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碎忆——我的纳木错  

2005-03-04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装修峻行曲(下)
下一篇:微山湖上(一)——水寒烟翠

【雪灾】
  草原上有黑灾、白灾和铁灾之疼,而藏北九七年的冬天,又属何种创伤?风雪如钺,羌塘似俎,视苍生为鱼肉!多少生命在瑟缩中逝去、在抗挣中倒下?直到次年的六月,仍有一种路标从当雄铺到湖畔——遗骸,是牲口的遗骸。当车子翻越山口,上苍以风雪和冰雹迎接我们,让访者,平复胸中的躁动,洗刷心灵的尘垢,怀上悲悯的思绪,来朝谒这圣洁的湖区,同时也为路旁的骸体,裹上了净洁的白布。

【牧场】
  历经风雪和寒酷,人的感情会发生变化,道德与友谊更加纯洁,生命尤显坚韧与不息。初夏的草地越发的青绿,有一种野花盛开得绚烂已极,深紫如殷红的血。山丘起伏,牛羊缓缓蠕动,青与白,静与动,是织锦?是水粉?抑或是乐章的曲谱?孩子们在帐房外眺望我们的车子,近时又为车子的轰鸣和奔突而惊慌,躲到父亲的身后,再又探头张看。 消融的雪又或是滞下的湖水,形成了许多洼子,一行绿草一行水,阳光乍现,于是鳞动闪闪,或明或暗,动人已极。 生命就在这里孕育。

【圣湖】
  世间竟然有这样一种颜色,是透明?是浅靛?有时分明是沉思的深邃蓝,有时又成变幻的谲异红。纳木错,你竟是何物?无论你如何幻身,总如此圣结、博大与高贵,总可洗涤我等凡人胸中的块垒、安抚身心的疲顿、净洁多虑的灵魂。经幡飞扬,刻满六字真言的石块垒作尼玛堆,上面的牛角就象一个智者,远看湖水;而湖亦象一个圣者,面对众生,他们日夕相对,日夕无言。我看着湖,亦学会了沉默无语,让一切宁静,归于宁静,就这样吧。

【汲水人】
  不知怎的,我喜欢用这个词,尽管不太恰当。站在扎西多的岩堆上远看,弯月形的岸滩空朗苍凉。有一个人影,孑然而行,孤寂也固执。近了,但见他的手中握着一把长柄铜水瓢,麻布裹身,打着头巾。逆光下,我无法看清他的容貌,还有他的岁数,就只记得那闪亮的铜水瓢,和一身的漆黑。当然还有他的微笑,是的,他分明在向我微笑。他是什么人?他住在这?他在取水?我不晓得,也没有问,但同样报以微笑颔首,于是我们交汇又远去,在这空寂的天与地、湖与岸间。留下的惟有这微笑的,印象。

【何去何从】
  岩洞里,有位老妇人,为还一个愿从昌都而来。与人缓缓而谈,慈和安祥。对每一位用身体丈量大地的人,都抱以钦服与怜敬。但也许,更应当的只须尊重,一如对所有为信念奋斗、为理想执着、为生活奔忙的人。我在想,她的下一人生目标,是否还要许愿?得之,归于天,要还尝;失之,归于己,亦要神前自罪。生活、生命就当如此?

  高原的一切,将会幻去?抑或永恒?我无法作答。尽管我的双眼也为许许多多传统物事的改变而刺疼,但我们无权把这一切作成标本,如稠脂凝为琥珀般,把所有都留在中世纪,以供旁人观赏和凭吊。琥珀固然璀灿,晶莹夺目,摄人心魂,但里头的生命呢?她也有进化与发展的权利。

  一些记忆的片段,关于纳木错……

  2002-11-02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