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墨迹 之 惊涛裂岸千堆雪  

2007-07-05 00:00:00|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末,我们奔向大洋路(Great Ocean Road),这条世界上最壮美的海岸公路让我惊叹不已。它从墨尔本西南的吉朗镇(Geelong)开始,向西延绵二百六十余公里,而止于波特兰(Portland)。波澜壮阔的南太平洋,挟持着从南极吹来的永不歇止的冽风,把连绵的大陆海岸切削得崔嵬万丈,汽车奔驰在这条公路上,一面是翠绿无垠的坦荡原野,一面是深蓝浩瀚的苍茫大海,海洋与大陆在这里的猛烈碰击,碰击出不可思议的最磅礴激昂的动人乐章。如果说,那些肆虐的浪花、高峻的悬崖、诡异的海湾、卓立的礁石、茂密的丛林、跳跃的海豚、飞奔的袋鼠、矜持的琴鸟、还有恬静的驿路小镇……是这乐章里一个个高低起伏变幻莫测的音符,那么,大洋路就是串起这些音符的谱线,它是如此的滂湃奔腾,沿途的每一个弯道、每一处回旋都让人凝神屏息。而当中,12门徒石(The Twelve Apostle)、拱门(The Arch)、伦敦桥(London Bridge)、阿波罗湾(Apollo Bay)、月光海滩(Moonlight Beach)、盖博崖(Gable Cliff)……,就是乐章里面最瑰丽、最著名、也最经典的高潮所在。

  无数的游人已经写尽咏叹,无数的摄影者已经记录完美,我不必再堆砌辞藻来描绘这海岸的壮美,也不必细致无遗的记述行程,我什么都不用想,就站在路边那些由木板小径引至的观景台,凭栏远眺。我也不必赞颂它,19世纪以来,它曾如此决绝地阻止满怀希翼的拓荒者靠近,教100多艘船只沉役海底;我也不必畏惧它,一战退伍老兵就在悬崖边上建成这不朽的大洋路,把之成为献给阵亡战友的永恒的纪念碑。什么都不用想,不必家国人文,不必历史人生,不必神祗哲理,它就是纯纯的大自然的壮美!天空阴晴不定,时而瓢泼大雨,时而晒满阳光,茫茫大海上,烈风呼啸,教云块翻腾,使海水激荡,白色的浪波一层接着一层地奔涌过来,击打在岩壁上,飞花碎玉,不息不止。千年的海蚀、万年的风吹,那些巨大的岩石从悬崖中分离,留在风口浪尖的前沿里,依然昂首挺身,直面大海,拱卫大陆,又直至最后的一息,轰然倒下。我不为12门徒石、伦敦桥的崩塌而惋惜,它们源于自然,也消于自然,那一把雕刻刀永不停息,我们昨天今天所曾见到的只是它半途的作品,而更大的炫目与惊叹还将诞生,也许就在,后天。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