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镲手  

2006-01-17 00:00:00|  分类: 吾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上下班的路上有一组红绿灯,每天下午当我在红灯前停下时,就会听到旁边的小学里传出的阵阵鼓号,那些鼓乐是我所曾熟悉的,屡屡教我勾起了小时的记忆。

  可能是三年级吧,也可能是二年级,我那时还长得眉清目秀,听话听教,学校少先队的大队辅导员便以为我是好苗子,可以栽培,就把我招进了鼓号队。先是当大锤手,打大鼓,打大鼓的样子是挺神气的,一支鼓号队只有一两面大鼓,由它起音,也数它最响,我可能一度窃喜。我至今尤记得那鼓谱:“咚— 咚— 咚— 啲啲咚啲 啲啲咚啲 啲啲咚啲咚啲咚 啲啲咚咚 啲啲咚咚 啲啲咚啲咚啲咚 啲啲咚咚咚 咚咚咚 啲咚啲咚咚 咚— 咚— 咚— 咚— 咚咚咚咚…”。

  但我只记得这一支了,可能是当时只有这一支,什么场合都通用,也可能是我还未来得及学其它,辅导员便让我改去敲小鼓了。小鼓要简单点,只要跟着大鼓的节凑敲就行,小鼓手也多得多,个把菜鸟不致影响大局,辅导员当时可能这样想。但我也没混久,又给改派去了吹号,号手也有不少,可以混在里头滥竽充数,涨红着脸没人知道你根本没有吹。事实上,我也是真吹不出响声来,但后来我长跑比较好,可能是那时练了气,单项体测从没补过考。

  我最终的位置是“打镲镲”,“镲镲”是方言,大名可能叫“钹”,查字典,描述为“铜质圆片形的乐器,中心鼓起,两片相击作声”。这个不用什么技巧,一手抓一面镲,就象《神雕侠侣》里的金轮法王,永远是一个节凑,一步一镲的打下去。打镲是很单调的,又不能停,非常的累,形象也不太好,没人愿意干,我琢磨,可能就是这原因,所以这位置辅导员才肯让我呆这么久。

  我上音乐课其实是很认真的,但至今我还不会看简谱,五线谱嘛,那就当然更不会了。我曾经玩过口琴,会吹几支曲子,但那是因为本身会唱那几首歌,所以才能看懂它的谱。我也曾参加过学校的独唱比赛,得了第五名,但那是因为只有五个人参加,而且是奖前六。我想我的音乐质地就是这样了,不能抱怨。但即便如此,一个曲谱不会看,鼓队不肯要的人,居然当起了班级合唱队的指挥!而且小学、初中,一干五六年。班主任说我行我就行了。

  所以,从没踢过足球的会当上足协主席,唱歌老跑调的会当上歌星,这档子事我九岁就晓得了。我压根儿就不相信人家是看我挥拍来唱歌的,我只是一个道具,一样摆设。我也从来不相信歌咏比赛能给节日添得更多欢乐,我是一点乐也没有,我相信我的同学也一样,节日最好是把假期落实了去玩,而不是早到迟退,挤占文体课、自习课、图画课来埋头演练。

  但是,我确乎又是真的喜欢音乐的。前些天,看一场文艺表演,一架手风琴潇洒拉起,几个男人舞台上随意一站,一首老歌,时而轮唱,时而和咏,轻松而投契,让我莫名感动,这种场景似曾相识。我半生最大的遗憾就是在音乐和美术方面一无所得。我小学时的邻居,有很好的音乐老师,我初中时的邻居,有很好的美术老师,但我都不懂把握珍惜。可能就是那些歌咏比赛、应节表演,把小时的我弄怕了,认为弄音乐都是苦的,不知道其实,还可娱己。

  我始终没有天份,也没有长进,我半生里都只是一个镲手,以后也是,站好自己的位置,单调而乏味,一步一镲,埋头前走。

  
  评论这张
 
阅读(1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