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西塘·晨起  

2009-02-14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睡得很好。有时我会怪自己的刻板,很应该睡到自然醒,但我还是提前醒来了,我的手机六点准时鸣响。我窝在床上半刻没有动,窗外只是微亮,木楼房静谧无声,我侧耳细听,想听那河上能否传来欸乃的橹音,但终没有动静。天空又亮了一点,但晨曦还远未到临。终于,我还是起来了。我披衣推开临河的房门,走下埠级,河两岸一片沉静,昨夜的灯笼早已熄灭,早晨的河面轻风微澜,清寒料峭。我没有看到期待中的薄雾,也许已经错过,或者我应该起得更早,谁知道。古镇似乎还未完全醒来。

  我走出客栈,沿老街走去,两边店铺的门板大都掩着,行人稀少,如果换上一对硬底的皮鞋,大概会听到自己的脚步声在石板路上回响。一些早起的摊贩开始为炉子生火,准备新一天的营生,煤烟慢慢升起,在屋檐瓦脊间浮荡。我又来到桥上,倚在桥栏,看那一水人家,没有了雨雾与夜色的掩盖,没有了喧嚣游客的分扰,古镇便呈现出真实的素脸来,就像昨夜还风情万种的女子,但此刻却卸了妆,鬓云撩乱,憔悴未醒。河水是浑浊的,水面上漂浮着各式垃圾,有饭盒、胶袋、粽叶和残破的河灯,桥头的石板上积满了烧烤档留下的油污,勤快的妇女正在河埠头洗刷马桶、地拖,晨起的人们开始盥洗,而居室的污水就直接排入了河中。

  或者这就是西塘的代价,人们依旧活在古旧的枕河房子里,依然持续着惯有生活,我们也正是因此而喜欢她,她不只是一个躯壳。但我们又众手造成了这局面,我们昨夜还为河灯而心醉,今晨又为之而疾首;我们曾兴奋地观赏焰火,但对这些木架构老房子正是致命的谋杀;我们滋养了大批的商贩,灌输了商品的意识,当商业文化彻底覆灭了本地文化之后,所谓的淳朴、所谓的乡情便寿终正寝。这是难解的结。相邻的乌镇也许保护得更好,但它只是一个标本,一个主题公园,它传统的文化与生活已连根拔起,然后套上外衣装腔作势。

  古镇在渐渐醒来,她依然美丽。河工开始劳作,打捞水面的垃圾;码头的游船开始鱼贯而出,划破河面的宁静;卖豆腐干、茶叶蛋、粽子的开始叫卖声声,炉火正旺;晨练的人们开始活动伸展,溜狗逗鸟;而新一批的游客也开始到来,兴奋雀跃;河边茶寮的杯壶也已洗刷干净,静待客人;朝阳正越过瓦脊,把第一缕金黄的晨光投入河面…… 一切一切又鲜活起来,西塘又变得生猛妖娆。

  我买了几只粽子,回到客栈,享用早餐,我把昨夜的半瓶酒,烫热了喝完,然后整理行李,告别掌柜,告别西塘。离开前,我再望了一眼房门外的小河,对岸的酒旗招展明艳。之后,我们前往下甸庙,在一条更宽阔的河上找到一条船,水程前往芦墟。那里已是江苏之境,往北,便是太湖;往东,是同里、周庄、甪直,我十二年前所曾游访过的;往西,是平望、黎里、震泽、盛泽和南浔,都那些我历久心仪向往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