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2012-01-21 12:10:42|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一驾车到汕尾去玩,汕尾是珠三角和潮汕地区两大版块的连接点,有着漫长的海岸线,红海湾和碣石湾左右相拥,都是著名的渔场。这天天气并不好,有点阴沉,还有阵雨,但取消行动是令人扫兴的事,所以还是如期出发了。

  一路高速,从中山到汕尾境不过3小时,我选了在长沙湾出口下来到马宫港吃午饭,马宫所在的半岛呈楔型探入红海湾,背面则是黄江的出海口,咸淡水相交,于是成了得天独厚的重要渔港,盛产各类鱼贝,有马鲛、乌鲳、白鲳、鱿鱼、鳗鱼、海鳝、鱲鱼、池鱼、扇贝、龙虾、海胆、鲍鱼和海带,等等。

  我们先来到码头,咸腥的海风中,停满了各种渔船,但多而不乱,排列出一种节奏美,渔市的钟点早就过了,所以码头看不到忙碌的景象。距离海边不远有座妈祖庙,香火十分鼎盛,马宫港甚至原来就叫“妈宫”,崇拜妈祖是渔民的民俗特色,每年农历三月廿三是天后诞,也是马宫港最为隆重的传统节日,抢炮头和做大戏则是必定的节目。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饭后,驾车继续往东进入汕尾城区,先到预订的酒店稍作休息,然后再出发。城区东面有个品清湖,面积很大,实际上是个缩进内陆的海湾,湖上有大片的网箱养殖场,每逢早晚,太阳斜照,湖上流金溢彩,网格斑斓,是摄影的天堂。可惜此际天色黯然,毫无光影可言,不可能拍出好片了。我爬上湖边一处小山头俯瞰,选好位置,希望明早凌晨再来碰碰运气,但试了一下镜头,我的小数码长焦端是力不从心,实在很难胜任如此场面。

  离开品清湖,便前往东南20余公里外的遮浪半岛,半岛突入南海,西面是红海湾,东面是碣石湾,半岛南端是遮浪角,人们喜欢把海角一带称为红海湾旅游区,去年被作为广州亚运会的风帆赛场。红海湾实际有三层含义,一是地理上的广阔海湾,岸线估计不下两百公里;二是行政上的汕尾红海湾经济开发试验区,辖田乾、遮浪、东洲三个街道;三就是旅游上惯指的遮浪角。

  海角一带车水马龙,游人如鲫,但值得称赞的是还没有把海滩圈起来收门票。海角两侧各有连绵的沙滩,一边是浪涛起伏,一边则较为平静,尽管天色阴沉,带点微雨,但看得出,水质和沙质都不错,在广东沿岸算是比较难得的了。浪花如雪,一波接一波而来,我不喜人多,没有下海游泳,只是在水边玩了一会,而后又惦记着前往下一站了。

  从遮浪角往回走六七公里,半岛上有一个分叉,向东伸入碣石湾,又形成了一个面积更小的半岛,上面有施公寮、新围等几条小村,还有规模庞大的风车发电群。阳光、海岸与风车构成的那些优美画面,为摄影发烧友所向往,这个小半岛也渐渐被叫成了风车岛。但这时天空是一片灰朦,岛与风车都隐没在阴霾之中,一条长长的海堤公路笔直地伸向远方,我驾车飞驰。

  公路的两边都是海水,静谧的水面上有时会出现网箱、渔船和礁石,它们在暮色中构成了一种独特的美,引得我时时停车拍照。有一种渔网,排列成一组,凌空架在海面之上,网口向着潮水的方向,当涨潮时,鱼儿会顺潮游来,一旦进入网兜之中,就会进退不得,困身网中,当退潮时,网阵又会重露水面,渔民就可以驾船来收拾渔获了。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车子逐渐驶近半岛,终于隐约现出风车的巨大轮廓了,据说有15层楼之高,气势魁然,一座接着一座,屹立在坡地和山头之上,发出嗡嗡的声音。我们寻路一直把车开到一处海滩,极为宁静,只有几个人正在拍摄婚纱照,海风轻摇,浪花起落,这里的沙质不及遮浪角的好,但水质依然不错,而且胜在安安静静,本色天然,如果有好天气,加上周边的风车、沙丘和蔓草,一定非常美。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离开这片沙滩,我们又一路摸至施公寮村,比想象中的小,再往前去,是一个叫芝兰港的小渔村,但很奇怪,谷歌和百度地图都标注为薯莨港。这个小渔村是意外的收获,岸边高地有个小小的庙宇,守望着脚下的一湾海滩,滩上靠满了小渔船,这个钟点已经是黄昏了,正是满载归航的时候,好几艘船只都正在往滩上清捡渔网,手脚麻利的渔民从每一挂网上取出粘着的鱼儿,装满一桶后就抬到岸上的加冰上车。这是休渔期前的最后一段时光,人们都在加紧劳作。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我们看了好一会热闹,又向他们买了一小桶鱼,名字我已经记不起了,还有一小桶濑尿虾,合起来共20块钱。离开渔村不远,有个大排档,可能也是唯一的食肆了,我们就在那里吃晚饭。大排档很僻静,但还是有不少自驾游客跑到这里来,门前是个很大的地坪,大家都把桌椅支到空地上,四周树木葱茏,再往外则是礁石堆和海边了。这时已经完全暗下来了,海天一片幽蓝,排列得整整齐齐的渔船泊满了港湾,海浪声中,小渔村灯火点点,静谧美好。

  大排档帮我们加工那些鱼儿的作法非常简单奇特,怎样省事就怎样做,连鱼鳞鱼鳃都没打,肚也没开,原条就全码在一个大瓦锅里,白水来煮,盐恐怕也没放,只是在锅底卧了点咸菜。我们吃也只有简单凑合,整条夹起来放到自己面前,用筷子拨开鱼鳞鱼皮,就挑了主要是鱼背的肉吃,就这样居然味道还不错,地道原汁原味的大海的气息。我溜跶时发现厨房鱼池里有会游水的鱿鱼,很少见有这么新鲜生猛的,伸手一碰,马上就喷水快游,平常见着这兄弟,不是冰的就是干的,于是马上叫了白灼。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饭后回到汕尾市区休息。第二天一早,我起来看看窗外,阳光毫无现身的迹象,于是放弃到品清湖了,接着再睡,好一会儿才起床出发。上午我们要到城区以东二三十公里外的一个镇,名叫大湖,2008年,它被联合国湿地公约秘书处正式批准为国际重要湿地并授予证书,与公平水库区、东关联安围区一起成“品”字型组成了海丰湿地,是鸟类的天堂,曾观察到包括数以十计的黑脸琵鹭和卷羽鹈鹕。这个湿地是由于深汕高速和厦深铁路的修筑而发现的,不知道是值得高兴还是悲痛。

  通往大湖的乡道两旁是丘陵和河口浅滩,黄江的一条分流在这里注入碣石湾,这条分流在一些资料上表述为螺河或高螺河,但前者又与不远处主体位于陆丰的另一条河重名,要搞清这些地理名词让我困扰不已,所以在这里我且先称之为高螺河,因为它确实流经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村子——高螺村,这个村庄在风水堪舆上有些故事,大家可以搜索看看,这里就不说了。大湖并没有湖,反而象一条冲积而成的沙舌,从西南向东北伸展,一面是广阔的碣石湾,另一面就是高螺河,河与海就在这沙舌的末端相汇。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路边的田野上已经可以看到很多白鹭了,这时拖拉机正在水田中作业,这些白鹭围绕在拖拉机的前后,也许是因为已经习惯了能从翻犁出的土块中找到它们热爱的美味。当然,还有很多的野鸟,但我对这毫无认识,我小数码相机的长焦端也无所作为,根本无法记录它们的矫捷身影。但我逐渐发现自米埔而起,对观鸟似乎萌生了兴趣,或者以后会成为自己的爱好。

  穿过大湖镇上短短的街道,如果能称之为街的话,这个镇实在太小了,有一条分岔路往北通往依山傍水的大德妈祖庙,而如果再沿“沙舌”前行,我建议一定要前行,可以看到沿路的河滩垦殖区,那是名符其实的湿地,景色非常美丽,哪怕这天天气很不好。那些在水面上纵横布设的网罾鱼簖,缓缓划过的舢板小舟,那些河边的摇曳苇草,偶尔掠过水面的水鸟,还有田野上闲然踱过的牛只……,一切一切都构成了一幅幅水乡渔歌式的景象,让我无法不想起司空曙那首《江村即事》:“钓罢归来不系船,江村月落正堪眠。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唯一刺眼的只有河对岸那一条漫长的土石路坯,它是那样格格不入,泥尘飞扬,又形影不离河道,粗暴无礼地破坏着画面,让你的镜头无论如何都避不开,它大概就是那兴建中的铁路了。但我又无法谴责它,因为自己就是便利交通的享受者,比如快捷地自驾来到这里就是其一。或者这就是这个飞速发展中国家无处不在的悖论。

  回到镇上,其实更象一个小村,从另一条岔路往东行,这需要向当地人打听一下,会来到一片宽阔的海滩,我们的面前就是碣石湾了。这个海滩之长可以用公里来计,沙子幼细,但滩面的沉积非常踏实,乃至我把车子直接开到离海边不过数丈之地才下来。我为爱车拍了一张照,实际我应该在每处游历地都为它留张影才对,但却屡屡忘记。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我们在海滩玩了好一会,水质不错,只是轻微混着泥沙,所以有渔民拿着网兜在海中掏贝,他们打横的沿着海岸走,任海浪捶打,直到网兜中注满了贝壳,大多是花碟之类,当然还有泥沙海藻,就背上岸来,稍作分拣后装上摩托车的挎篮,而后又再走向大海。他们有男有女,只是脸庞无不晒得黝黑,饱历风浪。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我们就在镇上的一家餐馆吃过午饭,然后离开大湖,到高螺村改行X129,沿路是平坦的河网冲积地,风光旖旎。而后接上G324,到达陆丰市区,在预订的酒店休息了一会,便往南到金厢镇。金厢有很长的海岸,同样是面向碣石湾,过了镇上,沿海岸公路S338再往东六七公里,就到达观音岭、金厢海滩一线,这似乎是一处未加开发的风景区,没有收门票,但有人收停车费,我们就干脆把车远远停在路边,然后从斜坡走下海滩。

  金厢滩的垃圾和风光同样令人惊奇。它的特点就是岸滩上有大片的礁石,崔嵬拔兀,在石缝中攀爬有如迷宫,还有很多的摩崖石刻,但垃圾也多得和沙子一样。这里就在大路边,所以游客不少,却不懂爱护。纵是这样,水质依然不坏,从高处往下望,大海甚至有点蔚蓝的感觉。沿着礁岸,还布设了许多网箱,排列得很整齐,我搞不清是用来养殖的,还是设陷阱来捕鱼的,露出水面部分搭了支架,上面挂着灯,夜里亮起时可以吸引浮游生物过来,于是以此为食的鱼儿也会随之来到,如果不想入彀,就快游吧,向着大海的深处,向着自由。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在礁石堆上、在海滩里又玩了好一会,我很想待到太阳彻底隐没,待到海天变得幽蓝,当海中的灯盏亮起的时候,一定非常入镜,可以拍出梦幻般的照片。但我毕竟不是发烧友,我的肚子已经饿了,我们驱车返回陆丰市区。在酒店对面的大排档,要了五六瓶啤酒,佐酒的依然是海鲜,出来这两三天,尿酸肯定要急升了,但得尽欢时且尽欢,管不得那么多了。人有时就和鱼儿们一样,面对各种诱惑,有时是自主,有时是身不由己,随波逐流,向着网彀,撞去。(2011-05-28)

鱼儿快游 ——从红海湾到碣石湾 - jingyufu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4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