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从番茄是蔬菜还是水果说起  

2008-01-05 00:00:00|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据说蔬菜和水果的入口关税是不同的,所以有此争议。但对于我来说,这根本不是问题,番茄当然属于蔬菜。我是学农的,蔬菜专业,学士学位,而且我的导师就是系里蔬菜组的番茄专家,捍卫番茄的蔬菜地位,就有如捍卫领土一样,含糊不得。否则,我就甭想混到毕业文凭了。

  听父母说,我从小就喜欢番茄。其中一个津津乐道的例子就是,我一二岁的时候曾送回到乡下里让祖父母照顾,回到父母身边的时候,满嘴乡下话,说得最多的一个词就是“咕吗打”,城里人都不明所以,于是只好由得我哭闹。我乡下的方言明显不是广府语系,其夹杂了很多外来语,甚至是英语,现在大家都知道我其实说的就是番茄(tomato)。

  但我得声明,我不但爱番茄,我也爱所有的蔬菜。当年我出来参加工作,跟随科长到农场视察,科长带着口袋,看见好的茄果瓜豆,伸手就摘,我矜持,不好意思动手,领导批评教育我说,你是搞蔬菜的,一定要爱蔬菜才行啊,快,也摘一点,这也是工作,你不吃,怎么知道这个品种好不好?以后凭什么推广?在领导的教诲下我很快就成熟起来了。

  我还记得大学里读《蔬菜栽培学》,上课的教授热情高涨,精神饱满,很有感染力,每讲到一种蔬菜,我在下面就条件反射的想到所做成的菜肴,总不免口舌生津,觉得每一种蔬菜都美味极了。类似的感受,学医的同学也是有的,每学到一种病症,就觉得自己好像也感染了。所以归根到底,还是学畜牧、水产的好。

  我毕业论文是搞番茄育种的,要提高番茄品质,有几种办法,一是杂交育种,一是变异选育,一是转基因。杂交就是用不同的父母本配对,筛选出能产生优质后代的组合,这是自古就有的办法,也深受育种家的欢迎,因为可以专利,只有他才知道这对组合,他严守父母本的秘密,他每年暗地里用父母本生产出子代的良种,然后卖给农民。农民拿着的是子代,不能通过自己留种实现再繁殖,因为子代和子代之间再交配,品质就已经完全不同了。所以只要农民还喜欢这个品种,就必须继续买育种家的种子,每年如是。但育种家的专利是应该而且必须的,他付出了辛勤的汗水,体现了他的知识价值。

  变异选育则简单一点,就是对一个普通的品种,给以人为的刺激,令到它产生变异。这种刺激,有很多方法,比如用化学药剂,比如用病毒感染,比如搭载太空船到外太空,比如我们大学里有一个深井,里面藏着钴60,专门用于照射种子。一堆种子,成千上万,变异有向好方面的,也有向不好方面的,我们就要从成千上万中,选择出好的、合符我们需求的一粒来。所以我们老吹嘘太空种子,我觉得荒谬,我绝不相信上太空导致的变异,出现好种子的几率就一定高,它的品质就更神奇。通过变异选育这种办法生产出来的种子,品质基本是固化的,能够几乎没有蜕变地遗传到下一代,所以农民可以自己留种,这就当然深受他们欢迎了。

  转基因主要在实验室里操作,说得玄一点,就是好像外科手术,看中哪个基因,就把它移植过来,打造出优良的品质组合。比如番茄和马铃薯都是同一个科,我们看中马铃薯的块根,就把导致马铃薯出现块根的基因移植到番茄上来。于是,同一植株上,上面长番茄,下面结块薯。又比如我们现在有一个很好的番茄品种甲,但它不抗青枯病,而另一个品种乙,品质不怎样,但抗青枯,于是我们把乙抗青枯的基因移到甲上来,便产生了相对完美的品种丙了。

  但人们好像对转基因很有戒心,认为还不能证实它没有副作用,我认为这是过虑。其实杂交、变异和转基因,本质上都一样,都是改变了基因,只不过是人为手段介入的直接与间接、以及介入程度深浅的不同罢了。如果没有这些育种手段,地球实际上是不可能养活现在这么多人的,农作物品种如果只靠天然的汰劣,必然有无数的人饿死街头。

  我当时搞论文采用的是杂交育种。具体来说,导师先已选定了若干个目标父母本组合,我们要做的就是从中筛选出最优胜的一组来。这并不容易,我们先得把父母本番茄都种大种好,到了开花的时候,番茄是自花授粉的,雄蕊包裹着雌蕊,我们要用镊子施行手术,小心翼翼的把母本花朵的雄蕊挑去(太残忍了),然后到父本的花朵上去采摘雄蕊,把花粉涂到母本的雌蕊上去,我们要给成百上千的花儿干这个,成活率的高低完全取决于手艺,这些活儿真细如针线!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番茄花,其实就小手指甲那么大。

  看着茄果慢慢结出,长成,倒是很感欣慰,但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还要跟无数的病害、昆虫作斗争,而且还有天灾。我记得那年夏天,一场台风把番茄全刮倒了,我们哭丧着脸给导师打电话,导师倒是不慌不忙,半天才蹬了辆破自行车过来,他找了根长长的竹竿,从倒塌架子中穿过,让我们提着竹竿一起用力把整一架番茄扶起,然后把番茄架的竹子再一一重新插牢,最后再培土压实。于是,坚韧的番茄同志又站了起来,继续茁壮成长。

  收获后,我们把番茄的种子提取出来,这些就是子一代了,就是以后可以作为良种卖给农民的那一代种子。但现在还不行,因为大家还不知道它们的品质好不好,我们还要用这些种子种出番茄来观察,观察这些不同父母本组合得来的品种究竟哪一个最好,能抗病,产量高。而且还要和一个已有的品质已经很好的品种来对照,看是否有替代的价值。

  又到了收获的时候,把所有的番茄都按编号排好,然后进行称重,观察身材外貌是否长得丰满标致,面色是否红润,量度一下胸围、身高,测量果肉的厚度、糖度、可溶性固形物的多少等等。最后,当然还得尝一下,看看风味怎样,这个工序其实是苦差,几乎吃得撑破肚皮。记得还有次搞荔枝的核的测定,给我们三四个人发了几大筐荔枝,好几个品种,任务就是全部吃掉,吃一颗,就给一颗的核称重,结果任务只完成了一半,就全趴下了。

  得到了所有的数据之后,还要再进行方差分析,最后终于得出结论,如果运气足够好的话,一个新的优秀的番茄就此脱颖而出了!(给点掌声好不好?)我们当时好像给她改了个名字,叫“红百合”。但这时还不能卖,还得再进行几年的大田试验,都很好了,才能取得种子的生产许可,才能卖到农民的手中。但好运气并不是必然的,有些人搞一辈子都不一定能育出一两个名种。而我的运气就一向不是很好,比如就从来没有中过彩票,单位里搞人人都有的抽奖活动,也肯定是得末等奖。所以离开大学后,我就再没搞过蔬菜育种了,以前学的东西几乎忘得一干二净。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