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黄酒干鱿  

2005-04-05 00:00:00|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过年前,妈妈让我在新居里搁点鱼,取年年有余之义,那搁就搁吧,但新居我还很少上去住,开伙做菜就更难得了,鲜鱼是不好存的,鱼干也容易长蛆,于是就取巧搁了三张干鱿鱼,呵,也是意思意思。鱿鱼虽然能放,但到了开春,也开始长了点霉,终究还是早点吃了好,这晚上,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啄磨着看怎样把它们办了作夜宵。

  先想是焗,但又懒得开箱摆弄新买的微波炉,那还是白灼算了,省时省事。于是取将出来洗刷干净,去掉软骨,拿清水泡了,半晌再捞起来,往煮开的水锅里一灼……,行了。兴冲冲用小碟子盛了点好酱油,又把鱿鱼撕成条条,好啦!正要美美尝来,忽儿又想起好象还少了点什么,哦,对了,不拿来下点酒,是实在有点可惜的。

  我这时又怀念起绍兴的黄酒来,酒馆子里,看姑娘提着大铁壶给你把热腾腾的酒斟上,小桌子星散着茴香豆、煮花生、还有好豆干,懒懒的偶尔剥几粒、动动筷,而更多的是酒,热酒从喉咙里流到肠流到胃,暖暖的,舒服熨贴,简直妙不可言。还有少时在广州念书时“水边吧”的温老酒,小酒壶里搁几颗话梅,自烫自斟,酒又稠又甜,也是惬意极了,让人陶醉。

  想到这里,赶紧跑下楼去,到超市里打了瓶绍兴加饭酒上来,开炉煮酒!就一会儿,酒香可闻。我一边欣赏着缕缕酒烟,一边偷着乐,嗯,还该有点酒盏才完美呢,若用玻璃杯子去乘的话,就唐突了。我最爱是汉代的那种漆耳杯,木胎朱漆,椭图形,两旁有耳,浅浅的,用来挽勺挹酒就最为合适了,去年在马王堆就见着不少,当中还写着“君幸酒”三字,精美极了,惜不曾买个仿做的回来。

  我寻思着,最后想了一法子,就将我的小砂锅翻了出来,把砂锅的盖子一反转,活脱就成一小碗,瓦黄色的碗子配着酱红的黄酒,刚刚好!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