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刘琮的抉择  

2005-03-06 00:00:00|  分类: 话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防务与政务的分离
下一篇:妇人色为主

  三国里,刘琮不过一个小脚色,曹操说过,“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一锤定音,是说琮还是琦,抑或哥俩都是,在众人眼里都已不必在乎。然而,使居处刘琮之景况,问君又能几何?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八月,刘表去世,刘琮在一片山雨欲来、内忧外患中匆匆接掌荆州,身边是强势的外戚蔡瑁家族,不远处有野心勃勃的刘备集团,江夏是心怀忿怨的兄长,东边则是虎视眈眈的世仇孙家。千头万绪,孝服未除,而就在这时,来自北方的乌云却已排山倒海般掩至,迅雷不及掩耳。荆州这个烫手山芋,当初实在不必跟刘琦争抢。

  九月,曹操大军已抵新野,相距不过百里,襄阳就在呎尺。此前,看不出荆州方面有任何防御战备动作,其时,连作动员的时间也没有,而对手则是刚刚踏平河北剿服辽东士气高昂身经百战的兵团,这根本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事态势。铁骑扬起的烟尘已经可望,刘琮需要立即为自己的命运作出抉择。

  仓促间就在襄阳、樊城一线展开正面抵御,看不到有成功的可能,要么就是利用战略纵深以空间换取时间,主力撤往江南,依托荆南四郡,构筑长江防线。问题是镝锋相距如此之近,是否能做到有组织建制的撤,而不至于溃逃,演变成另一幕的当阳杀戮。

  即便成功南渡,又有几个问题:刘琮对荆南有多大的影响力、是否愿意为他效忠?荆州的菁华在于荆北(襄阳、江夏、南郡),开发程度不高、经济人口单薄的荆南是否有守住长江的力量?不可能指望与孙家联盟(刘琮的垮掉倒才会促成孙与荆州余部刘备刘琦的联合),而且曹操在制服荆州之前,不会另辟战线去动江东。

  权衡下,年轻气盛的刘琮依然说到,“今与诸君据全楚之地,守先君之业,以观天下,何为不可乎?”但很快便被部下谋士泼以冷水。傅巽对曰:“逆顺有大体,强弱有定势。以人臣而拒人主,逆也;以新造之楚而御国家,其势弗当也;以刘备而敌曹公,又弗当也。三者皆短,欲以抗王兵之锋,必亡之道也。将军自料何与刘备?”琮曰:“吾不若也。”巽曰:“诚以刘备不足御曹公乎,则虽保楚之地,不足以自存也;诚以刘备足御曹公乎,则备不为将军下也。愿将军勿疑。”(《三国志》)

  从义理上看,刘琮是汉臣,向朝廷投诚也确实说得过去,于是,琮决定把过去皇帝颁发的州牧符节交出。(出于一向的不信任,行动没有通知樊城的刘备,试想通知了,备亦不可能追随,因他的纪录实在太糟糕了,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相信曹还会再相容。)

  这时有一段小插曲,部将王威建议刘琮,“曹操得将军既降,刘备已走,必解弛无备,轻行单进;若给威奇兵数千,徼之于险,操可获也。获操即威震天下,坐而虎步,中夏虽广,可传檄而定,非徒收一胜之功,保守今日而已。此难遇之机,不可失也。”(《汉晋春秋》)很多人喜欢谈论日后魏延的子午谷战略,却几乎没有说起王威的奇兵徼险计划,同是冒险,其实魏延也只有成功的可能而无成功的必然,这是个有趣的话题,也许是因为王威的名气逊色得多罢了。

  刘琮没有采纳建议,遂被任命为青州刺史、封侯爵,部属蒯越等封侯者十五人,荆州人士大多得到擢升任用。以琮的资质能耐得到这个结果,恐怕就其自己和身边的人来说,已经是最好的了。罗贯中在《三国演义》里以其一贯的手法诬说曹操诛杀了刘琮母子,并栽赃于禁,实在有点不公,曹对降员是一向优容的,后来还再次表封刘琮,即《表青州刺史刘琮令》,全文如下:

  “楚有江、汉山川之险,后服先疆,与秦争衡,荆州则其故地。刘镇南久用其民矣。身没之后,诸子鼎峙,虽终难全,犹可引日。青州刺史琮,心高志洁,智深虑广,轻荣重义,薄利厚德,蔑万里之业,忽三军之觽,笃中正之体,教令名之誉,上耀先君之遗尘,下图不朽之余祚;鲍永之弃并州,窦融之离五郡,未足以喻也。虽封列侯一州之位,犹恨此宠未副其人;而比有笺求还州。监史虽尊,秩禄未优。今听所执,表琮为谏议大夫,参同军事。”

  评价与藻词可算优厚有加。现在在回到文章开始的那句“刘景升儿子若豚犬耳!”,与表文之所誉又大相径庭,语出裴松之注《三国志》时所引《吴历》,为建安十八年(公元213年)春,曹操进军濡须口与孙权对峙时所说,作为“生子当如孙仲谋”一语而带出,究竟只是为了加强语气使句式更加完整,还是曹内心对琮的真实评价?

  《吴历》旧底在史部中被分入“伪史类”(为什么这样叫不太清楚),作者是胡冲,而胡冲又是谁?冲的父亲乃胡综,在《三国志》吴书中有传,评其为“孙权之时干兴事业者也”,是“榱椽之佐”,并提到“子冲嗣,冲平和有文干,天纪中为中书令。” 天纪(277-280)是孙皓的年号,事实上,当王濬逼近建业时,孙皓最后正是用光禄薛莹、中书令胡冲之计送降文于濬。其时离濡须口之战(综当时也不过31岁左右)已67年,从年龄推度,胡冲不可能亲历,只能是据闻了。至于曹操是否真这样说过,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2004-03-21

  


.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