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九坑河杀人事件  

2005-03-11 00:00:00|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秀发下龙
下一篇:鲸腹俎末·腊味世家

【序幕】
  在肇庆鼎湖山东麓,有个凤凰镇,所属的群山里孕藏着九条沟,其中的一些早年还有淘金者出没,就是这些山沟的溪水汇聚成了九坑河,到后来下游修筑大坝,又蓄成了水库。这里山峦起伏,溪流湍急,很适合进行溯溪、漂流、攀爬和野营,五月四日那天,几个老同学邀上我一起前往度假,却万万没想到,就此卷入了一桩连环凶案。

  之前的行程和活动就不细讲了,单说日落的时候,我们来到了一条叫做同古的小村。这里有一片开阔的河谷,这会雨季还没开始,水位很低,裸露的大片河床长满了如茵的绿草,草坡上搭有几间给游人度假的小木屋,屋前有一个松棚,里头砌了个烧烤用的炉子、几张水泥条凳、还有两架秋千。远处,疏落的村舍已湮没在暮色中,只传来偶尔的几声犬吠。

  入夜的河谷极是清寒寂静,我忍不住披上了长衣,淡云里一盘圆月时隐时现,山间的松影娑娑摇曳,我发觉我的手机信号又断了。这一夜所发生的事极为复杂离奇,我试图尽量把它说明白,为此,省去了些枝节,又对过中的一些场景作了必要整理,但大家仍需要花极大的耐心和仔细来看,才可能明瞭整个事件的经过。事情是在二十二点零一刻开始的,有人被害了,当时在场的七名游客全都集中到了松棚。

【事件】
  其时已经确信,凶徒就在我们当中!而且从留下来的痕迹看,很可能有两个。此外,我们里头还该有两名休班的警员,因为在先后来度假的几辆车子当中,有一台是挂着特种车牌的北吉,但之前谁也没注意车主是谁,只知道他们是两个人,而这时也没人站出来表露身份。除此之外,谁都不知道谁,谁都不能信任,谁都值得怀疑。究竟谁是凶手?他们为什么杀人?还会有下一个的目标吗?

  眼镜,目光游移、微微颤抖。“我是好人,不关我事……”
  一辉,咄咄逼人、想控大局。“我看就是老冯!我注意你很久了,大家先把他抓起来再说。”
  老冯,老实巴交、一脸无辜。“不,我怎会杀人?我这把年纪了,怎可能杀人!”
  毛虫,有点兴奋、跃跃欲试。“我刚才听到点响声,是从眼镜那边传过来的。”
  小凡,娇小瘦弱、脸色发青。“不要慌、不要慌,先不要乱了。”
  刀片,沉默寡言、目无表情。“… …”
  鱼腹,剥着花生、自言自语。“我听新闻说,就是今晚,会有月全食。”……

  “吱…、吱…、吱…”,毛虫坐在秋千上,绳索有节奏的发着单调而刺耳的声音,七个人各怀心事,表情各异。一辉和老冯尤在争论,毛虫则坚持他听到的响声有情况,众人无法定夺,最后决定举手表决,将最被怀疑的人禁闭起来,等天亮再说。每人可以多次举手,只要你觉得某人有嫌疑的话。我把投票的过程暗暗记了下来(注意,这至关重要),下表横是投票者,竖是票的投向:

      眼镜  一辉  老冯  毛虫  小凡  刀片  鱼腹   合计
  眼镜           ○   ○   ○           3票
  一辉   ○                            1票
  老冯       ○               ○   ○   3票
  毛虫   ○                           1票
  小凡                               0票
  刀片   ○       ○                   2票
  鱼腹       ○               ○       2票

  结果,眼镜跟老冯同票,于是再投一遍:

      眼镜  一辉  老冯  毛虫  小凡  刀片  鱼腹   合计
  眼镜           ○   ○   ○      ○    4票
  老冯   ○   ○               ○       3票

  河谷附近有个丢空的矿井,嫌疑者于是就给拘禁到那里去了,眼镜十分的激动,一路大声辩解,但没人听他的。“咣”,铁门关上了,“我是无辜的!……”这是眼镜最后的喊声。小凡不禁打了个寒颤。

  众人各自回到木屋休息,未几,一阵惊呼。毛虫死了!剩下的五个人又重聚松棚,雾,浓了。

  小凡,“毛虫本来一直怀疑眼镜,现在他死了,眼镜的嫌疑就更大,说明眼镜的同伙要灭口。”
  一辉,“鱼腹,你为什么一直不坑声!”
  老冯,“一辉总是怀疑这个那个,我觉得反而他的嫌疑最大。毛虫为什么被杀,是因为听到了一些声音,而一辉的房间也恰好就在眼镜的旁边,毛虫只是说眼镜那边的方向,而未敢肯定就是眼镜发出的。”
  刀片,“也许是抓错了人,现在很可能两个凶手都还在,谁都有嫌疑,越是样子不象的越有可能。”刀片拿眼盯我和小凡。
  鱼腹,“大家请注意前两回的投票,一辉和刀片的行动总保持一致,他们很可能是一伙。而我曾投了老冯一票。”

  第二轮投票开始了:
      一辉  老冯  小凡  刀片  鱼腹   合计
  一辉       ○   ○       ○   3票
  老冯   ○                   1票
  小凡               ○       1票
  刀片       ○           ○   2票
  鱼腹   ○           ○       2票

  一辉谩骂着给大伙关了起来。如果一辉和刀片是凶手,这会刀片还自由着,今晚肯定还会出事。……果然,半夜里,又有人被害了,死的却是刀片!

  剩下的三人站在一起,“刀片既然被杀了,就说明他不是凶手,如果他跟一辉是认识的,那只有一种可能:他俩才是警员;眼镜除了一辉跟刀片外谁都投过他票,说明他没有同伙;至于毛虫是被杀的;而我是知道自己的,那么……,两个凶手只可能是……”小凡的声音越说越小。

  “你分析的真对,只可惜是太迟了……”我和老冯狞笑着,“你一人已经不可能抵抗,我们赢了,游戏已结束。”

【析解】
  在这个杀人游戏里,每个人的角色由抽签决定,两名凶手、两名警探、三个平民,另还需要安排一人作主持,对抽签结果自己知晓而绝不能示人。众人围坐一圈,主持宣布夜幕降临,各人闭眼以表入睡;然后教凶手张目,两人互认,而后再合眼;之后轮到让警员睁眼相认。凶手和警员都只比平民多知道了谁是自己的搭档,警员是再无别的权限,平民更是一无所知。此间是敌是友,全凭察颜观色,依据各自言谈举止作推理。凶手和警员是无法当众与同伙商议的,有利的地方只在于投票时可以暗与同伙合力。被投票选中的人即行出局,之后,主持教剩下的人再次闭目,而后让凶手打手势决定要杀的人,然后方许大家一齐张眼,并宣告谁已经被害。接着继续下去,而当两名警员或者三个平民都出局(被杀)了,便可视作邪恶方的胜利;反之,凶手全出局就当然是正义方赢了。那一夜,我们玩了七八场,均以正义的失败而告终,这恐怕不尽是偶然,可知,“邪不胜正”只是理想家的美愿。

  回到先前的案例,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凶手是老冯和鱼腹,警员是一辉跟刀片,平民是眼镜、毛虫和小凡。在一开始,眼镜是采取一种示弱的姿态,但效果并不好,众人其实已不会被这种伎俩所影响;而一辉则力图主动,他指控老冯只是虚张声势,实际上并无把柄,只想借此试探大家的反应,特别是让不露声色的刀片来观察;毛虫可能确实在闭眼时听到了邻座的动静,但这并不可靠,而过分的雀跃反惹来大家的注意。

  第一轮投票,由于鱼腹是最后一个举手,所以能因应情况来部署策略,于是在这里冒了个险,投了老冯一票,以造成彼此不认识的假象,而到了补投时再及时拉他一把。为什么要杀毛虫?这是因为毛虫的死,会让人更相信眼镜是凶徒之一(毛虫曾揭发眼镜);同样道理,如果杀一辉,则会令老冯反受怀疑(一辉针对老冯)。

  在第二轮投票时,小凡被误导是关键。此际,一辉和刀片是一伙的可能性已经很大,但可能是警也可能是匪,刀片的犹豫是个失误,他将目光扩大到了小凡,而且他的话对一辉并不有利。而最后鱼腹的发言明显是配合老冯说话,引导了视线。最后,一辉终于要为自己一直的高调付出代价,小凡把票投向了他,这时大局已定,随后再干掉刀片或小凡,游戏结束。

【尾声】
  第二天,太阳高照,众人惺忪起来。一辉嘟哝着:夜里不知凌晨几点,半梦半醒际,只听得木楼上有节奏的传来“笃、笃、笃……”的声音,象是脚步,又象是敲门,由远而近,快到门口突然就停了,过了一会,猛然又响了起来,忽儿又消失得无影无踪,听得他毛骨悚然,不知是贼是鬼,缩在床角落里一宵没睡好,现在还尤有余悸。小凡在一旁嚷着附和说她也听到了,眼镜则作恍然状:“哦,不好意思,是三点钟时吧,那是有人打我手机,鬼才知道怎么又有了信号。打了两遍我才醒过来接,我设的是渐响,铃声用的是《黑客帝国》,呵呵,音乐不错吧。”众人倒。

  2004-05-10

 

  评论这张
 
阅读(6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