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夷水程长 (五)景阳河  

2006-05-18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同伴们开始对我心生不满,甚至发展到口出怨言的地步了。这是因为我所屡屡许诺的大餐一直没有出现,非但没有大餐,甚至能混到一碗饭吃就不错了,大伙是一路狂奔,那一顿传说中的大餐就如悬在驴子鼻前的一根红萝卜。所以当我们来到了景阳镇,我就寻思着得赶快撮一顿大的,要不驴子们就要使蹶子了。

  景阳藏于江峡之中,滨水而建,由一条铁索桥连络两岸。铁索桥下,清江碧水奔流,礁石乱布,飞花碎玉。江两边是峭然徒立的悬崖,再上去就是岸坡,南岸建了景阳街道,北岸则是大片的梯田,农舍人家散落其中,从两边坡地各往上走,就是夹江相对的连绵绝壁了。在北壁,有一条隧道凿山而过,经花坪镇而至红岩寺(318国道上),在没有隧道之前,人们出谷就得翻过绝岭,那个凹处的山口就是景阳关,从镇上遥遥北眺,关口仿如针眼。在南面,则有小路逶迤通往官店镇,然后再辗转南行而到鹤峰。

  景阳街已经有点破旧,也有点杂乱了。路面原有的水泥或是沥青,早都破碎,只剩下泥石。午后的行人并不多,店铺都慵散的闲待在街道的两旁。我注意到不多的几家饭铺规模都没有超过两张桌子的,我开始担心我的大餐诺言又要落空了,这样肯定不利于团结,不利构建诚信社会。我记得来前,网上有当地人推荐过一家菜馆,于是就寻去了,来回走了一转,终于找着,门是掩着的,招牌躲在檐棚下。

  推门进去,照例是两张桌子,不过旁边还加了一张小圆台,规模上是比别的超出了50%,而且有一桌正在吃得火热,有一桌正开摆杯碟碗筷,还有一桌只剩下残羹碎骨还没来得及收拾。里面一位大姐,看起来象老板娘,模样蛮好看的,手机佩在腕上,干事麻利,说话爽快。她告诉我们这里只吃鱼,我说行,我们就是要吃鱼,她说每人40块,全由她来张罗。我盘算,这可是去年在沐抚伙食标准的400%,是今年在柴埠溪伙食标准的300%,够得上大餐了,伙伴们该没意见了吧,于是入座。

  我惦记着雇渔船下水布垭的事儿,就钻进了厨房,想找老板娘探听一下情况。进门看见旁边有个水泥池子,探头看时,赫然一条江鲢,卧在水里,足有两尺长,鱼头大得厉害,出其不意把我吓了一跳,张嘴就想喊伙伴们进来看,刚吐了含糊不清的两字,一转身,猛然看见一位大嫂正奋力提着一条巨鲢,尾巴还在乱摆,说时迟,那时快,大嫂已手起刀落,把鲢鱼砍成两段,倒在砧上,鱼头和鱼尾尤在脉动不止,看得我嘴巴半天没合上。

  馆子里就三个女人在打理,漂亮的老板娘、掌厨的大嫂、还有一位打下手的小妹。我呆在厨里,边看她们干活,边和她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说了些渔船的事、景阳镇的搬迁、生意的好坏。老板娘手指窗外,云端里是巍巍北壁,告诉我景阳关就在那,此外还有兴隆寺、双石柱等好玩的地方。大嫂呢,在案边剁鱼,斩得大块大块的,还配了些六七寸长的土黄色的鲜鱼,我估计就是那著名的黄鲴头了。

  一大锅鱼燉好了,架在小炉子上,还另外搭配了几样小菜,再要了一瓶湖北产的啤酒,我们开始集中精力来对付这顿午宴了。至于味道,我就不介绍渲染了,主要是怕加重往后出行的负担,把大家胃口吊高了,老嚷我安排大餐,还要求有进步,难啊。 吃到三点钟,我们四人总算搓着肚皮起来了,这时旁边还站了一伙人,等着入座,我真奇怪生意这么火,干嘛不扩大一下地方,多摆了两张桌子呢。这馆子在大街上是看不到招牌的,檐棚挡了,客人全凭口碑而来,就是所谓酒香不怕巷深。

  出了店, 我们先到铁索桥上游玩了一圈,回来坐了辆麻木,四处溜跶。车子颠簸着在山道里爬行,把我们刚填得满实的胃翻了一遍,好利于研磨消化。兴隆寺现在是作了卫生院,里面有位王先生是附近学校的校长,很热情的领我们到处看。后面的亭子里遥望北面的景阳关,景致非常优美,还能看到南面山间的双石柱,也就是两座紧挨的柱形石峰。亭子旁边有一株黄莲树,不知道长多少年了,高大挺拔,枝丰叶茂。王校长指点江山,那边是狮子头,那边是凤凰观,他兴致很高,滔滔不绝的给我们介绍,临走好还嘱咐麻木师傅领我们多看,不要欺客。

  之后我们到了革坦坝看景阳镇的新址,意外的发现还很清冷,只有一两栋在建的楼房,我听说水布垭大坝十月就开始蓄水了,搬迁的工作不知道是否还来得及。镇里的气氛很平静,我想平静下面是一种即将撤离家园的失落,而又憧憬美好未来的复杂心绪。 景阳就要淹了,她的明天又会如何。

  革坦坝一带的风光很美,农舍、野花、竹丛、流水、田块、各式的作物,一一映衬在背后的山岗之下。我们还去探访了向家老屋,我是出发前从恩施的新闻网知道新发现了这座土家族传统老房的。但很不幸,老屋里正办着丧事,一根长长的竹竿,粘着白纸片,靠在正中屋檐。我们觉得不便打扰,就没有进去了。

  我们回到镇上, 在另一家馆子吃晚饭,老板娘帮我找到一位渔家的过来,是位大嫂,他男人还在江里打渔,我们谈好了价钱,明儿早上出发,雇她的船直下水布垭。三天前,蓝调先一步到了景阳,尽管她没有走水路,但带给了我有船东下的信息,并留下了一个船主的电话。刚来到这里,我就与此人联系了,价钱稍贵,而现在这家则要便宜一点点, 但也要700块。无论如何,能在景阳坐船沿清江而下,而不是走小路横越崇山峻岭到下一站,我已经很满意,是我必然的选择,我相信明天的水程将会是一段梦幻般的江峡画廊。

  晚饭后,我们回到了制面工场,之前我们找不着旅馆,于是就在这投宿了。这是小镇边上的一个大院,有两间作坊,中间空地里晾晒着制好的挂面,紧靠江边是一栋楼子,有几间客房,收10元一床。我们收拾妥当之后,舒舒服服的在走廊竹靠椅上坐下,泡了几杯绿茶,对看夜色中的北壁,几点人家灯火点缀山间,清江的流水隐约可闻。我们居然没有打牌,还把走廊灯也熄灭了,免得把夜蛾、小虫都吸引来,大伙都没怎么说话,就在这浓浓夜色中享用一峡清幽。


夷水程长 (五)景阳河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夷水程长 (五)景阳河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夷水程长 (五)景阳河 - 鲸鱼腹 - 鱼腩的壮志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