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十一月的漓江·柿子红了  

2009-11-21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冬后的第二天,凌晨四点钟,大巴把我们父子俩留在了路边的加油站,便扬长而去。我整理了一下背囊,往嘴里扔进一粒口香糖,而父亲则点了根香烟,借着昏黄的路灯,我们与阳朔打了第一个照面,它沉睡正酣,静谧无色,一座座卷伏的山头朦胧藏于屋瓴之后…。我们举步前行,转入蟠桃路,穿过西街,沿滨江路走到府前巷,这里有很多的客栈,是我所预想下榻的地方,但此刻一片沉寂,灯火星零,我不忍拍门扰人好梦,便在四周徘徊,想先吃点东西又未见食肆,最后我们在府前的小广场木椅上坐下,等着挨到天明。

  我和父亲都不是话多的人,没有什么言语,我喝了口水,父亲则不停的在吸烟,只有母亲才能劝他,但她不在身边。我本希望母亲也一起来的,但她老说不会坐车,也不放心丢下空房子,而且也曾经来过了。她倒是积极动员父亲来,她只嘱咐我,父亲年纪大,不要带他爬山。小广场上种满了桂花,空气中浮荡着隐约的清香,对面有所红墙的房子,是徐悲鸿的旧居,再过去就是漓江了,幽暗中仍然可辨出裸露的大片河床和很低的水位。十一月来阳朔并不是一个好选择,但能有假期出来走走,无论什么时间什么地方都是好的,尤其是难得父亲也愿意,我记不起父子俩有多久没有一起出外游玩了。我轻易取消了到楠溪江的计划,改来这里,三十年前父母曾经同时有机会来游漓江,但当时带上孩子不方便,他只得放弃,让母亲成行,而他就留在家里看我。

  还不到六点钟,路灯突然灭了,四周显得更加漆黑,打扫街道的环卫工人拉着斗车在身前经过,我向他打听附近有营业的大排档没有,他手一指,有啊。我们循路走去,就在芙蓉路口,果见一家米粉店已经亮灯开门,我们在搁马路牙子上的小木桌旁坐下,每人来了一碗米粉。店家是位和和气气的人,加了他,我和父亲的话也多了,说说阳朔的景致,游季的客多客少,一直待到天亮。我们找了一家旅馆住下,经过走廊的瞬间,我看见地下铺着的小方瓷砖,就想起小时候随父亲到广州,也是凌晨在大沙头登岸,然后找旅馆住宿,通常是建设旅店,记不起是不是这个店名了,也是这号浅色的小方地砖。

  我们小睡到9点钟起来,多年来的旅行只有这一次我是如此悠闲,几乎忘记时间的束缚,父亲没有问我的计划,只是由着我领路,而我也没有多想,阳朔就应该是闲适的。我们在街口租了两辆自行车,我一点也不担心父亲,他是骑车的好把式,我记得小时候,他一辆28吋凤凰,车架上放着我,后面乘着母亲,而母亲还背着弟弟,每逢寒暑假就一家人骑四五十公里乡下。我们出了城区,向南骑去,这天是周日,一路都是学生,也有其他很多很多的游人,大都骑着车,兴高彩烈的追逐着嬉闹着奔驰在十里画廊里。

  我们经过了蝴蝶泉,经过了工农桥,桥下是遇龙河,河上漂满了竹筏,这里是漂流的终点,也是和金宝河的交汇处,我们又过了鉴山寺,到了大榕树,进里面游了一圈,又继续到前面玩了聚龙潭,然后在月亮村吃午饭。我们选了一家竹楼上能眺见月亮山的饭铺,随意用了点饭菜。之后便返程,回到工农桥,把车留在桥边,沿着遇龙河的北岸散步。早上还是阴霾的天气,但这时已经阳光明媚了,河水碧绿清澈,沿岸是柳荫和修竹,还有稻田,有些早收割了,有些还正正成熟,河里不时飘过竹筏,不必说,河上河下都是画。我们一直走到阳朔胜地,那真是一处喝茶晒太阳的好地方,鲜红的三角梅开得绚烂极了。

  我们回到工农桥,继续骑车顺流向东,走小路经过燕村、矮山、田家河这些村庄,这边没有什么游人,但沿路人家屋前屋后都栽满了果树,有桔子,有柚子,还有柿子,尤其是柿子,真是让我吃了一惊,我家那里是不产柿子的,而这儿居然这么的多,这么的红,叶子大多落了,只剩下红彤彤的一片果实缀满了枝头,有些来不及采摘都掉落地下了。父亲说这种柿子鲜的不好吃,是要做成柿饼才好,这一下让我记起小时我是爱吃这个的,我起码有二十五年没有再尝过了!路边也有不少人家在晾制柿饼,我忍不住停车好好参观了一下,还买了一大袋子。父亲说等天气更冷时它会自然结一层白霜,大约是析出的糖分,是啊,我记得小时的柿饼都是白色的。

  我们来到了大路,来到了漓江边,这时太阳已经有点西斜了,时而躲进云彩,时而又把一抹金黄投进江心,江湾处的水面很开阔,三两游船缓缓驶过,也有渔舟,停在水深处拉网、下钓,而江两岸的青山,早名甲天下,不在话下。我们还了自行车,回到旅馆,洗过澡便去吃晚饭,尝了啤酒鱼,我和父亲议论了小半天那条鱼究竟是不是我们家里叫的“笋壳”,不过,不管它叫什么,味道还算可以。入夜后,我们去看印象刘三姐,射灯把背景群山打亮的一霎,确实很震撼。回来的时候穿过西街,果然五光十色,热闹非凡,但父亲和我都对这些纪念品摊、酒吧、舞厅、夜宵店都毫无兴趣,并不留栈,早早就回旅馆休息了。我躺着看着天花板,有那么一刻间,又让我想起小时随父亲到广州时入住的那些国营旅店。











 

 
  评论这张
 
阅读(1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