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仁者乐水  

2006-06-02 00:00:00|  分类: 行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孔子说:“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但智者的名头实在不好当,所以我理所当然就把题目写成了仁者,就算不是,也要心向往之。我总以为一个旅行者,通常都会富于感情,会带着善意、友爱的眼光来观看旅途里的景物、风情,欣赏大自然的美丽、致远。我又以为坐船,是一种很不错的旅行方式,它能让人好好的体验这种自然或是人间的情致。

  船是慢,但既安于慢,心情也会变得坦然,慢就慢吧,正好静下心来品味旅途。张中行说,诗意与速度成反比,我深以为然,比如飞机跟毛驴、快艇和扁舟、键盘与毛笔、烤箱较炭炉,诗意总是归于后者。让旅途带点诗意自然是人所愿意的,一个热爱自然、古物、田园之美和多愁善感的旅客都可以在水程中得到最充分的慰藉,我想张继、柳永那些老船客定会点头赞同。而每每当我想起周作人、丰子恺这些现代船客在若耶溪、在鉴湖里行船的情景,也会追慕得很,乃至到了绍兴实在没有理由不坐一趟乌篷船,看看那三明瓦。

  船其实也不一定慢,李白说:噫吁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但他又说: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如何可能?那正是因为有了水,有了江流,才可以两岸猿声啼不绝,轻舟已过万重山,才可以免除那山路的辗转颠簸,不致于使人听此凋朱颜。 所以当我要从奉节到宜昌,从沿河到龚滩,从龚滩到涪陵,从景阳到水布垭,坐船几乎已是不二之选择了。而船快也决不是崇山峻岭里的专例,比如从威海到大连,从大连到烟台,坐船不是也很便捷么?至于要到海岛去,就更不必说了。

  坐船总能多看,在岸上行走,视野总是偏于一边,而在水中央,则两岸风光皆可赏尽, 而且,所谓参差荇菜,也尽可以左右采之了。亲水则媚,只要近了水,再是崔嵬的山,也要带上灵秀与妩媚,所以王观说:水是眼波横,我是非常赞同的。最近我从渔峡口坐船到隔河岩,如果没有那碧水如玉的清江,那些山又有什么可看?无非大山连着小山,小岭接着大岭罢了。

  坐船本身也是风景,你看那水墨画里的扁舟,你想想大运河两岸的菜花、田舍和河里长长的船队,如何不使人陶然?我到了江南,就是要坐船,即便是从杭州寻到嘉兴,寻至吴江,也终于在同里的河埠头,寻得了一艘小火轮,愿意顺路载上我。它穿过拱桥,驶过同里湖,汇进主航道,与初秋的稻田、菜畦、岸柳并肩,它要去的地方,那时声名还不怎么显赫,就简单的两字“周庄”,如果你当时恰好就在那儿游玩,不知道我的小船有否装点了你的取景框。

  坐船也不尽是妩媚,船客里就有位清秀单薄的年轻人说:大江歌罢掉头东!船客里也有个娇俏的少女低吟:放船千里凌波去,略为吴山留顾。…回首妖氛未扫,问人间英雄何处?…船客里还有一群铁骨铮铮汉子唱道:西边的太阳快要落山了,微山湖上静悄悄。扯远了…,但当我真站在船首,看到微山湖那水草浮摇,渔簖纵横,荷苇满目,不禁长吸了口气,好湖山!便是为了这一切,便是这娇美湖山,让使惯板手、铁钳的双手,也握起了盒子枪;也便是这湖山娇美,让紧握钢枪的双手,尤不舍那土琵琶。

  坐船也见证了艰辛,在乌江看到双层的纤道,使我震栗;在鱼星滩看小船冲过滚滚白浪,让我敬畏;在寂寞鱼梁坝,则教我追想那些离乡背井,与岸上的母亲、妻儿咽泪挥手的场面。“一自鱼梁坝,百里至深渡;八十淳安县,茶园六十有;九十严州府,钓台桐庐守;橦梓关富阳,三浙垅江口;徽郡至杭州,水程六百走。”我念叨着这一首徽州人辈辈相传的水程捷要歌,真的就从深渡坐船而至淳安、茶园、严州府。但见群山叠嶂、水路茫茫、码头集市、摊贩行商,与往昔可曾相同?当年的离乡客是新鲜是憧憬是亢奋,是忧心是乡愁是寂寞?

  坐船确可以更见生活,余秋雨甚至认为航船是中国南方水乡苦途长旅的象征,它为山民贫苦无奈的生活带来了一丝微茫的希望,我以为并非妄言,但把范围说得太小了。即便是你到了大城市,在上海、在重庆、在武汉、在广州…,坐坐渡轮,看看各式人等,芸芸碌碌,熙熙攘攘,同样可以感受到生活的紧张、热切或是艰辛。如果你愿意更深入一点,还可以看看那些栖居码头一隅的水上人家, 看看系着木葫芦的孩子在甲板上自个玩耍。船上,其实就包含了人间的种种情味,难怪张岱干脆就把他那本充满了生活情致的小品集,叫作《夜航船》。

  我自小家在珠江,水网纵横,蕉蔗成林,看惯了机船,听惯了疍歌。上县城搭的是“海鸥渡”, 到省城的坐叫“红星轮”。混熟了水手船员,惯习了船里伙食,菜心、冬瓜、沙葛、五花肉又或是排骨,连同米饭一大海碗饭热菜香。把客舱通铺的隔板抽起,与邻客打牌下棋,听父母闲聊讲故事。喜看横水渡摆渡过来,搭送客人中途上落,拖男携女,鸡鸭仔猪。慢待船只在船闸里慢慢升降,乡民在闸头上用竹竿网兜向旅客们兜售香蕉龙眼……。很久了,已经很久以前的事了,久得我都记不起来多少年前,邑里最后的一班内河客船便已停办。

  但我依旧喜欢坐船,旅途里只要可能,我总要买上一张船票,脚步轻快稳习的走上跳板……。只要喜欢,其实又何须理会与仁、与智有什么干系。




  评论这张
 
阅读(1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