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火车隆隆  

2006-09-27 00:00:00|  分类: 行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所在的小城并不通铁路,但我也喜欢坐火车,我坐过的火车不算多,也不算少。第一次是1984年跟母亲从广州到北京,两天一夜,我睡凳底,那年夏天我刚升小五。而第二次已经是少年时了,打着背包,开始旅行。这些年来,我坐遍了临客、普慢、直快、特快,空调的,双层的,坐过了硬座、软座、卧铺,甚至是软卧,但是也拿过站票,也曾无票而扒过车窗。

  我以为坐火车是继航船之后,另一种很不错的旅行方式,它不单是交通工具,也可成为一种生活的体验,列车厢的空间不算小,而人们在车上逗留的时间通常也不会短,足以形成一个小社会,让你既可以观看旅途里的风情,也可体验人间的种种情味。各式的小贩、黄牛、惯偷、学生、打工者、江湖术士、列车员、满怀憧憬的、失意回乡的、漂泊流浪的…,长长的铁轨串起了许许多多人生的轨迹。

  漫长的旅途中,浮躁的心情总不得不有安静的时候,让你去观察身边的人,与他们点点头,聊聊天,甚至打打牌。即使你再内向,也总有与人交流的渴求,以打发那无尽的单调的隆隆声。我想起我那次乌鲁木齐到西安的60多小时,而后再接40多小时到广州的长旅,如果没有身边一大群人嘻嘻哈哈,我想我会疯掉。

  以前的火车经常晚点,我曾在柳园等过路火车,被告知哈密塌方了,而什么时候再通,不知道。于是我就流落在车站,没有别的交通选择,只有苦等,在广场露宿,竖着耳朵觅听那汽笛声。柳园那时是个极小的地方,戈壁滩上的一个站,甚至连一棵柳也没看见,但我好象也不觉得特别难过,因为有了新交的朋友说说笑笑,打发时光,暂忘那多舛的前路。整一天过后,一列火车蹒跚而至,终于把这些疲倦不堪的旅客裹带西上。

  当然,也有孤单的时候,2003年5月初,我独自在秦皇岛坐火车到天津。那年夏天来得特别晚,冷雨纷飞。列车是豪华的双层旅游车,但几乎是空的,每节车厢都只有一两位旅客,大家都阴沉着脸,漠不作声。半夜到了天津,我转乘北京开往青岛的火车,车厢里几乎满座,但静谧得使人窒息,每一个人都带着口罩,眼里都充满着疲惫与感伤,女孩挨着男孩的肩头,小孩倦缩在母亲的怀里,男人耷拉着脑袋,老人目光呆滞,一车沉默,只有铁轨与铁轮在碰击。那一种气氛是我从来没遇上的,我从来没有坐过这样难受的一趟车,我希望以后也不会再有。

  我还深记着另外的一次孤单,那是更早的时候,是大四的寒假,我与阿穆结伴到东北,在这次旅途里,我们心存介隙了。零下三十度的酷寒不比对友谊的考验更严峻,我们总各有各的见略,互不理解,互不以为然,可以为车种、为方向、为其它。没有争吵,男人抗拒的方式便是沉默。列车上,穆坐在过道,我立在窗前,一直无语,从哈尔滨到汉口,我们几乎没有十句话。那些少不更事的往事,那些自我和隔阂,也许是成长的代价。

  就在同一列车上,在沈阳站,我看到一次送别,却让我铭记至今。隔着窗玻璃,那中年男人站在车上,女人站在月台,没有一句话,只有眼神。男人笔立如标枪,他很瘦削,眼边已带皱纹,棱角分明,他披着过膝的黑色大衣,不作一语,只是看着女人。女的抿着嘴,眼似乎红了,但终是没有流泪,也立得很直,只看着男人。天灰沉沉,雪并不大,只是散散的落着。列车启动了,他们没有动,直到拉远,直到天各一方。我就坐在男人的旁边,他的眼里竭力抑制着情感,他就这样一直站着,直如标杆。

  少年的无知,也有甜蜜的时候,尽管带点青涩。飞机和汽车上恐怕是不能写信的,但火车上可以,那难忘的山阴之旅,我就趴在铺位上写信,逼不及待的记录,然后托到站下车的旅客帮忙投寄,把旅途的见闻、感想与心迹寄予一位女生,见面不会说的话,信里说了。那几通信笺,现在不知道她还有否留存。

  火车承载着许多旅人的希翼。差干的,游玩的,更多是谋生的,它的强大运力与廉价,为劳苦人民无奈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微茫的希望,从内陆奔往沿海,芸芸碌碌,熙熙攘攘。而当这些流浪在外的人,血汗与青春已为各式老板榨干,也只有火车最廉价的把他们捎回遥远的故乡。那次我从三江到吉首,满车都是踏上归途的农民工,闷热的车厢充满着烟草味与汗水味,但我是也脏兮兮,我的胡子也几天没刮,我脱掉上衣,光着膀子,完全混合在人堆里。

  我读书所在的那座潮湿闷热的城市,有着最负恶名的火车站,看惯了种种关于火车的龌龊,听熟了许多艰辛坐火车的故事。但我始终怀有善意,火车就是火车,合适的时候就坐,十多年的旅途里,我早熟习了那隆隆声音。我很喜欢王朔《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里的那段描写:列车象弹奏的手风琴一节节叠并在一起,又一一展开在远方。……

.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