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鲸腹俎末·饭兜传奇  

2005-03-11 00:00:00|  分类: 谈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鲸腹俎末·野炊记略
下一篇:鲸腹俎末·爆谷煎堆

  大家都晓得,自古以来,我们老百姓最重要的东西是吃饭的家伙,我们国家最神圣的东西是盛饭做饭的锅瓢,比如说:“鼎”、“瓯”,谁敢说铜鼎与金瓯的完备都不要紧,我就跟他急!所以啊现在说的这饭兜,本来按太史公撰文的规格,就该用“本纪”,而且后面再加个“赞”,也就是“饭兜本纪赞”。不过,考虑到我和它的多年亲密关系,也不好太见外,那就随便好了。

  饭兜是我们乡下的叫法,至于现代汉语该怎样敬称,我由于心情激动,一时大脑短路,实在说不上来,反正就是常见的搪瓷薄铁大碗,得严正声明的是说常见是指别的,我这可稀罕呐,浅蓝浅蓝的,碗底还有棵大白菜图案呢!

  打我懂事起,这兜就在我家里服务,当然啰,当时在我眼中,它的身材还蛮魁梧的,而且无所不能,盛汤、和面、打饭、装菜、接雨……,哦对了,夏天雨水多,屋顶常漏,脸盆、水桶忙不过来,就把它也动员上去顶一顶,是有点委屈了。

  不过还是盛汤的时候多,岭南暑热潮闷,汤水必不可少,但老火汤哪能常备?母亲通常也就快捷的弄点肉菜滚汤,反正把水煮开了,下青菜,有肉啊鱼啊的话也可以下一些点缀点缀,再开了也就行了,用兜连汤带菜盛起来,尊于饭桌正中,就这样子饭前饭后的吃喝了十多年。

  到了我上城里念高中,想到往后就要跟食堂打交道,便把这饭兜给带上了,从此,也就开始了和我同甘共苦的传奇生涯。到了学校宿舍,给安置在食堂的橱板上,跟其他的饭盒、饭兜排在一起,便如此,当中一看也就知道它成分的高贵:贫下中农!不象别的带着盒盖、把子,还铝的、不锈钢的、新式塑料的,画着妖冶图案的,不是右派、小资、就是臭老九,都靠不住,没几月就纷纷跟阶级敌人夜遁私奔,而我的呢,立场多坚定,最歹毒最无耻的惯偷也放弃了对它的不轨企图。

  除了出身,实用性也比别的饭盒强,大家都知道,食堂里吃饭多用汤匙,而饭兜是圆弧形的、饭盒则起棱起角的,用汤匙舀起来,和圆弧的兜面配合无间,而跟方角的饭盒处处制肘,一顿饭,吃的速度起码要快三分钟! 速度就是一切啊,想冬夜里去洗凉水澡,先在饭兜里放上一饼方便面,注入沸水,然后提桶挟衣奔向浴间,吼着革命歌曲,洗衣洗头洗身,好了擦干披衣挽桶奔回来,兜里的方便面刚好泡熟!

  便是有的人讲求养生之道,喜欢细嚼慢咽,不计较速度的,也要考虑洗刷的干净啊,你看,弧形的饭兜洗起来多方便啊,而饭盒则多麻烦,饭渣菜末躲到边角里,甭管你怎么劝,愣是不肯出来,而且还要多洗一个盖子。虽然,就象上一篇《食堂列传》里说的,我都承认自己很久没有洗碗了,但这是跟我拥有锄大D高级职称、而享受特殊待遇有关系,而绝对跟饭兜的构造无关。事实上,据洗碗专业户(也就是打牌技术水平有待提高的同学啰)的反映,他们还是非常欢迎为饭兜服务的,“宁洗三兜,不洗一盒!”是他们的座右铭。

  再有,饭兜受饭面积大,厨工给你盛起来多方便,不象饭盒窄窄的接起饭来丢三漏四,你想打饭时若丢了块肉在地上还不心疼死了?(乘没人注意还不赶快捡起来!) 有一回,咱们的校花端着饭盒来打饭,小胡子厨工见了满脸堆笑,眼睛眯成一线!嘻嘻,抡起满满一瓢饭就往她盒里倒,没想扑了个空,“噗”的饭菜全扣在桌案上,美眉的俏饭盒连饭粒儿也没沾上一颗,把我们跟在后头排队的全笑傻了。

  还有的是饭兜敲起来特别响亮,你想宿舍里常常呼啸而聚、拍桌锤椅的,没个东西敲一下多没劲!其中一个常见的情景一般是这样:大伙聚在宿舍大堂看足球直播,过程就甭提了,反正跟国足有关的照例都一个“臭”字,只说到了裁判终场哨一响,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生活部长一个箭步冲向前去——用身体护住电视机,瞬间背上硬接了雨点般扔过来的汤匙、口盅、烂鞋、臭袜、废纸篓、保温瓶盖……。(所以我提醒将在学校里混的同学若有什么生活部长、劳动委员这些官儿摊到您头上您还真得好好掂量掂量) 同时整座楼房凡有电视、收音机、还有听得动静的房间都把脸盘、水桶以及饭兜敲得山呼海啸,铿铿锵锵,声震宵瓦! 两里外保卫处值班的“霍”的跳了起来,旋又嘀咕:“XX的,准是又输球了……”

  其实我还是很心疼我的饭兜的,敲敲打打也是很偶尔的事情嘛,一天也没两回。为了增进我和它的感情,很多时候我还把饭兜从食堂的橱里接回来,特别是到了冬日,夜里冷啊。一听见宿舍楼下的拉车小贩在喊:“黑——芝麻糊咧!”“大——肉馄饨啰!”我就抱着它往下跑,尽量让它肚里填点热乎的东西,好暖和暖和。

  就是这样,我和它度过了高中,度过了大学,七年啊,不要说是和兜了,就是人又有多少能有七年的友谊?而且,我们的合作还继续下去,毕业出来,开始我在农场工作,不是自己煮、就是搭邻里的伙,照样的盛汤、和面、打饭、装菜、接鱼……,哦对了,虽然住的是茅棚,但漏雨就让它漏好了,主要是水乡之中,沟泽纵横,鱼儿众多,把浅沟两头堵了,用兜来泼水,泼干它,再到泥浆里摸。有时邻里间抓到野鱼便互相见惠一二,没什么好装的,也就又用兜来盛着,不过上面得盖块木板,小心让鱼逃了。

  后来搬场,兵慌马乱的,俚语说:“上屋搬下屋,不见了一箩谷。”我居然跟饭兜失散了!我怎能把你丢了?多少年的交情啊,兴许你的年纪比我还大,你只不过补了两次疤,你还英俊潇洒,甚至那疤让你更显彪悍而俊朗!我耿耿于怀,寝食不安,足足半年,吃饭怎么也不香,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也只得慢慢习惯了。

  一天,场里的邻居民工老张正在张罗着喂鸡,我蹲在一旁摸着下巴看,想着再过三两周就做冬(冬至)了,这群鸡还正赶上了日子呢,哼哼……。猛然,我发现喂鸡的那个兜兜怎么这样脸熟,奔过去,从鸡口处夺过来,把糠一擦、一看,兜底不正是卧着棵大白菜图案吗?啊,咫尺天涯,总算又重逢了!禁不住我一阵晕眩、热泪盈眶……

  从此,我又端起饭兜吃饭啦,哈哈,好象香多了。 又过去两年,我回城工作,跟家人住在一起,也就开始少用它了,一家人在饭桌上都端着小瓷碗,我总不好捧着个大兜吧?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刚从里面放出来的呢。于是,就把它珍藏到角落里,辛苦了一辈子,你就歇歇吧。

  前些天,母亲让我弟兄俩给木窗打打油漆,好过年。我俩照办,干着干着,唔?我老弟手上的那碗漆……,天啊,我的饭兜怎又成了漆碗啦? 都成殷红色了,里头的大白菜还不给腌成了泡菜?我晕……

  2003年12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