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鲸腹俎末·渔鲜  

2005-12-06 00:00:00|  分类: 谈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2月了,气温依旧湿暖,但报道说今年最强的一道寒潮正在逼近,天空一片阴霾,甲板上的风很大。后方的横门逐渐远去,码头、采石场、还有电厂的烟囱都已经看不见了。我走进驾驶室,坐在船老大的旁边。

  水面刚刚开阔,转眼又驶入了围垦地间的狭窄水道,石堤在海中围隔出无际的蕉林与蔗地,偶有船只泊在围边,等着苦力们把新砍的甘蔗或者香蕉挑下来。驶过灯笼沙,最后一个围也过去了,但就在尽头处不远,一只大型水泥船湾在那里,正往海涂上抛石,过一段日子,一个新围又会形成。抬眼眺看,视野终于完全呈展,珠江口,此际依然辽阔。

  船老大说鱼喜欢上溯到滩涂上产卵,筑了围,就不来了。但我想,这只是渔获减少的一百个原因中的一个。不过,也无所谓了,船老大说,反正过两年这船就到期报废,他也无意再当渔民了。他看了看在驾驶室前跑过的儿子,那孩子读二三年级的样子,熟悉船上的一切活计,给大人们支着忙前忙后。船老大嘟哝着,现在做观光游也没钱赚了,柴油价翻了一倍。

  零丁洋面灰蒙而平静,不远处淇澳岛的轮廓隐约可辨。我走下舷梯来到船尾,添嫂和阿娣正张罗着把巨大的拖网、缆绳、浮标抛入海中,大网迅速张开,一瞬间浮标已冲到百米之外,四周浅浅地翻出浪花,木船的马达轰鸣着并没有减速。船尾的顶棚上晒着些鱼干、虾米,我就坐到旁边和添嫂她们闲聊。我说我小时候也在某镇的水上大队生活过,我母亲那会在水上小学教书。添嫂说她原本就是那个镇的,但来横门也三十年,乡下的物事都陌生了。

  半天,开始起网,船客都拢了过来看热闹。缆绳在两台绞扬机的带动下,在滑轮上缓缓收缩,海上的浮标越来越近,众人的情绪也越来越高,船老大也撇了轮舵,跑过来帮忙。整张拖网收拢到差不多的位置,两端绳索就分别被固定在船的两翼,而网底则被抄起,所有的渔获都在其中。

  在起水的一刹就已听到失望的嗟叹声了,网底被解开,诺大的一拖网,倒下来的就一丁点小白虾、手指大的蚬鱼和凤尾,还有几只水母。众人散了,船老大的儿子拿了个胶盆蹲下来开始分捡那些可怜的鱼虾。添嫂和阿娣则把渔网、缆索又重新抛入海里,按规矩,船家要拖三网饷客。

  但今天一共拖了四网,是船老大过意不去破例再加了一网,但打上来的还是那些小鱼,还有一些指头大的狮头,最引人注目的壮举是拉上来一只拳头大的水蟹,唯一引起了大家的兴致。顶棚上晾晒的那些鱼干可要发挥作用了,否则午饭真要成无米之炊。正午的天空偶尔漏下来点点阳光,海面上也就立即鳞动闪闪。

  船客们继续打牌去了,我则跑到厨里去看阿娣做饭,其实我是很喜欢船家饭的,也许是和小时候在水上大队生活的那段经历有关。鱼煎得很香,添嫂则在一旁劏鱼,鱼虽然小,但在巧手下还是熟练的三两下就宰刮干净,摊好在锑盘子里,撒上姜蒜,等着下锅蒸了。厨房很小,只有两个炉头,菜不可能一下子全做好,只能边杀边烹边吃,这倒好,可以吃上最最新鲜的渔获。

  船回航到围垦的水道里下了锚,船老大的儿子在甲板上支好桌,分派了碗筷,又从冰窖里拧出一打罐装啤酒,终于开饭啦!渔获虽然少,但好像变魔术般层出不穷的端上来,先是热烫的鱼汤,我一人喝了两碗。接下来是煎鱼、白灼虾,再跟着是蒸鱼干、蒸蚬鱼,还有凤尾和狮头鱼,不要忘了那水蟹,也是清蒸了,最后是蒜炒菜心。那蚬鱼的肉质鲜美非常,平常已是我所喜爱,今日更要强十倍,用大锑盘蒸是相得益彰,我一口一条,筷子下的比谁都狠而准。

  末了,又有点怜惜,这么小的鱼也吃了,真是一种罪过。船又再起锚,众人又再继续打牌,船老大的儿子过来把碗筷收拾了,一股脑儿的一大盆端回船尾。那边添嫂和阿娣也忙完了,坐到滑轮边的小桌旁,轮到他们开伙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