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四哥  

2005-07-05 00:00:00|  分类: 行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哥就是四眼哥哥的简称,印象中只有肉菜市场里杜大姐的伙计才这样叫我,有一段时间我常常批菜给他们卖,其实也没用,就算是喊我四爷,我也不会收少他一个子儿。说实话,我并不喜欢眼镜,我觉得不戴的话最起码在旅途上看起来能更彪悍一点,最好是泼皮小偷见了我就掉头走,而不是相反。

  不料,第一次出行这想法就成了现实,才走了三分一的路,镜片就从镜框上掉下来,分成了八块。重新配一副?可没有这笔预算,除非是想不回家了留下来当喀什女婿。用透明胶布把它们缀起来?又怕人家以为我打了架,刚从少管所放出来。于是索性就不戴了,那是我度数还不深,两百多点,后来的二十天行程也没出什么乱子,既没有撞上墙,也没有摸错卫生间。

  当时不戴眼镜的样子是不是彪悍了,我也不敢肯定,但打望时都是要半眯着眼,有点色迷迷倒是真的。你看,我从这一角度就有力反证了戴眼镜的比较色的谬论,哼,其实不戴的也一样嘛。 我这人绵密、沉静,犯错误的机会一向不多,所以第二次砸眼镜的事已经是十年后了。

  那回在三江火车站附近一家6块一床的小旅馆,我洗澡回来往床上舒舒服服仰身一躺,……立马就感到脊梁下有金属在变形,我用母语喊了一声:“大镬!” 今非昔比啊,我现在是四百多的近视了,脱了眼镜能把母豬看成绿珠,才走了四分之一的路,只有一个人,以后咋办?这地方想配镜也没店,火车也马上要到了,我叫苦不迭。

  我翻过身来开始验尸,只见我那亲爱的伙伴一只腿往外拐,早蹬直了,显然经过重物的猛压,但还没有断,其它就再没有什么伤痕。我小心翼翼试着把腿扭回来,我高考时第一志愿是报中医外科的,事实证明那所学校走了宝,失去了我这样一个跌打天才。看,不就复位啦?给我扭正过来拉!真是妙手回春啊! 我怕再有闪失,因为骨头脆经不起再折腾,就用两根牙签和线把腿固定,这也有名堂,中医学上叫夹板。好了,戴上,长吁一口气,赶火车去。

  吸取教训,下一次出门我就改用隐形眼镜了,结果更麻烦,眼睛也不太适应,每天都得清理,不小心掉到地上还得摸半天,后来就再没用了。为了鼓劲,我一直在想戴眼镜到底有什么好处,成熟了?帥了?我也不好说是,反正在大街上走也从来没见有星探来找我拍眼镜广告。相机广角不够,倒是可以蒙在镜头前面,凑合着对付一下大场面的,但也实在不是正招。

  想来想去还是不方便的时候多,从冷气房出来要长雾,给自己拍个玉照要反光,买个不长雾不反光又轻又薄还耐磨的就贼贵,动辄上千,这一行业真是**的暴利!早该好好治一治。就算档次高,运动、打球又怕摔了,而且还不能游泳,你想在泳池、在海滩,观景可是重要的内容啊,所以我又忍痛买了副带度数的泳镜,简直都血流满地了。但就算如此,还差一副近视墨镜,你看人家带着墨镜男蟀女酷的多神气,眼睛藏在背后往哪瞟都行,还能不露声色。

  我的双眼原本是属于比较亮、又深沉、又诚恳的那一种,以前在学校就经常碰到初次到校的女生啊家长啊向我问路,满街都是人,为什么就挑我问?可见我是一个信得过的人,眼睛里都透着诚信。就可惜近视了。 我现在犹豫着要不要试一下那准分子激光手术,我几个当医生的同学好象都不太鼓励,不知道哪位驴子做过的说说看。侃了半天,还是健康的眼睛好,所以告诫小朋友们一定要爱护好自己的眼睛。

  嗯,驴眼就是得从娃娃抓起!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