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惜叹  

2006-03-04 00:00:00|  分类: 琐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农校因带了个“农”字,很多学生心里是自卑的,读了多少书,依然不能摆脱这个“农”字。学校近年关于并校、改名等讨论极多,正是源于此。虽然老校友大多对此很不以为然,甚至反感。 但至少在学校内部,几乎所有院系已经都变换了动听的名字,如土壤化学系改为环境资源学院,农机系改为工程学院,蚕桑系转为服装设计并干脆升格为艺术学院。其实这些动作都是在去“农”化, 以图在招生和就业方面有所改善,出发点未必说不好,这其实也归于全国性运动:系改学院,学院改大学,专业大学改综合大学。但另一方面,这些去“农”化动作,其实也加重了对学生的一种心理暗示:我们真是低人一等。然而,这仅是农校的错么?中国目前的状况就是对数千年传统农耕社会的一种过度反动,人们一旦摆脱了面朝黄土背朝天,转头便将鄙夷的目光投向曾经安心立命的土地。整个社会都对农业农村农民歧视,尽管重视三农的口号一直嘹亮,但现实归现实。

  再一个,学校的环境变了,气氛变了,过往已不能说好,现在尤甚。去年我毕业十周年时回校可清晰感觉到这点,仿佛到了个大工地,到处搞基建,尘土飞扬,熙攘喧嚣,原本宁静优美朴实的读书环境殆然全无。一些我们视为经典的老建筑被毫不吝惜地拆掉,校门破坏了竟可以长期未管,连对门面都如此不珍惜,还遑论其它?但这又是广州的缩影,全国的缩影,到处征地,遍地开花,大干快上。学校数年间被城市蚕食的土地至少二千亩以上,但急速扩招却让学生数量从六千膨胀到三万,据说目标还要到五万。师资、图书、设备、实验场所…怎能跟上?老一辈的教匠渐次老去、离世,原来笃实、淳厚的风范变成广陵散。老师相聊,只谈创收,不提教学。教授是多得满天飞,但对学生在学养、做人方面的身教却无从谈起。一切变得如此浮躁。

  一个学生,身处这样的环境,很难说健康的。更为甚者,不少人原本根本就未报农校的志愿,但因高中学校眼中就只有“升学率”三字,往往半蒙半压,总让学生包底填“服从分配”,于是,常年生源不足的农校,乃大批揽之。可以想象,这些本来毫无兴趣或思想准备的学生懵然到了学校,对前途毫无把握,又处身于这种浮躁的环境、低落的气氛中,怎会不闹情绪?与高考成功时举村欢腾、雄心万丈的高亢相照,立成天渊。

  还有一个,是家长的期许,往往会压得学生几乎不能承受。有些压力是无形的,是潜而默化的,有时甚至一个眼神,也会让孩子深感负咎。学业不好固然难受,即便过得去,到本科毕业了,却没有出路,于是考研, 又三年,付出多少?但就业似乎依然不予人愿,看看有的的同学,可能月入数千过万,骄奢飞黄,成家生子,乐也融融,自己寒窗苦读,见工面试饱受怠慢冷眼,巨大的反差,理想与现实有如鸿沟!又至于所谓恋爱,又何尝不是一种寄托,孤寂中与人相依,一旦连这叶扁舟也翻沉,又无人可倾诉开解,遂生绝望。 及至事起,悲凉气氛更助长着失落情绪的感染蔓延,于是,悲剧再铸。
.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