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横城渡  

2006-09-09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站在下午5点半钟的银川街头,身边车水马龙,万里晴空上烈日如火。就因为这晴空万里与如火烈日,我相信一定会有夕阳,所以我放弃了团队的烤全羊大餐,独自要去看夕阳。要看夕阳,我首先想到了横城的黄河古渡。七年前,我在宁夏已经错过了一次横城,这回是再不能让这长河落日溜走。我钻进了一辆出租车,向东奔去。

  横城在离银川30公里的黄河东岸,属灵武所辖,明正德二年(1507)筑成营堡,周围一里许,驻以军马,扼黄河渡口,而这个渡口是西夏年间就有的,那时叫顺化渡,是千年的古渡了。横城堡的北面就是蜿蜒东去的长城,明代时长城都叫“边墙”,这一段边墙被称为“河东墙”,自渡口起至陕西定边,长三百多里,长城之外就是内蒙古的鄂尔多斯。“河东墙”及“城西南墙”、“北关门墙”、“西关门墙”等各段长城构成了宁夏防御体系的主体。

  车子驶离市区,郊外稻花满野,杨柳成荫,“黄河百害,唯富一套”,说河套平原是塞外江南实在不是虚夸。我甚至惊诧于这里的水稻长得非常好,稻子缀满穗梢,有的还给压得倒伏了,斜阳之下,越发满眼金黄。我敞开车窗,让田野上的风直闯进我的胸襟。

  跨上黄河辅桥,我向东眺望,那座土垒的城塞已可辨断。然而,故垒早非旧时塞,有好功者作了修增,建为影视城,但又经营不善,频临倒闭。横城本该沧凉,却给粉饰糊弄,而后再又重陷沧凉,使人加倍的叹息。我让车子绕过营墙,直抵黄河边。芦苇荡里有一家小茅房,房边湾着一艘小船,黄河浩湘,古渡无人,只有一只狗懒懒的趴在岸边,守着房子,却没有吠我。我站在滩涂,河水很浅,很急,我回看横城堡,我不知道那营墙是真,是假,但夕阳下,那沧凉却是分明。

  沿着河岸向北走去,约莫一里地,但见有一堵墙,横亘眼前,绵绵东去,我立即确信,这就是长城!但眼看这堵墙,我却更欷吁,我原以为给长城贴瓷砖只是戏言,莫想是真有。宁夏长城都是土垒,岁月悠悠,土垒的沧桑浑朴之美,又怎输以砖墙?黄土,本就是西北的特质。但长城却真给贴砖了,就在土墙的两侧,用仿古城砖铺砌,把土墙包在里头。但又偏砌不好,烂尾了,附近的村民说,砌着砌着没了钱,只好丢下。

  长城之端是一个高高土堆,看得出就是原来的烽隧,它就似一个不羁的龙头,奋力挣破砖石的囚笼,把头昂起。它虽然残破,但不失傲骨,睥睨四野,而它的脚下,正是黄河。我就倚着这故垒城垣,看长河落日,西风残照。 淡淡的红日还浮在天边,有一群雀鸟,难道是雁?缓缓的,飞进落霞。

  我背了河沿长城向里走去,不远处被一条公路破开,旋又挣扎着连绵向东,这段长城残高两到三米,也有达四米以上的,而且约莫百米就有一烽隧,我登上一个土堆,踮首东望,没有尽头。我回到车上,让司机再送一程到水洞沟,东南而下的长城要经过那里,趁着日落后的最后一点光亮,我们继续前行。

  长城一直隐约在我们的左面,跑了几公里,我再等不及了,天快要全黑,我让司机把车停到路边,下来就往坡上跑。长城,完完全全的,再无砖石覆贴的长城展露在面前,随着山势,蜿蜒起伏,生生不息。我趴到一个缺口,向外遥望,是无垠的旷野,苍茫莫辨。 月亮已不知什么时候淡淡的悬在半空,我回身要离去了,却给绊了一下,看时,原来是个坟,四下都是坟,这里的坟堆外围都会在地上摆一圈石头,我笑了笑,穿过坟丛,寻路下山。

横城渡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横城渡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横城渡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横城渡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