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余墨 之 悉尼点滴  

2007-07-23 00:00:00|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航班即将降落悉尼的时候,我横着身子,几乎趴在邻座的身上,把相机伸到窗前,猛按快门,但我的小DC反应速度之慢仅容我拍下三张,飞机就已经着陆了。虽然惹了空中小姐的恼,但后来我检看这些照片,便知不悔,但愿她能原谅我。仅看这几张略带模糊的空中俯瞰的城市的几角景致,我便深感昔年北京输给这个对手,并不辱没。对比人们所熟知的歌剧院、悉尼塔、港口大桥,我更愿意把它们用作配图,而把其它的收起。

  我说过,相对于悉尼,我更喜欢墨尔本,但那是个人性格所决定的,毫无疑问,悉尼比墨尔本更繁华、更热闹、也更忙碌,到处散发着世界级大都会的气势,走在街头,建筑是栉比鳞次,人潮是熙攘并肩,车船是川流不息。

  我舍弃了跟团队到堪培拉观光,而利用这返国前的最后一天,去探望了两个舅舅。小舅舅来澳二十多年,在这里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他们一家隔三差五便会回国探亲,我们不乏见面,但甫一抵埗,小舅舅还是迫不及待的前来看我。那天晚上都12点过了,他才刚刚下班,我入住的酒店就在唐人街一带,他领着我在街上闲踱,店铺大都打烊,但他还是怀了兴致,他熟悉这里的一切,他初来的时候就在这里打拼,这里有种地道的中国市井的情味。现在他已有了三家餐馆,但他也不再年轻,白发满头,听觉也不太灵,而拼搏依然。他是每天高强度工作十五个小时,这里人工贵,他不愿多请人,什么活计都亲力亲为,按舅母所说,一家人一年到头没几天能一起吃顿饭。

  大舅舅一家也出国十多年了,却是我们别后的第一次见面,明显见老了许多,幸好还都精神。其实两位舅舅两家人也难得齐齐碰面,我这次到来算是个机会让大家可以小聚,众人亲切而急急的说着话,但又各有工作忙着照料,只匆匆见着一面,拍些合影留念,旋又匆匆地告别了。他们是接力般的轮流陪我,领我到街上观光,游览美丽的达令港,逛热闹的乔治大街,到歌剧院参观,眺望港口大桥,登悉尼塔看夜景。他们说,其实象这样的好好打量一下悉尼他们自己也没有一两回。

  在酒店门前,我看着舅舅远去的背影,我很想劝劝他保重身体,不要如此操劳,但又不知道如何说起,他已习惯了这种生活。有时我实在不知道如此搏命究竟为了什么,衣食似乎已经无优,孩子也已长大,有很好的教育,逐渐融入主流的社会。也许在外国,在生存的竞争下,勤劳的品性已深植于华侨的血液了。十多年前,我还在读书,舅舅便建议我到澳洲,那时我毫不犹豫就拒绝了,今日我亲眼见识了这里的繁华与美丽,但依然毫无留栈的兴趣。我想我在国内会快乐多一点。如果我们在国内有在国外一半的勤奋,也会一样的繁华美丽。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