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拂水山庄  

2013-12-20 20:09:08|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未想过计成这个名字会在我的博客第二次写到,当然,他不算是小人物,他是明末造园家,所著的《园冶》三卷,是目前所知世界上最早的造园专书。我知道计成,是因为早些年读刘斯奋的《白门柳》,里面写到钱谦当时官场失意,打算重修拂水山庄隐居养老,于是邀请计成来看看如何规划,有意让他来主持改建,只是后来由于柳如是的劝谕,钱谦把计划放下了。

拂水山庄的再修是直到数百年之后的当代,位置也早不在原址,我揣测着计成会否对今天这个模样满意。山庄移到了尚湖景区之中,它环抱湖水,远望虞山,亭台轩榭,假山游廊,错落别致。放眼四看,湖中有湖,岛外有岛,杨柳掩映,蒲苇摇曳,风光旖旎。

来到常熟,来到尚湖,我起初并未想到钱柳,直到走到花信楼前,看到红颜白发的雕塑,才猛然醒起这就是钱益和柳如是,这就是拂水山庄,才又想起计成。但计成其实和拂水山庄毫无关系,即使他真如《白门柳》所写来过这里,他也在当年(崇祯十五年)就去世了。

拂水山庄是钱谦益的一处别业,原来位于虞山西麓的拂水岩下,离这也不算远,但现在是没有什么留存可寻了。钱柳在此居住的时间并不长,尚不及我闻室、绛云楼、红豆山庄等,但当地单选了拂水山庄重建,也许是它的名字更有画意,再加上钱柳确乎在山庄赏过梅赋过诗,宜于编造爱情桥段来吸引游客。

最初认识柳如是是因为孔尚任的《桃花扇》,主角是李香君,但读过后很自然会想了解一下秦淮八艳的其他几位,尤其是之首。随后看陆建东的《陈寅恪的最后20年》,也就无法绕过陈在晚年皓首穷经而为柳如是立传的事。再之后就是《白门柳》,不过,我其实并不喜欢这本书,它的述事风格不是我所钟爱的。

我很想买一本《柳如是别传》,但网上长期缺货,我也怕读不动,那是陈寅恪穷十年岁月,目盲膑足,坚苦卓绝锲而不舍写就的巨著,有论者认为是其学术生涯的巅峰,但如果仅是因为敬佩陈,又或仰慕柳,而图热闹收下,实际却超出自己的学问能力最后束之高阁,反而不好。无论如何,正正因为有这么一本80万字的鸿篇摆着,使人无法不对柳如是凝眸相看。

崇祯十三年(1640)冬,柳如是扁舟男服走入钱家,当年柳22岁,钱58岁。此后他们似乎都曾有负于对方的期望,但最终还是没有离弃,在苦雨飘摇的乱世走过了二十四年。康熙三年(1664),钱病死,两个月后,柳如是自尽,当年钱八十三岁,柳四十七岁,她就葬在拂水山庄旁,据说离钱墓约有百步。

拂水山庄与柳如是确实是联在一起了,也一同湮没了,使人感叹。但尚湖有幸,环抱过这才情的女子,虞山有幸,怀殓了这传奇的女子。今天的拂水山庄已非往昔,它秀美、崭新,它会是很好的仿古庭院,是很好的影剧布景,但我想计成是不会满意的,因为它缺了人文的气息,缺了历史的惆怅,也缺了一屡香魂。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拂水山庄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