔之城”的称号,现存佛塔的年代多在公元850年-1300年之间。这片地域,老蒲甘(Old Bagan)在西北偏中,娘乌镇(Nyaung-u)在东北角,新蒲甘(New Bagan)在西南方,寺塔的分布以老蒲甘为核心,向外扩散。这些遗迹,写满质朴与沧桑,充分承载着人类历史文化的沉淀和宗教信仰的庄严。 

  天空的群星逐渐隐去,游客也渐渐多起来,纷纷占据位置。沙地和丛林中的塔群开始一座座显现,热气球已经在北面的地平线上鼓起来了,我知道它们也和我们一样蓄势待发,就等着太阳升起的一刻。日出果然如约而至,这是一个大场面,我有点后悔之前看过太多的照片,以致失去了应有的震慑和兴奋。耳边是一片持久的快门声,每一个游客脸上都洒满朝霞。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7点钟我们离开布勒迪,先去车站,再向周边的人打听了一番水壶、连带手机的事,并没有好消息,大巴司机也没回来,站场的人答应再联系他,如果找到水壶,就放在这儿,我们晚上回来取。回酒店吃过早餐,我们继续出发,苏摸黑驾车越过老蒲甘,然后转向南,一路飞奔,一下子就过了明卡巴村(Myinkaba),眼看新蒲甘都快到了,我不得不喝止他,我再次重申了一次的行程,在地图上把南线的诸塔1、2、3、4、5…地逐一指了一遍,我要求立即回到老蒲甘南门去重新开始。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苏摸黑看了半天地图,还向路边的当地人问了路,似乎终于明瞭,天知道。他建议先游玩完眼前的阿比雅达那,再回头玩。我唯有答应,为免混乱,这里还是按由北到南的次序来记述所游的南线诸塔。出老蒲甘后的第一座重要佛塔是明噶拉塔(Mingalazedi),就在公路的西面,由三层阶梯状平台和一座葫芦状宝塔组成,侧面镶嵌有许多精美的故事釉砖,但多有破坏。它建于1284年,是蒲甘王国所修建的最后一座大型佛塔,3年后,王国即被忽必烈所灭,在瑞山陀看日落时,明噶拉塔会是一个重要的标志物。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古表基寺(Gu Byauk Gyi),位于快到明卡巴村的道路的东侧,在1113年建造,是一个密集的佛塔群,主塔方形的地下室里供奉着佛陀,还有许多壁画。它的旁边是妙泽蒂塔(Myazedi),1044年建成,塔顶是镏金的,塔外可以看到许多当地人为一些佛像洗浴。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马努哈寺(Manuha)在明卡巴村的南边,1059年建造,与巨大佛像不相称的是,容纳的庙宇却非常狭小,原因是修建它的孟族国王马努哈是一个俘虏,被蒲甘国王打败,想以此表达作为人质的内心的压抑和痛苦。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南琶雅寺(Nanpaya)就在马努哈寺的旁边,内壁用烧制的砖铺成,而外墙则用砂岩建造,大约建于公元11世纪初,里面有非常精美的佛像浮雕。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继续往南走,阿比雅达那寺(Abeyadana)出现在道路的西侧,是某位王妃在1102-1103年间建造,并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在寺庙周边,还建有许多小型佛塔。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道路的东侧矗立着那格雍寺(Nagayon),建于11世纪,“Nagayon”意为蛇庇护所,相传某位国王曾被蛇神保护,寺院中供奉的佛像带有不少蛇的元素。这位国王的王妃就是阿比雅达那。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苏明基塔(Soe Min Gyi )在路的西边,并不起眼,周边是一组塔群,其中一个二层的小塔可以登上去,能望见伊洛瓦底江。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再过去应该有姐妹塔,但苏摸黑已驱车直入新蒲甘了,我也没有纠缠要去寻找,因为走到这里已经有点审美疲劳。罗迦南达塔(Lawkananda )就屹立在一个新蒲甘的小丘上,可以俯视整个伊洛瓦底江河湾,它建于11世纪,通体刷着金漆,是佛舍利影骨的埋葬地之一,礼拜的人很多。 我们来到时大约是11点钟出头,地面开始晒得滚烫,光脚走在上面几乎无法忍耐。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这时苏摸黑做了唯一值得称许的事,把我们送到Si Thu餐厅吃午饭,这家餐厅出品并非有多么好,且价钱小贵,但位置却一流,正好可以眺望到罗迦南达塔,而且伊洛瓦底江就在面前。在烈日如火的正午,没有什么比在此环境下小憩一番更好了,所以我们吃过饭后,索性拉了几张籐椅过来,面向一江碧水,美美的躺了一会。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午后,我们离开新蒲甘,开始游览西南线的诸寺塔,见到的第一座高大佛塔是达马亚兹卡 (Dhammayazka ),1198建成 ,用以供奉四枚佛舍利,这座佛塔的底座是五边形的,中央的钟形塔顶却正在修缮当中。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之后,我们穿过明南度村(Minnanthu),通体涂白的礼密那寺(Lemyethna)就矗立在路边,非常显眼,此寺庙建于1223年,白塔旁的精舍遗址,尽管已经坍塌,但还是让人印象深刻。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这一带是很大的一片塔群,叫Lay-Myet-Hna Group,但许多佛塔查不到名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塔约派依寺(Tayok Pye)算是知名的一座,在路的西侧,气势不凡……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而巴耶通祖寺(Paya Thone Zu)则就在路旁,建于13世纪后期,三联式的佛塔非常独特。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它的前面是坦布拉寺(Thambula Temple),建于1255年,据说内部的壁画有不少中国的元素,但大门现已锁死。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我原本的计划是游玩完这一带之后,再到帕塔达塔(Pyathada)看日落,但之前车场大佬说,该塔现在不许登上去了,此刻我还想鼓动苏摸黑前去,但这家伙一万个不愿意,一个当地人也告诉我说,路很烂。唯有不再勉强。再往前走还有坑道僧院、南达曼耶寺(Nandamannya)、伊萨高纳寺(Izza Gawna)等古迹,但我们都没有仔细探访了,因为此际确实如苏摸黑的口头禅所说的:Very Hot!Very Hot!

  南明塔(Nan Myint)也立在附近不远,这座新修的观光塔与蒲甘的古迹极不协调,受到许多人的强烈反对。特别是看日出的时候,这座塔正处于东方,非常扎眼。再往前去,便汇上通往娘乌镇的大道,我们正好跑了一个环。进入镇子,先去车站打听消息,大巴司机搭了话,没看见有水壶,于是希望彻底破灭,有几个教训:月满则亏,之前一路顺利春风得意,乃至掉以轻心;仓促下车,面对众车夫的揽客,应保持足够淡定,妥善检点好行李再谈其它;发现遗失时,尽量即时致电司机,不要拖沓等待他人传话。

  我们回酒店稍事休息,和前台落实了代订蒲甘到曼德勒的船票。之后我们出发去看日落。半途里,苏摸黑在阿罗毗(Alo-Pyi )一带停下,说后面有个塔可以登上去,建议我们去看看,后来查地图,大约是奥吉匡其(Oak Kyaung Gyi),离狄罗明洛很近,这个塔不高,视线比较低平,向西能望见老蒲甘的部分塔群, 向南则望见了布勒迪和苏莱曼尼。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随后我们来到瑞山陀塔(Shwesandaw ),已经游人如鲫,塔上站满了来自不同国籍的人群,这座五级台阶的白色佛塔建造于1057年,高50米,内里珍藏着佛发舍利,有陡峭的台阶可层层上至平台,这是蒲甘众多大型佛塔中唯一允许登上去的一座,所以瑞山陀作为日出日落的最佳观赏地点被屡屡提及。在平台上环顾四周,往北可以看见阿南达寺和达宾纽寺,向东是苏莱曼尼和达玛扬基,往西可以眺望明噶拉塔等及伊洛瓦底江。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然而,日落效果未如我所期待中的理想,西面塔群的层次并不好,老蒲甘那座占地不少的博物馆感觉很别扭,建筑风格与其它古迹并不协调,而夕阳下的雾霭的气氛也未有出现。但无论如何,日落没有爽约,游客们直到红日完全隐没才依依离去。在回程的路上,我告诉苏摸黑,明早要再租他的车来这里看日出,他开始很高兴,后来知道我们看完日出回后就自己租自行车玩,就一个劲地说:This is not a good idea。我就装作听不懂。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永不缺席的日出日落—— (七)蒲甘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