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青冢  

2007-01-14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呼和浩特南十余里处,有一座小土丘,人们说,那就是青冢,昭君的墓。这我知道,我六年前就来过了。人们都愿意把这座土丘的背景描绘成笼罩四野的黄昏和风尘漫漫的大漠,而就唯独这里青绿如碧,以来映托这位女子的尤怜和出尘。但我两次的到来都没有看到这些景象,它的四周是广袤的田野,纵横的阡陌,上面散布着村庄,穿行着公路,既不苍凉,也不秀美,只是那样的普通和平凡。但纵是这样,也并不影响我对这位美丽女子的怀思。

  人们总是争论她的幸或不幸,有人说她哀怨:“宫中多少如花女?不嫁单于君不知!”也有人说她伟大:“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知见高。”更有人在她墓前扼腕羞愤仰天长叹:“懦夫愧色!”她至少是成就了后世无数诗人、作家以及政客的悲欢与慷慨。我只是觉得,她生于汉家,没有任何理由能让我相信她会喜欢被视作嗜血野蛮的匈奴;她长于荆楚,无论如何我也不认为她会爱慕荒芜严寒的塞外;她育于儒邦,我也很难同意她甘于“妻母”的习俗(单于死后,王昭君再嫁其长子,又生了两个女儿)。但如果说她的远嫁是不幸,那留在汉宫又会是幸么?我实在无法回答,既如此,那只好不谈个体,只论家国了。

  公元前199年,娄敬第一次提出了和亲的创议,刘邦并没有行动,但次年,也终于在困逼中向匈奴送出了首位“嫡长公主”,从此,出塞的少女便不绝于史。为了缓解蛮敌的劫掠打击,就给对方给送女人,而且还是国之公主(至少名义也为公主),这让无数当时和后世的中国人感到屈辱,也质疑它的成效,以为投肉饲虎。老实说,每看到和亲这个词,我也绝不会感觉到光荣,但冷静地看,依然觉得它不无意义。古时的是战是和,只取决于国势的制衡、君王的意志,但和亲确也能缓和双方的矛盾,调解紧张的关系。无论是逼于妥协,还是出于羁縻,如果能化箭镞为杯盏,带来即使是最短暂的息战,也可以挽回无数的生命,让人民得以休养生息,甚至客观上也促进了民族间经济文化的交往。从效果来看,有成功也有失败,但翻看历史,我们会注意到,最最热衷于和亲的,恰恰都是中国最强大的王朝:汉、唐和清。

  就说昭君的出塞,汉朝就并非逼不得以。当时形势已经逆转,匈奴分崩离析,日渐颓败,公元前51年,南匈奴呼韩邪单于向汉帝国称臣,15年后,陈汤在西域再击杀北匈奴郅支单于,把人头传送到直线距离三千三百公里的首都长安,说:“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豪情干云,中国人不可轻侮的尊严,跃然纸上,两千年后每每读之,仍觉得热血澎湃。)历两百年的苦斗,汉帝国终于对匈奴取得压倒性的胜势。再3年后(公元前33年),汉元帝为进一步加以笼络,遂将王昭君嫁与呼韩邪。此后,北方迎来四十四年的和平,直到王莽时代与匈奴断裂邦交,大战复起(公元11年)。

  但我们仍耿耿于怀:既然是和亲,为什么只见中国把女儿往外送,而鲜闻把外国的公主迎来?其实当初娄敬已讲得明明白白,和亲并不在于控制单于,而是把效果放在单于的子子孙孙。公主生的儿子,将来的单于,就是中国的外甥外孙,跟中国为敌的可能性就会削弱。而对中国来说,迎娶外公主,并无意义,无论中国皇子是不是对方的外甥外孙,农耕民族对游牧地域都并无实质的野心(降水量少,无法耕种。反之则不然,由于食物的不稳定以及文明和财富的吸引,游牧民族有着很强的南趋性),而且,为保持皇家血统的纯正,通常也不会容许帝王立异族为室(隋唐承于鲜卑,混血较为多见)。所以中国采取了另一种办法,要求对方谴送王子为质,这对外族来说也可能同样感到屈辱。

  如此,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牺牲(或者说出卖)个别女子,即使是公主,也就在所不惜了。我们可以列出一串长长的名单,细君、解忧、衡阳、光化、华容、义成、弘化、文成、金城、宁国、咸安、太和、静乐……,更多是不知名的,她们永别亲人,甚至将生命作为抵押,远赴塞外,她们婚后的命运又将如何?有些历史是记载下来了,但更多则是湮没无声。当中,刘细君的诗大约可以作她们心境与际遇的共同写照:“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毡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思土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还有,在这密密麻麻的名字中,为什么独独王昭君在史家那里只是寥寥几笔,但到了文学家笔下却引起如此的震撼?而那些文学作品或传说显然又都远离事实,即使我承认当中有很多关于她的作品极为动人,比如杜甫的诗:“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一去紫台连朔漠,独留青冢向黄昏。画图省识春风面,环佩空归月夜魂。千载琵琶作胡语,分明怨恨曲中论。”但画图之说,以及对皇帝的眷恋幽怨,我觉得都是胡扯。在所有的传说中,我唯一相信并只愿意相信的就是:她的美丽,落雁、惊鸿!而有关幸与不幸,伟大还是卑微,我无意分辨,我只想说,如果我有一位姊妹,她丽质天成,而又远嫁他方,我一定感到无限的怅然,其次也只有默默祝福她,我又还能说什么呢。

  我没有再登上青冢,我知道那里并无片瓦旧物,我更愿意呆在附近的田野上远远眺望。乡间已是一片仲秋的景象了,庄稼早已收获,田埂上还铺留着秸秆,树叶开始变得褐黄,云块没有把天空完全遮住,正透出黯蓝的色调。
 
青冢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