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鱼腩的壮志

——与大虾同盘。 盘,是考盘,考盘在涧、在阿、在陆. . .

 
 
 
 
 

日志

 
 

微山湖上(二)——英雄宿处  

2005-03-04 00:00:00|  分类: 旅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一篇:微山湖上(一)——水寒烟翠
下一篇:长山尾

  船,划过了万亩荷荡,划过了大运河航道,越过那摇橹莲舟,越过那群群鸭鸟,终于靠到岛上,闪入小河汊,最后在柳荫下湾定。泥堤上来,便见一列鸬鹚,懒散散的在晒着太阳,间或伸展着翅膀,根本不在乎两个不束之客。

  船工领着我们,分荫拂柳,沿泥堤走出来,见是人家了,便教我们就在路口侯车,自己回船歇息去了。旁边是一间购销土货的店子,里面层层叠叠的堆满了晒干的荷叶,店家夫妇边煮着茶水,边忙着叠捆堆码。我并不急着赶路,便坐下来与店家扯起家常。“这微山湖出得好荷叶,能销到南方,只是不抵钱,就是挣口饭吃。” 我笑着说,“我们哪儿有常吃的“糯米鸡”,那裹包的荷叶兴许就是出自你这店呢。”其实,我家也出荷叶,那藕塘也是一望无际啊。我,又想起了我的“三千亩”…  店外半边路面晒满了玉米棒子,金灿灿的一片,对了,快十月了,是要到丰收的时候了。

  在岛的最高处,有游击队的纪念碑,却用砖墙围了,要收三两元的门票,我不禁摇头叹惜。园里一片冷寂,杂芜丛生,没有巍巍青松,没有绚烂花束,惟几株野黄菊于风中摇弋。我站在台顶,手抚铁栏,放眼望去,但见烟水两茫。不知天晴的时候,能否看到枣庄、临城,那里有队员们心爱着的密如蛛网的铁道、穿行不息的机车,已再不必亲手把所爱撬断、炸毁了。风,能否把列车的嘶鸣声,送到这里?

  还有两个落拓人,微子和张良,都栖宿于这岛上。一个尚有庙堂数间落于岭上,一个惟留残碑一方居于村中,同样的落寞、寂零。也好,隐没正是他们的选择。

  回到村头,那个送我们来去的三轮村妇,终于宰上一刀。 我,错谔万分!非但在于遍微山县不过三五元的车资,刚才渡口的才一块钱,根本不必侃价,而她却喊价一百六;也不单是为自己不可思议的疏忽,连价都竟没有先议,难道这是微山湖、是英雄的宿处便让我麻痹;更主要的是,我惊讶于那张脸,还是那样稚气,尤带点羞涩,甚至不善言辞!我不知道她是老手,还是初犯?前者的话,让我感慨人心之难测;后者的话,使我痛心何以致人涉丑。几个村民模样的围上来了,我知道已无法争辩,也无空奉陪。

  尽责的船工等来我俩,又解缆回行,送回东岸。可怜此人划了大半天,方二十元钱,已心满意足,盈忍不住又多给了十元予他,我看着那张近乎独眼的、刹那间露出殷喜、感激的脸,百感交集。回看湖水,我知道我的大意,让我此行所失无可挽回,绝不是那最后敲定的九十块钱可量度。因为我知道,当我日后怀念起这水寒烟翠的微山湖时,总会有一种东西让我刺痛,无可释怀。而本来,那印象是完满的,…就算是自欺,也好。

  2003-01-26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