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自投渔网  

2005-10-25 00:00:00|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天凌晨一点才到家,一大早又要上班了,整天忙得一塌糊涂,好容易才得空跑到坛里看了临围会的解剖报告,觉得也该写点受解体验,不然也实在对不起临围起哄的朋友们。我强打精神,边回忆边敲键盘边打呵欠,呵欠里尤带着一股山西的醋味,我忽然又想念起大同的的士师傅,他直夸我普通话说得好,如果不是刚遭受了无情揭露,我都几乎自满起来了。

  那天夜里,我本是准备着等沐浴更衣、化妆妥当了才去慷慨赴会的,谁知堵车耽搁了时间,只得一到驻地,扔下行李就跑。转了两程地铁,奔到国子监,之前我没看着论坛上贴的地图,而“一承茶舍”亮出来的招牌却是“八槐茶庄”,我就在它门口跑了三回,从大街的东口走到西口,就是没找着,老奶奶们看我灰头灰脸的鬼鬼祟祟眼珠子四处溜,都认定是流蹿到京的,纷纷警觉起来,就等着抓现行。

  我于是干脆坦白自首,街坊们一听找八号院,“呐,那亮着灯笼的就是了!”但明明写的是八槐啊,我带着狐疑走入了胡同。跨进了院门,是个小合院,一个小妹过来招呼,我说已经订了位置,我朋友早到了,她问是哪个房间的,我耸了耸肩,小妹领我到各房去寻,我寻谁呢,我都不认得啊!只能让要围看我的人来认我了,但逐个埋伏圈都探头进去了,愣是没人跳出来收网。于是又回到中庭,有点尴尬,就象一条给渔夫们遗弃的鱼。

  我掏出手机拨蓬舟的电话,三秒钟后,我把手机挂了,因为我已听到了铃声,就在北厢房。我大步跨进去,只见中堂横幅写着四字:一承茶舍。靠东坐着三人,两美眉一蟀哥,先看美眉,年轻可爱、文静优娴,而蟀哥则戴着眼镜,正在看手机,我说,是蓬舟吧?当然,然后大伙亲切问好,呵,总算找到渔网了!

  之后情形,大家都已晓得,我也困了,就不再罗唆。反正后来直奔主题也来了,全靠他扯话头侃,而我是不善说话的;还有他的师姐,美丽典雅;还有他的冬枣,又甜又脆,我猜度是带来作渔饵的,就不客气了,又吃又拿,物尽其用!

  总之总结这次北京被围的体验,一个字,爽!希望下处渔网的规格要向首都看齐,并力争有所提高。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