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屈墓  

2007-03-09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屈大均(1630~1696)并不是一个很响亮的名字,早前我也是不知道的,但我每每要写有关岭南风物的东西时,搜寻资料,就总会遇见这个名字,还有他的《广东新语》,我从写三稔到写煎堆,都引过里面的内容,不单是我,我看叶灵凤的《花木虫鱼丛谈》,也老引用他的记述。《广东新语》这书内容遍及了南粤的风土人情、物产饮食、山水鱼虫和花鸟果蔬,旧时肯用心于民俗的士子并不多见,所以我对此先生便颇感兴趣,原以为应是二谢一类的隐逸人物,但一查,却是位抗清斗士,参加过明末的反清战争,还自带过军队,而且一直坚持抵抗,他的一生跋涉山川,著作极丰,留存大量诗作,有《翁山诗外》、《翁山文外》、《翁山易外》、及《四朝成仁录》等等。

  去年我到番禺余荫山房的时候,翻看地图,正好看到屈大均墓就在附近的新造镇,于是便决定去拜访一下。当年屈大均的诗文被清廷查禁,连尸骨也刨出锉戮,但干将可折,不掩光芒,后人为他修建了墓茔,以寄追思。那处地方就叫做思贤村,北面有座宝珠岗,墓就建在岗上,我稍作打听,便一路寻去。路边山前有座牌坊,三间四柱,很是清瘦,上面四字:“一炬南天”,我停车下来沿田间的小径上去,拐了个弯,就到了墓地,并不大,正中便是主坟,青石碑上刻“明屈翁山先生墓”,而四周则还葬有其父母子媳。墓是到了民国年间由番禺县长主持修建的,1986年的时候人民政府再在墓前建“思贤亭”,以表英烈,再四年,列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我在亭下站了一会,落叶枯枝,清冷荒凉,我心想最好能种几株果树,开两畦菜地,比如芭蕉橄榄、黄姜扁豆,可慰这位“博物君子”。

  山上如果没有那些杂树的遮挡,或可以望见珠江,也可以望见莘汀村的屈氏大宗祠。莘汀村另属于番禺的化龙镇,但和思贤村紧挨在一起,我猜想就算不是同宗,也是一衣带水。从宝珠岗下来,我便去访那屈氏祠堂,也很快就在莘汀村村口看到了,但大门没有开,我只得在外面徘徊了一圈。祠堂规模不小,但显得十分破败,据说建于明代,为三楹两天井式,《广东新语》里记载,右侧有合道山房,原是屈大均读书的地方,如今早已被毁。民国时期祠堂也曾一度作为翁山纪念学校,并设翁山纪念馆,展有屈大均的旧物及诗词手迹,这些文物直到1957年还在,后来这里的老师走后文物便丢失了。广东新语现在也成了旧语,种种岭南风土物事,早逐渐凌散,比如“糖梅甜,新妇甜,糖梅生子味还甜;糖梅酸,新妇酸,糖梅生子味还酸…”(见食语篇·糖梅),单是那些歌谣就曾如此亲切、有趣,惜之。

屈墓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屈墓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屈墓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