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栖霞仙馆  

2008-07-09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刚过去的周日,冒雨到了珠海探访位于金鼎镇的会同村。这个凤凰山麓的小村子,最初由莫、鲍、欧阳三姓会同聚居,于是便有了这个村名,但后来唯莫氏独大,出了不少商人买办,所以村子现存的主要古旧建筑和故事就多与莫氏有关。进入会同地域,便觉幽静,四下丘陵,果林遍植,池塘溪流环绕,满眼碧翠。村子南北各留存一堵闸门,已经破败,北门上写“北环紫极”,南门则书“南控沧滨”。北门边上,有个院子挂着"会同原创艺术村"的牌子,是珠海市美术家协会的创作基地,显示了这条村子为当地美协所喜爱。我由北至南走了一遍,然后又倒回来逐条纵巷巡察,地方不大,在这些年来我所探访过的乡村中,并不显出众。最大的感慨是树木扶疏,特别是有很多的樟树,都长得极高大极茂盛,庭院果树也很多,龙眼、黄皮、三稔、芭蕉等等,此外还有很多的蜂箱,住有出售蜂蜜的人家。主街是精华所在,有三座宗祠和一座碉楼并排一起,前面是大片空地,旁边有一大榕树,树下有石凳桌,估计是村民闲话聚商之中心点。附近还有一小段土夯残墙,长满青苔,许是旧时之村墙。碉楼上有莫氏手书“雲飛”二字,还有一凸出墙体的双面铁钟,但指针早已锈蚀停顿。

  沿村子小路往西南行,我找到了隐藏于林木幽深之中的栖霞仙馆,传说这座建筑是一位叫莫咏虞的大买办在1920年为其侍婢所建,并及其它女尼在此修行,抗日战争时曾为日军所占,后来也曾作过中国军队的医院。围墙斑斑驳驳,正中是一座四层高的带穹顶的西式门楼,已经破败,由一对石狮镇守,但狮头也已残破。门口锁有铁栏栅,往里望去,只见满院荒草,一座两层的西式大楼耸立在这杂芜当中,在雨中尤其显得幽暗凄冷。栏栅铁枝的间距足以钻过一个人,我弯身钻了进去。

  我在门廊站定,把雨伞叠好放在墙栊,四下察看,右边的门房曾被改成了厨室,棚顶已部分坍塌,左边的门房有梯子通往楼上。一条藤蔓从楼檐垂下来,我站在垂蔓边,打量眼前,过去的花园,也许有假山、寿石、喷水池,如今野芋丛生,荒草盛茂,紧紧合围着当中的两层的主大楼,苍凉满目。我没有急着进去,而是往右绕过大楼先走去后院,杂草没有把曾经的小径完全淹没,饱含了雨水的草叶很快就把我的白帆布鞋与裤脚打湿。一座灰色的仿茅草的硬山顶四方亭出现在眼前,傍边站着一株高瘦的假槟榔。来到亭下,看到前面还有一座重檐攒尖顶绿琉璃瓦六角亭,爬满了青藤。再之外,便只有老树与荒草了。当然,如果细心,也能察见到荒草下的旧时干阑的残垣。

  我走进主楼,拱形走廊引出的房间都已空洞洞,只有垃圾败物,地面铺着花瓷砖,花瓷砖上又铺着碎玻璃,窗扇再没有一块完整。沿着木楼梯,我小心翼翼地走上二楼,逐个房间察看,脚踩在碎玻璃上,发出呖呖的声音,使人心颤。外面有一个很大的露台,但我没有多待,只在走廊下站了一会。这座修道院对几位女尼来说,真的很大,很西化,传说当年莫咏虞还从海外买回来了发电机安在这里,使栖霞仙馆成了整个中山县(含今中山、珠海两市)最早用上电的地方。并且还每隔几个月便从香港请来电影队放电影。现在一切渺然,人去楼空,只留下满目荒草,几株古树:鸡蛋花、仁树和木桂。

  从大楼出来,我再沿左侧围墙跟向花园左边摸去,杂树野草越发茂密,几没有下脚之地。贴围墙边又看到了一座两层建筑,规模要小一点,更加的破败,完全被树藤所包裹,我勉强再往前移动了两步,还看不真切,只隐约见里面似乎有一个石砌的大坑,这时,天空突然昏暗起来,厚厚的黑云压于头顶,我连忙转身,奔回入口处的门楼下,大雨立即倾盆而至。

  这时,一位过路的农民也钻进铁栏栅来避雨。待了一会,我们便攀上了话,话题自然围绕着这座院子,他是会同人,但对仙馆的旧事也并不了解,只知道小时常来玩,也曾经短暂作过小学,这右边门房的厨室就是那时建的,现在墙面上还残留着校务日志的表格。他说以前有一对石人,很精美,破四旧时毁了,可能就埋在地下。他又告诉我在院子东南处,还有一间屋子,很漂亮的,他比划着,但这下林草遮蔽,是无法走过去了。我举目往他所指的方向张望,只是一片幽绿,就再没有看到什么了。

  过了一会,又钻进来一位避雨的中年人,背着很多册页,农民说今早就看到他在这一带画画了。中年人边小心的拭去册页上的水滴,边说他不是画画。我一看那些图片,便晓得是卫星照片,或者是航拍片。中年人解释说是搞地图的,进行实地调查,并为图片作标注。他翻出这片地方的地貌鸟瞰片,我探过头去看,马上就辨认出了栖霞仙馆的位置,我指着照片中的两个建筑印迹,说是后院的两座亭子,中年人便在旁边画了个“介”字,也就是亭子的标识。但我的注意力却集中在东南方位的一处建筑痕,我猜就是农民所说的那间很漂亮的屋子。这是一座正方形的建筑,它完全处在一片林木包围之中,而且显然已经坍塌通顶了,只剩下三面墙垣。中年人摇摇头,没有在旁边画任何标识,按他的意思,这里已经没有东西存在了。

  雨停了,我最终没有钻到东南方去印证那三面墙垣,也没有重回那座藤蔓包裹的房子看那个大坑是什么。这座修道院的故事,从婢女阿霞照顾病重的莫老爷开始,康复的老爷欲纳其为妾,女孩却发誓终身不嫁,于是建馆以供修行,但后来又与放电影的电工私奔,到莫老爷拔枪拦阻,最后又终放他们而去结束,迷雾重重,众说仿佛。但实际上,在院里我没有发现任何有关宗教的残迹,我觉得那个修道的传说并不可靠,这里更像是一处彻头彻尾的别墅。但无论如何,立在这凄冷的颓垣乱草中,追想昔日的荣光,如今的荒寂,总使人迷离与怅然。还好,最后,我在墙角看到那些垂下来的蔓叶,在雨后阳光下闪闪发亮,幽暗中透着无穷的勃勃生机,便明白新陈相因,一切如是,实在不必惋惜。


  当中一座四层高的西式门楼,由一对石狮镇守——
栖霞仙馆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往里望去,只见满院荒草,一座两层的西式大楼耸立在这杂芜当中——
栖霞仙馆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亭子傍边站着一株高瘦的假槟榔——
栖霞仙馆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现在一切渺然,人去楼空,只留下满目苍凉——
栖霞仙馆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脚踩在碎玻璃上,发出呖呖的声音,使人心颤——
栖霞仙馆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雨后阳光下,幽暗中透出勃勃生机——

栖霞仙馆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并以此图献与五周年的《驴友同行》)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