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到小东江看雾  

2006-07-05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浅草约我到小东江看雾。周六的凌晨2点,我看罢最后一个阿根廷人在点球决战中把皮球送到德国门将怀里,便关灯睡觉。5点起来,收拾妥当,即驱车接了市长,直奔广州与众人汇合。清晨7点钟,浅草、岛主、狗仔、小薇、吕波、小敏、鱼腹和市长,8位看雾人、2台看雾车便在广州的赛马场大门口亲切握手。分坐我车的小敏妹妹还热情地往我手边杯架上搁了一大杯冰镇可乐,虽然不是给我喝的,但也可提神,和悬根胡萝卜在驴鼻前是一道理。好了,大伙开始出发,赶往400余公里外的湖南郴州。

  那根“胡萝卜”果然发挥了神奇功效,第一次跑长途的我,紧跟在浅草车子后面,一路狂飚,4小时即到郴州。之后向东转往资兴方向,因为雾是一早一晚才起的,所以到小东江之前,我们先去看了飞天山。飞天山位于苏仙区桥口镇,距离郴州市区约20公里,到资兴的路上会经过。我不知道为什么叫飞天山,也许是因为有一幅飞天壁画吧,这里属丹霞地貌,主要是看石,颜色纹理和皱折沟壑,都很耐看,当然,江景也很不错,徐霞客就曾赞叹为“无寸土不丽,无一山不奇”。山顶有家饭铺,小薇和吕波两位女士据说是无鸡不欢,便抢着点菜,但店家手艺确实不敢恭维,清炖土鸡吃起来跟吃木柴差不多,教人失望。

  午饭后起步游览,其时烈日当空,直照下来,山顶裸露的岩石上蒸腾着热浪,浅草以寻信号打手机为名,躲进了丛林,就没见他再出来;狗仔和小薇、吕波也闪到后头;只有我和岛主、市长、小敏老实巴交的跟着路线图走,从寿佛寺下山到江边,然后坐船到下游的老虎山码头登岸,后入飞天峡谷,老虎背,虎山亭而再登山至聚仙台、剪刀坳,最后回到山顶。剪刀坳一带的山石玄黑光滑,奇兀雄壮,山顶草甸也极为绿油漂亮, 翠江两岸则风光旖旎,但我最爱的还是峡谷入口处的翠竹、荷田和水榭,一片田园人家的好风光。

  当我们汗流夹背的回到集结点时,浅草他们四位早乘了半天凉,而桌子上停了一只昆虫,不认得是牛郎还是织女,抑或是它们的亲戚,反正落落大方,卓然独立。小薇和岛主围着它拍了好些片。牛郎的亲戚转了若干个地方,却不飞远,要拒还迎,招惹得摄影师们心猿意马,欲罢不能。小半天,我终于按捺不住,嚷着要赶路了,二人才偃旗息鼓,却意犹未尽。

  我们驾车下山,向小东江奔去。小东江其实是个二级水库,主库区有160平方公里,叫东江湖,就象大多水库一样,开发了好些景点,但我们所感兴趣的却是在大坝下来的那一段长约数公里的江面,每年4到11月的傍晚和清晨,总是云蒸霞蔚,雾气腾绕,是所谓“雾漫小东江”了。从景区门口起到大坝止,有7座桥,每座附近都有农家旅馆,食宿兼营,而之前我已订好了在5号桥住。

  到了景区门口,遥遥望见还有穿制服的在岗亭上设卡拦车,于是我们只得停在一旁,心想都下午5点半了,怎还不下班?我于是给旅馆的刘老板打电话,让他出来想想办法。半晌,老刘骑着摩托赶来,恰好穿制服的也撤岗了,原来是下班时间改成了6点。于是我们大摇大摆,跟在老刘后面驱车直入景区,顺便也把52块/人和50块/车的门票省了。

  我们沿江而行,黄昏中,江水依旧碧绿无比,跑了半程,开始看到有一层奶白的薄雾浮在江面上,美极了,大家越发兴奋雀跃。一到5号桥旅馆,众人便撇下车子,跑下江边去。其实旅馆与江水只隔着公路,在江边还搭了一个竹廊,摆了两张桌子,桌上放着一碟花生和瓜籽、两壶茶水,四下都是翠竹,在这儿喝茶赏雾简直妙不可言。老刘说下面有两只竹排,都是他家的,可以去玩,大家逼不及待沿着竹廊旁边的石阶下到水边,只把我和市长留下来安排饭菜。

  我俩跟着老刘女人走进厨房,看见有活鱼,就要了一条鲂鱼清蒸,一条鲫鱼做汤,再要了一只土鸡红烧,一份野猪肉,一碟南瓜薳,南瓜片,烧茄子等等,约好7点半开饭,然后赶紧跑下江边。走下了步级,凉意便起,让人暑气全消。众人拍了一会照,便上来取车到上游去看。越往上走,江面的水雾越浓。大家在猴古山瀑布旁边停车玩,我胡乱拍了两张照,便和市长、小敏继续开车到大坝上逛。大坝上去是旅游接待站和游船码头,游客们就是在这里乘船进库区里各景点游玩的。

  大伙回到老刘家,天已经全黑了,赶紧开饭,味道比午饭好多了,鱼汤特别的鲜。饭后各人找房间安顿,房费是30元/房,然后轮流洗澡,余下的在屋旁空地里摆了张桌子,喝茶聊天。我赤了脚前后走动,十分惬意。又要了几瓶啤酒,品质不错,很是清纯。老刘女人说这段江面准备提高蓄水量,水要淹上来,她家得搬迁,但兑付的赔偿很低,她正为以后的日子发愁。

  夜色浓了,但江边的水雾更浓,只要走下步级,立时处身于一片迷朦当中。木栏边靠着一竿钓,却不见钓客,只留着竿儿,自等着鱼儿来上钩。女人都休息去了,男人们拧着啤酒回到屋里看球,但都没等看完,也先后回房睡了。清晨5点,我们又陆续起来,赶去看晨景。江上早笼罩了雾霭,或者就是昨夜的雾,根本没有散去,很厚,很浓,一直漫到山际。

  天微亮了,在2号桥和3号桥之间的岸坡上,已聚集了一群摄影发烧友,架好了长枪短炮,只等云际间投下第一屡动人的晨光。一艘受雇的渔船早湾在江上,船家抄桨坐在船尾,而他的黄狗就蹲在船首,岸上人指挥着变换着船姿,划过来荡过去。我们沾上了光,见缝插针也站到了人群里,此景下,镜头里总归诗情画意。又始明白,真正朴素天然的好作品其实并不多。

  我觉得江雾已经很美,但人们并不满足,觉得朝霞还不够好,而雾也太宽太广了,压得还不够低,最好是仅仅浮在江面上,能把背景的青山露出来。发烧友们已守了两晨,抱怨着总有不完美处。船只可以摆布,但大自然的喜乐却是由不得人的。 我们待了一会,也没耐心等下去了, 便又转到上游去看,最后,7点半回到了老刘家,8碗鸡蛋面也已做好,吃过早点,我们就告辞老刘,开始了回程。


到小东江看雾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到小东江看雾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到小东江看雾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到小东江看雾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到小东江看雾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