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山海之间  

2005-03-08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大雨幽燕
下一篇:四月鸢飞

  许多年前,我还是半大孩子的时候,就曾路过山海关,那时虽然明知在列车上便是白天也不会看到什么,但仍有一种若有所失的惆怅,“天下第一”的名号在一个还满脸稚气的学生心中还是蛮崇高的。我还记得那年冬天特冷,一个南方的男孩瞒着家里要跑去东北玩半月,现在想来是率意和任性了,但那时是满不在乎的,还悲天悯人的遥想起数百年来离乡背井闯关东的人:士卒、役犯、逃荒者和洪承畴,呵,居然还有洪承畴。

  而今,当真的站在山海关下了,我却诧异于自己怎么就没了应有的激动,甚至没有进去慷慨登楼振臂怀览一番的欲望,是为了那几十块钱门票?我得承认我已不是当年纯真的男孩了,早给染得庸俗和市侩(当然埋怨社会也不对,许是骨子里便如此,只是原来掩藏的深,连自己都没发觉),如果是四块钱的话,我想我大概是不会犹豫的。当然,更深层次里,我觉得站在那“天下第一”的匾下洋洋得意让人帮忙拍张片留影,过后在相册里看到自己的傻冒样子,会让我特脸红。

  凭什么!让六国梭巡而不敢进的涵谷不算,教十八路诸侯却步的虎牢不行,危乎高哉难于上青天的剑门不敢,还有潼、壶、萧、汜、井、雁、偏、宁…不语,你就敢称第一?悠着点,拿出你的成绩单子来比划比划,看看有没有资格领小红花。就因为朱明皇帝如猴王画圈般帮自己在自留地上筑了堵墙,而恰好这里是边上砖头的第一块?关键现在看起来还蛮新的(没咋用当然新了),而子孙们居然就认了可,圈外更祖先的也都不顾了,全往这叩头。

  在地图上吞山含水或者还马虎说的过去,实则由燕山余脉到海边几十里宽一马平川,只有“要”,而无 “险”。猴王之圈虽少,尚能唬妖;朱明之墙亦厚,女真的子孙则轻易捅几个窟窿给大伙看,仅崇祯的十余年间,清兵四度入塞,取墙子岭、青山口诸道如入无人,蹂掠畿蓟,直透山东袭破济南,俘人掳畜每次数十万计,无不满载而归!遍地间道出入自如,何以为“关”?不用打则敞门相迎倒是确可以称“第一”。

  …正挥斥方遒,目光如炬的群众和砖家们一把揪住我的辫子,那你还来这干吗?啰里啰唆!揪得我巨痛,却,无言以对……。我蛰进小巷独自舔伤,枯丫垂柳,老房颓墙,就差点蟋蟀的哀鸣了,瓦脊间可望雉堞,古老城墙巨大的阴影透着沉重和沧桑,“第一关”的匾子则收缀得鲜亮笔挺,再远处,或有或无的蜿蜒残墙已不可卒睹。 眼前又浮历起那个少年的形象,他奔到车厢过道踮首窗缝,冽风如注,雪海茫芒昏笼四野,尤不舍不依…

  老龙头对开的海面,天高云淡碧波无垠,胸襟一阔为之忘情。但见只只海鸥迅疾轻盈,在山海之间飞翔无缚,自由自在,生命昂燃!

  2003-05-05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