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青海青  

2006-09-25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好象还从来没有写过青海,那就随便说一说吧,我最近才刚去过那里。我其实一直认为云南和青海是省区里名字起得最好的,彩云之南,青的海,真是好。不过,细究起来,也只是源于青海湖,和云岭之南,很纯粹的地理名,与“广南东路”、“广南西路”之类的一样,毫不浪漫。有时侯,过于认真了也无趣,还是就让人浮想这青的海吧,这片地方并不辱没这名字。

  我到青海两次了。第一次,我后脚刚踏进西宁,前脚就迈上了开往格尔木的班车,之后再到拉萨,只是一味的赶路;第二次,已是八年后了,同样走得浮光掠影。但西宁到底是没有什么特点,不象有的城市以“双抢”著名,也有的城市以满足友邻嫖客而闻达。我实在不愿意不留下一点印象就离开这个城市,所以清晨六点半我就起来了,独自打了个车到东关清真大寺看看。

  还没到开放的钟点,但看门的回胞还是让我进去了。寺院很大,有传统的中式大殿,也有典型的伊斯兰教穹隆顶和邦克楼。小课室里摆满了书桌,桌上堆满了经卷,几位穆斯林在高声诵读,有些年纪已经很大,头发胡子都白了,戴着眼镜,很专注。广场上很幽静,诺大的空地零零丁丁的只有一位回胞,正在洒水扫地,他年纪也不少了,我过去和他说话,他说他们都是学生,不论年纪大小,都是学生。

  而塔尔寺是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寺庙,它更象一个市集。但我想,如果它不成为旅游点,它会象东关寺的一样幽静,可以一样的传来阵阵读书声。我躲离了熙攘人群,站定在殿檐下,看一个少年僧侣在独自磕长头,他也躲离了熙攘,独自默立在廊柱间,似入定,然后跪倒,趴下,把身子完全伏倒在地上,之后起来,再磕下,周而复始。他的手脚、身子都很脏,但他内心,希翼着洁净。

  天空阴沉着,似乎有点雨,有点雾,灰蒙中起伏的高山草甸上不时露出黑的牛、白的羊,一群一群,它们从容不迫,缓缓的蠕动,或者根本没有动。翻过了日月山,烈日忽然就扮开了层云,阳光猛的直投下来,刹那间,海洋般的青绿无边无际的跌荡开去了,直到天边闪现出一抹蓝,才止住了那草甸的步伐。我很喜欢看这湖泊的乍现,卒不及防,一如在赛里木,在纳木错,远远的,仿似一块碧玉,碧得洁得让人不会言语。

  油菜花早凋零了,但不改青海湖的青,它的颜色随着岸边植物的枯荣,时而深,时而浅。沿着路旁都是最好的湖景,但景区的湖景却是最糟的,岸边没有了绿茵,没有了萎草,只有拙劣的建筑和码头。天空完全开了,幸好有这明媚阳光。天很蓝,很清,很透,云朵散着,大地深广、静谧。嗯,青海这名字其实并不地理,它就该这样叫。


青海青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青海青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青海青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青海青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