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骎津有味Ⅲ  

2005-03-08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骎津有味Ⅱ
下一篇:大雨幽燕

  斜阳西下,我一个人孑然走在马场道上,偶尔一二辆小车在身旁驰过,却没有卷起许许枯枝落叶,已是四月了,该掉的叶子早就掉光,新叶却还没长出,枝丫尤光秃屈伸。余辉把座座洋楼子染成金黄,不经意的,一两个铜铭牌告诉你这曾是谁谁的旧居,又有花园子里,满头银发的老人与坐在小推车上的婴孩逗乐,又或戴着老花镜坐在藤靠椅上看报。

  一切一切,如此宁静,如此温謦,这感觉在八大关、在沙面都似曾相识,一个怀旧的人,在这里或都可得到最充分的慰藉。然而,怀旧,又怀哪时的旧呢?曾经的光荣与浮华,又是谁的光荣?我又爱又恨,骄傲抑或伤痛?满怀悖论,一如在鼓浪屿、在外滩。

  旧租界早为大多数人忘记,又或不堪回首,这个城市曾经受的蹂躏实在太多。刚才看的西开教堂是如此温情、慈人,但我又想起紫竹林想起义和团,愚昧?可怜?或是可泣?五大道的每一栋楼房歌特的、巴罗克的,无不见证着被殖民地的辛酸,让人感叹这个民族步履的蹒跚和沉重,当然,还有坚韧!

  我转到云南路,然后“之”字型的往回走,过睦南、大理、常德、重庆和河北路,最后拐进新华路的一家小餐馆里,点了一客肉烩饭静静的吃,店里惟有我一个顾客,服务生半是新鲜半是热情的与我说话,谈谈天津的生活,晚间可逛的酒吧、的厅,我边不时答应着鼓励她说下去,边透过橱窗流连街外,已华灯初上,却行人星稀。

  出来往北继续走,却始终没能寻到名流茶馆,想听一场曲艺、相声又或说书的念头,此刻也成了奢望,只得郁郁而回,心想改天再到和平路的中华曲苑看看吧。卫津河畔的灯光照例温情、暧昧,三两恋人勾手私语,使得如我者异乡过客不忍伫留,加快了脚步。

  ……两天后的夜里,我重回天津,准备转深夜的过路车南下。一个人背着行囊,走过解放桥,经解放北和赤峰路又折进和平路。劝业场繁华依旧,五光十色,细诉津门的今昔的荣光。小广场上几个男女孩子,在玩着滚轴,潇洒不羁,青春四溢。

  中华曲苑竟已关门了,漆黑中我长吐一口气,在街上踟躇再三。看了一下钟点,我蛰进了对面的时尚茶坊,在藤椅上坐好,浏览着刻意营造的暖人灯光、装潢和杂志,我点了一壶苦丁。唱机里放着歌曲,是那把玩世不恭、满不在乎而又自信、摄人的声线,却已成往昔。邻座三个年轻女子在轻声谈笑,指尖都幽雅的夹着香烟。我转过头来,诺大的橱窗外,中华曲苑的门面耷拉简陋,贴满斑斑驳驳的条子、海报,报告每天的节目和演家名单。

  十一点,我起座推门而出,好清凉!已经不见行人,路灯泛着黄光,我插紧背囊的扣子,大步走去…

  2003-05-03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