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我看于禁  

2005-03-06 00:00:00|  分类: 话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我看裴元绍
下一篇:我看托孤

  于禁,一代名将,随魏武征伐三十年,战功无数,讨吕布、征黄巾、围桥蕤、守延津、战官渡、平昌豨、攻梅成、收灵营…,以持军威重严整著称。张绣复叛淯水一役,各皆崩乱,“独勒所将数百人,且战且引,虽有死伤不相离。虏追稍缓,禁徐整行队,鸣鼓而还。”之后讨惩乱兵受诬,却先立营垒,不促谒辩,曰:“今贼在后,追至无时,不先为备,何以待敌?且公聪明,谮诉何缘!” 徐凿堑安营讫,方乃入谒具陈其状。魏武赞叹:“虽古名将,何以加之! ”

  后人评于禁曰:“最号毅重,然弗克其终” ,其汉水之降,宛如巨疤,于众于己无法释然,使人嗟叹。我所叹者,非为其之所降,而为其之所遇。

  乱世纷迭,有降历俘史者,张辽张合关羽贾诩甘宁……,何其多也,何单以恶谥加之?天时不予,山穷水尽为之奈何,受俘而活部众,降亦未见其叛,反戈己营。然则,降亦降矣,终非荣历,责之惩之亦理之所当,然其所受之辱、尊严之剥,几教人不忍卒睹,心生悲惜。

  在羽营所历几何,未见所载,不敢妄议。羽既破,为吴所获,“(孙)权至释之,请与相见。他日,权乘马出,引禁并行,(虞)翻呵禁曰:‘尔降虏,何敢与吾君齐马首乎!’欲抗鞭击禁,权呵止之。后权于楼船会群臣饮,禁闻乐流涕,翻又曰:‘汝欲以伪求免邪?’”虞翻,好一忠贞嘴脸,义愤填膺、正颜厉色,以人之泪血尊严,赢己之媚献。尤以为翻如此大义坚贞,又何以先事王朗,后奉孙氏?

  及至谴归曹魏,但见“须发皓白,形容憔瘁”,内心之痛楚,尽澈可见。其泣涕顿首,曹丕以荀林父、孟明视故事慰解,丕之喻亦可算煌煌。然而,却令其参谒魏武陵墓,又先使人于陵屋画关羽战克、庞德愤怒、禁降服之状。于禁既睹,惭悔郁愤,病薨。诚如司马光所言:“于禁将数万众,败不能死,生降于敌,既而复归。文帝废之可也,杀之可也,乃画陵屋以辱之,斯为不君矣!”一个武者,可废可杀,却不可辱,丕之所为,殊为不齿!

  又,谥禁曰厉侯,《逸周书·谥法解》“杀戮无辜曰厉”, 杀戮无辜?哭之笑之,众三国英雄,圣、勇、义、智、仁者,谁不杀戮无辜?一叹!

  2003-06-29
  评论这张
 
阅读(9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