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墨迹 之 当了一回留学生  

2007-06-10 00:00:00|  分类: 域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秋天的时候,我来到墨尔本大学,参加了一次为期两周的有关公共行政管理的短期培训。秋天是澳大利亚的秋天,都说是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最美的季节,对此我毫不怀疑,我眼里都是湛蓝的天空和金黄的木叶。墨大成立于1853年,就在墨尔本市中心区(CBD)的北缘,从学校步行到市内最繁华的雅拉河(Yarra River)上的王子桥(Princes Bridge)一带也不过二三十分钟。大学与周围的社区并没有明显的界线,也都是一片的树木葱茏,各式现代或古典的建筑就有如建于森林与花园之中,实际上整座城市若从空中鸟瞰也正是如此。

  我们住的公寓叫做“Arrow on swanston”,位于斯旺斯顿街(Swanston St.)的北段,这条南北走向的大街贯穿了整个市中心,过雅拉河后接上圣基尔达路(St Kilda Rd.),便可以一直通达海边。公寓没有酒店昂贵,为许多留学生和旅客所喜欢,我的房间约莫有十二三个平米,白色的主调,极为简单的床铺桌椅,但都非常整洁,地毯和地砖还分出了休息区和厨浴区,房间一头的小厨房实在让我喜出望外,拉开厨柜,里面连各式刀叉锅盘也预备好了(后来也真自己动手烹调做了两回菜,这个往后再说吧)。此外还有个小小的阳台,也许只有1平米,以落地玻璃推拉门连接房间,虽然阳台的座向并不好,但在大厦的夹缝间可以望到一片为绿树所簇拥的古老建筑,阳光下的红色墙身和尖顶极为漂亮。阳台的地面铺着一种有点象沙砾的聚合物料,脚感非常的舒服,我常常就光脚站在外面眺看晚霞,有天黄昏,飞来特别多的鸦雀,“吖、吖…”的绕着楼顶飞了一圈又一圈。

  公寓大堂的旁边是家咖啡馆,每天早起,总要穿过那浓浓的咖啡香味的萦绕,才能走到大街上。五月的墨尔本早晨,已经十分清凉,大街中间是有轨电车的铁轨,电车是这个城市最主要的公共交通工具,很奇怪电车停靠站是设在马路的中间,从电车下来,还要再横过半条马路才能回到人行道。但从公寓到学校是不必坐车的,只有三个街区的距离,我们只要从容的步行上十分钟就行了。我们也很快就养成了过马路要先按行人灯的习惯,行人灯变转时还会发出声响,指引盲人通过。我们会与很多的学生同路,有着各种不同的肤色,而且可以看到特别多的东方人面孔,只要愿意,随时可以找到个女孩用国语甚至广东话来向她搭讪,比如问问路什么的,但其实几乎不可能迷路,街道都是棋盘式的布局。身边不时也会有蹬自行车的飞驰而过,在这里自行车更多是作为锻炼的工具,我也曾想过租用一辆来逛逛街,但当地人还是建议我打消念头,这里自行车和汽车使用同一道路,速度都非常快,在我还没把靠右行的习惯完全扭转过来之前,危险是不言而喻。

  上学的路上我们会经过许多的公寓、餐厅、杂货店和写字楼,有不少咖啡馆把桌椅都摆设到了马路边,也有的甘于挤在逼仄的小屋里,但都也各有捧客。我们还会踩过很多的落叶,清洁工人似乎都有点懒,树叶总是不见有人清理,但大街上也只有落叶,而再不见其它的垃圾了。叶子都已经黄了,有枫树的,也有橡树的,早晨的阳光会把落叶映照得非常的漂亮,踏在这样的金黄的一片里,是如此惬意,以致也就立即的原谅并理解了清洁工人们的疏懒。我们还会经过两片绿地,分别是林肯广场(Lincoin Square)和大学广场(University Square),同样的绿草如茵、树木参天,相对而言我更喜欢后者,整齐而列的橡树在阳光里一行一行的落下阴影,投向那散满了金黄落叶的草地,明暗斑斓间,学生们就在这林荫下走向学校。

  我们上课的地方叫艾伦吉伯大楼(Alan Gilbert Building),属于商学院,就在大学广场的旁边,是座很新颖的玻璃幕墙建筑。进门却居然先是个敞开式的咖啡厅,有着好多宽大的木桌,总可以见到有学生在喝咖啡和休憩,中午的时候尤为热闹,木桌旁边都设置了用电和网络插座,以方便大家使用笔记本电脑,再过去还有个小书店,销售学习用品和图书。我们上课是在二楼,而二楼的楼梯口又是一个很宽敞的休息区,摆放了好几张沙发,也总有学生在看书和小息。再往里才是我们听讲的地方,里面摆了几排桌椅,最前面挂了幅屏幕,幕前放了张桌子搁投影机和电脑,旁边再放两椅子,算是教席。我们的课程主要有“澳大利亚政府”、“城市规划与发展”、“环境问题”、“人力资源”、“教育管理”和“社会保障与福利”,讲者有专业的教授,也有来自企业的专家,另外还有翻译,老师讲一段,然后译一段。我非常佩服这位衣着得体的翻译,他是来澳十多年的北京人,彬彬有礼,思维敏捷,应对不同科目的专业用语,而且还在未曾预知内容之下,依然从容不迫,游刃有余。

  每位老师上课都鼓励我们要多提问,随时都可以提,甚至是打断他(她)的讲述也不要紧。有次上环境课,有位学员就发问,既然澳洲人这么重视环保,那为什么你们都喜欢用木头盖自己的住宅,这要砍掉多少森林啊?这让老头儿一时难堪,而他最后的回答居然是:用木头建房能减少二氧化碳的排放。这实在出乎我们意料,他的理由是如果用其他的物料比如钢筋水泥来建筑,那么生产这些物料所导致的二氧化碳排放会更多。我在下面想,其实我们中国人更爱用木头建房,几千年来都是如此,直到最近的百年,因人口的膨胀和森林的破坏,我们才不得不改用其它物料,而西方呢,历程就恰好相反,只要看看各自的古建筑,就会十分明白。上课的半途会安排十分钟的小息,还备有各种饮料和茶点,极受同学们欢迎,通常还可以利用这点时间和老师再作交流,谈些更为轻松的话题。

  艾伦吉伯大楼对面是大学的10号门,往里方才是占地22.5公顷马蹄形的主校区(main campus),进去迎面就看可看到巍峨的钟楼,旁边是古老的法学院,是毕业生们最热门的留影地,钟楼下是大片的草坪,经常可以看见学生们就坐在草坪上看书、聊天、晒太阳,甚至是旁若无人的拥吻,而身边则是悠然的群群鸽鸟。往左是学校图书馆,我曾经混过进去,三楼有个东亚图书室,中文藏书相当的丰富。图书馆往北走过一段枫树林荫,有座红色外墙的教授俱乐部,里面挂有历任校长的画像,后来就这里安排了我们的结业晚宴。我一直尝试着走遍整个校区,但都难以如愿,有天下课后还下着小雨,我又往里走了好些地方,在足球场和板球场的西侧,看见了两处非常漂亮的古典建筑群,分别是建于1872年的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前身为神学院,Trinity是三为一体之义)和创立于1879年的奥蒙德学院(Ormond college),浓浓的人文气息,与那些建筑物砖石所透出的厚重质感是如此相融,使人感叹。1835年,墨尔本方始拓荒,那些流放犯的后裔与各国的掏金者及冒险家,并不把获取的黄金仅仅花在游船与赛马,建城仅18年后,即已兴建规模磅礴的大学,可知,这片大陆今天的富饶与美丽,并不仅源于天赐。



  大学广场

  艾伦吉伯大楼

  三一学院

  钟楼

  我的公寓房间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