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过西递宏村  

2009-08-29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对徽州并不陌生,甚至怀有感情,在我最早的几次独旅中就曾选择过这里,当然,现今徽州的名气是更大了,比如西递与宏村,声名显赫,游人如鲫。“但那斑驳的粉壁以及楼梯口潮腐的空气没有一样不使人感觉,这分明是个被时间淹没并正在努力残喘的村庄。” 它们本来自节奏缓慢的乡土田园,如今又使劲抹上铅华,适应现代社会。它们就是一个个标本,记录着兴衰往事,辉煌与没落,循环依缠。

  过西递和宏村的时候,大雨瓢泼,游人不算特别多,也不闻喧闹,这样也好,我爱静。我一个人爬到后山的高处伫望了好一会西递,乡村的美,尤其适合野外眺望,透过田野,透过烟雨,看竹子、香樟,绿叶间掩藏在山峦下的村庄,马头墙抑扬顿挫,高低起伏,瓦叠朦胧,让人莫名感动。我是喜欢水的,我在宏村的南湖看了小半天的荷花,多半被雨滴打得凋零,但依然娇艳,也更使人爱怜不忍卒离;又在月沼看了小半天那对白鹅,两相偎倚,在水中央,怎教人不向往?

  在西递有座“大夫第”,在临街的墙上,悬空挑出一座小巧别致的亭阁,是退隐回乡的主人眺望山花的地方,楼下门楣上刻了五个篆字:“作退一步想”。今阁上挂了一对红灯笼,都说成是古时少女抛彩球选佳婿的绣楼,我有点唏嘘,我不知道古代徽州是否真有这等临街绣楼,我只知道这里有无数的望夫楼、女祠和贞节牌坊,只知道老房子高墙围护,只有天井采光,外墙即便开窗,也是小小点缀,只显幽暗凄迷。

  那些百年数百年的老房子,现在无不堆满木刻字画茶叶砚墨笋衣竹荪山核桃,而老屋的子孙们就守在旁边,待价而沽,越过真真假假的古董杂物,高悬着的老宅楹联仍然透出超越时空的智慧,我最喜欢的几句有: “一溪烟水明如画,十亩桑田谁并耕。” “染指不妨因滌砚,折腰何惜为浇花。” 雨水打在瓦脊上,又顺着天井的檐口滴落下来,石板的边缝长满了钱苔,水滴就在钱苔边一朵朵绽开,淅沥间,岁月就此悠悠。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