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双陵  

2007-02-04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透过车窗,我远远就望见了双陵,它们并不高大,但在这开阔的戈壁上却很容易看到。这片贺兰山前的旷野,不时就会闪现出一丘西夏残陵,但这两个冢,裕陵和嘉陵,习惯上也被叫做1号陵和2号陵,却最让我注目。它们是西夏帝国的奠基者李继迁和李德明之墓,父子俩的墓地是靠得如此之近,乃至每当提到它们,总以双陵并称。本来,两个一起应该不觉孤独,但不知为何,我望着它们,总更感荒寂。离它们十多里外,是第三代的墓,要显赫得多、更为高大完整的泰陵,前面铺排着博物馆和停车场,车马热闹,但那热闹也对映了双陵的清冷和残破。不过,残破也是一种美,所谓“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我叫停了车子,跳下路基,翻过铁丝网,向双陵走去。

  当然,这并非汉家,而是党项。党项属羌,唐时受吐藩的挤压,开始迁离青海、川西,逐步进入西凉和河套,其中最强的一支部落为拓拔氏(与著名的拓拔鲜卑,我想只是谐音的巧合,应没有多少关系)。九世纪,拓拔部参与镇压黄巢,被赐姓李。十一世纪,李继迁在与赵宋的纠缠中,日渐壮大,收并夏、银、绥、宥、灵等诸州,其后李德明南击吐蕃,西攻回鹘,倾力向河西走廊发展,至李元昊乃正式称帝。这个人口小而贫瘠的国家,却有如喂不饱的群狼,折磨得赵宋筋疲力尽。但奇怪的是,并没有看到西夏和辽金有过什么大的冲突,甚至当女真人象暴风一样横扫辽宋的时候,也没有碰西夏,也许是它的地方实在太贫苦,而它的人又太难缠了,这在后来蒙古兵团的攻击中就可以看到,尽管它最后还是被翦灭。

  我走得很吃力,戈壁的土层有点风化,长着低矮的灌木和野草,散布着石砾,不时面前还会横现出一条条的坑道,很可能是洪水的痕迹,我很奇怪这些洪水为什么没有彻底毁掉冢堆。我走了很长的一段,但前面的双陵遥远依然,我意识到我的眼睛骗了我,在这开阔的旷野里,目标的实际距离要比所看到的远得多。那些土堆之外本曾有木结构楼塔,但已成灰烬,昔日的所有灵台楼殿早已片瓦无存,就只剩下那一丘丘的陵台土堆,西北少雨,那些夯土幸免于雨水淋溶,而又抗住了风沙,终于在劫后站立千年。李继迁、李德明等等在赵宋看来显然是反复无常的喋血魔头,但在党项人眼中无疑就是雄才伟略的一代英主,那今人又如何看,英雄,还是恶棍?

  突然,我的脚边蹿出了一只家伙,沉甸有力,我吃了一惊,看时原来是一只硕大的野兔,矫健无比,“扑、扑…”几下已经跑远了。我在苇草间站定眺望,双陵依旧遥远,但已经比先前清晰了许多,无论光荣还是耻辱,都只剩下两堆黄土,它们的后面就是贺兰山,崔嵬挺拔,巍巍不绝。但我的时间已经不够了,我要再走二十分钟才能回到公路,我来不及走到双陵的跟前了,除非我跑得和那只野兔般快。汉人凭悼故国宫阙,常有禾黍之叹,而对游牧民族来说,野兔奔蹿,是伤,又还是慰?

双陵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双陵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双陵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双陵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